292章 敲边鼓】

    292章敲边鼓

    “前辈安好,凌霜给前辈请安了!”凌霜躬身小心翼翼福了福。

    那人手中的笔停了下来,缓缓抬起了头。

    凌霜抬眸小心翼翼看去,顿时僵在了那里。

    她绝没有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摄人心魄的容颜,淬利的桃花眸,高挺的鼻梁,色泽苍白的唇,远山般清幽俊雅的眉,长而浓密的睫混杂着犹如高山冰峰上最纯净的冰雪般的气质。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凝聚成眼前的完美……额……半缺。

    凌霜惊讶的发现此人的只有半张脸,另外的半张脸却是遮挡着一方银质面具,面具上的雪梅令人心悸。

    另外的半张脸上多了几分世事沧桑的岁月痕迹,眼角的皱纹也诉说着几许不堪的沉痛过往,一切都是压抑着的令人不敢大声说话,真怕惊扰了这张脸的主人。

    “坐吧!”他挥了挥衣袖。声音中的嘶嘎令人听了极其不舒服。

    “多谢前辈!”凌霜这才从刚才的震惊中醒过神来,小心翼翼坐在了案几边的一掌竹椅上,越琢磨越觉得此人的长相怎么同方玉还有几分相似,莫非……

    不对呀,她暗自摇了摇头。方玉的父亲不是方修文吗?可是感觉面前坐着的帅大叔才是方玉的亲爹,但是为什么方玉又叫此人义父?

    “喜欢喝什么茶?”那人的声音淡淡的,却有着令人不可抗拒的威压。

    凌霜心头一紧,此人的武功已经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了,这种高手的威压几乎是下意识的散发出来,怪不得方玉那厮自己打不过。原来有这么厉害的义父教他。

    她忙收回了胡思乱想的心神小心翼翼笑道:“晚辈什么都行,嘿嘿!”

    那人俊雅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自己的孩儿方玉怎么看上了这么一个女人?相貌倒是不错,可是举止却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不讨人喜欢。

    “那就喝银针吧!”

    “好的,呵呵!前辈随意!”

    那人泡茶的手顿了顿,还是亲自走了一遍茶道将泡好的茶推到了凌霜面前。

    凌霜道谢后抿了一口,顿时神清气爽笑道:“前辈泡茶的功夫果然独到!”

    “不必客气!平日读些什么书?”

    凌霜一怔随即笑道:“《太平广记》还有《稗官野史》……”

    那人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终于忍不住了道:“都是些杂书,没有读过《女戒》《女则》吗?”

    凌霜一顿,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把那些香艳的话本子说出去,长辈们都喜欢大家闺秀的。她忙扯谎道:“这些都读过的,一点点嘿嘿。”

    “会做什么诗词?”

    “这个……也会一点点……”

    “书法,琴艺,煮茶呢?”

    “会那么一点点……”

    “凌姑娘做什么才不是会那么一点点?”方玉恩公简直要气炸了肺,自己的儿子居然为了这么个粗鄙的家伙将他经营多年的根基搅动的七零八落,只为给这丫头在瑞王跟前出口恶气?

    他若不是还有理智早就将面前的女人一掌拍死了去,关于她身上天降凰女的说法是不是那臭小子故意诓骗他?这女人哪里有半点儿天降凰女的贵气?

    此番凌霜也琢磨出来味道了,这个邪魅霸气狂拽酷的老家伙好像看不起自己似地,不禁抬起凤眸缓缓道:“晚辈习武不是一点点会,而是很多很多会。”

    方玉恩公登时表情僵了僵挑眉叹了口气道:“果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好一个意气风发!”

    凌霜心头有些些微的紧张,不想这话倒是被人抓了一个把柄,其实她真没有要诓骗前辈的意思。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她还真的不是很在行。若是机关暗术,刺杀斗狠她倒是能来几下子的。

    方玉恩公缓缓抿了口茶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凌霜道:“方玉那小子倒是维护你多一些,血影门本来是一个暗藏在江湖中的势力。”

    凌霜心头一顿,她倒是对方玉的一切都愿意听听的,忙屏住了呼吸,多了几分认真。

    “凌姑娘,想必你也听过朝廷的禁武令……”

    凌霜心思一动忙道:“回前辈的话,这禁武令小辈也知道一些,早在先皇便已经提了出来。”

    听到先皇二字,方玉恩公握着杯子的手指又是不露痕迹的一紧,随即缓缓道:“你既然这么清楚,也知道如今若是方玉再为了你们凌家的事情,同瑞王殿下斗下去,你可知道方玉的血影门一旦暴露他哪里还有命在?不要说是新科状元的身份能护着他,在皇帝的眼里那根本不算什么?”

    凌霜唇角动了动,刚要说什么,却是觉得自己没有丝毫的立场。不管方玉的义父如何责难她,她也要受着,这一次却是她们凌家牵连了方玉。

    “对不起,”凌霜突然站了起来,躬身拜了下去道:“这一次是晚辈存着几分私心的,晚辈的二哥出了事儿,晚辈也实在别无他法。不过这件事情,晚辈也会见好就收,绝不会让方玉难做人。”

    方玉恩公半边眉头微微一挑,似乎重新审视着凌霜,冰冷的视线让凌霜心头竟然渗出了一抹寒意。

    直到他唇角渐渐晕染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凌霜才觉得自己悬着的心落了下来。也着实奇怪的很,凌霜好得也是两世为人,居然在此人面前感受到了阵阵威压。

    “你也算是个懂事儿的,”方玉恩公这话倒是发自内心,凌霜虽然与他第一次见面,除了粗鄙不堪这样不好的印象,此番倒是多了几分好感。这丫头不同于寻常那些世家大族女子的矫揉造作,倒是多了几分担当。

    他不禁暗自得意,自己儿子看上的女人应该是错不了的。至于那些修养等过后慢慢培养起来也是好的。

    “会下棋吗?”

    “这个……”凌霜猛地将一点点三个字咽了回去,凤眸一动突然想起什么来,方玉的义父对她甚是瞧不起的,她也能感受得到。不禁心头有点儿小小的促狭之心,随即笑道:“方玉下棋很厉害的,前辈定是个中高手,今儿晚辈倒是有一种下法,想同前辈交流一下。”

    呵!好大的口气!方玉恩公倒是起了几分心思命人将上好玛瑙玉石雕刻的棋子和棋盘取了上来。

    凌霜忙捏住了黑子笑道:“前辈,晚辈先说一下规则,这种下法叫五子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