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章 见家长】

    291章见家长

    凌霜看完阿雅留下来的东西走出香雪亭后已经天边泛起了鱼肚白,转眼间新的一天开始了。

    “姑爷一夜没有回来吗?”凌霜轻轻蹙了起来。

    “姑爷许是有事要忙,大小姐先回去躺一会儿吧!”嫣红忙笑道。

    “赫连风送走了吗?”

    “回禀大小姐,小七他们连夜将赫连风护送出了京城,想必已经安全了!”

    凌霜点了点头刚要转身回松林堂,不想顾啸云意外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脸色带着几分不自然的掩饰。

    “顾啸楼主找我有事情?”凌霜微微一笑。

    顾啸云顿了顿道:“少主的恩公想要见见你!”

    凌霜瞬间呆了,恩公?这不就是方玉偶尔会提及的那个半道认下的义父吗?虽然方修文才是方玉的正牌老爹,可是方玉每每说起这个义父来倒是更多了几分崇敬之情。

    不过此人平白无故要见她,这……这是要见家长吗?

    凌霜下意识的有点儿紧张,垂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劲装忙冲顾啸云道:“你先等等,我去换身衣裳来!”

    顾啸云心头抖了抖,尊主素来不喜欢等人,凌霜再耽搁下去,指不定一会儿要出什么乱子呢!

    “凌霜,少主的恩公不喜欢等人,况且最烦那些世家大族的繁文缛节,你这一身就挺好,快走吧!”

    凌霜一顿也不敢造次,忙随着顾啸云出了凌府,顾啸云将想要跟着的姹紫和嫣红也拦了回去,那个地方还真的不能让其他人晓得。

    姹紫和嫣红哪里肯依,至从凌霜身边出了内奸,这两个丫头对凌霜几乎是寸步不离,他们谁也信不过的。

    “你们回去吧!姑爷那边的人请我去,不必如此慌张!”凌霜摆了摆手。

    姹紫和嫣红这才退了回去,凌霜骑着烈火随在了顾啸云的身后,不多时便到了毓秀河畔。此番初阳刚刚升起,将毓秀河面映照出一片华彩。

    凌霜看着波光凌凌的河面不禁有些纳闷:“顾啸云,方玉的恩公在哪儿住?”

    “河对岸!”顾啸云指着河面上缓缓行来两只不起眼的乌篷船,“一会儿我们渡河到对岸便是!”

    凌霜心头一阵狐疑,方玉说起过他的恩公在云州的雪峰上居住,什么时候到了京城?这方玉也真是的,义父来了好歹也要请到凌家做客的。即便世外高人不喜欢尘俗凡事,也应该带着自己过去拜会的。

    想到此处,凌霜猛地惊呼出声:“哎呀,第一次拜会长辈,总得拿点儿见面礼才对的。”

    顾啸云不禁暗自好笑,着凌霜素来大大咧咧的怎么倒是变得这般扭捏起来。随即苦笑八成是真的看上少主了,所以才会这般手忙脚乱。

    “不用!尊主那边的好东西多得是,不用带什么,只要你能陪尊主说会话儿便是最好的见面礼了。”

    凌霜忙点了点头,随即猛地瞪圆了眼睛:“顾啸云刚才你怎么称呼方玉恩公来着?尊主?”

    顾啸云不禁咬了舌头,知道也掩饰不过去,这女人精明得很。

    “是的,尊主是方玉的恩公也是我的恩公,自然要尊称一声!”他说罢万年冰山脸板了起来再也不回话。

    凌霜再问却也丝毫问不出什么来,只得跟着他过了河到了对岸的桃花林。穿过桃花林上了山,在峰峦最险峻之处却是鬼斧神工般的辟出来一处飞檐斗拱的华丽院落。

    院落门口到处是巡逻的黑衣人,脸上具是戴着凌霜见过的那种雕刻着血红色梅纹面具。顾啸云脸上从来没有过的整肃之色晕染而出,递上了自己的腰牌才得以放行。

    凌霜越发好奇起来,跟着顾啸云径直走进了院子里,里面却是别有洞天。谁能想得到院子里的三分之二的地方都被碧色温泉池水注满,池子中居然是一座湖心小岛。

    小岛上座落着一处全部用竹子修建而成的房屋,屋檐下悬着“山沽斋”三字泥金黑匾,一道朴素的石板桥直通湖心岛。

    凌霜心里暗自诧异,虽然这里看起来实在是寻常不过的院落。但是半山悬崖绝壁上开凿出这么大块儿平地,还将温泉注满院中的池子,加上这罕见的百年湘竹全部移植到并不适应它生长的北方,这些一样样都是大手笔,不是有银子就能做到的。

    怪不得方玉变态,方玉的义父更是变态,不就是一个住的地方至于搞的这么神叨叨的?

    她随着顾啸云穿过了石板桥,站定在了竹屋的外面,顾啸云小心翼翼几乎带着几分卑微了,这更是让凌霜吃了一惊。

    顾啸云好歹也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怎么在他脸上居然还有害怕卑微的神情流露,里面住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尊主!凌姑娘来了!”

    许久里面传来一个嘶嘎喑哑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凌霜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起来了,此人嗓子似乎受过极其严重的伤害才会落下这般地狱般得鬼魅之音。

    “进来!”

    顾啸云小心翼翼推开门却是侧身站在门外冲凌霜使了个眼色,凌霜暗道不是吧?让她一个人进去?

    顾啸云又冲她使了个眼色,凌霜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身后的门缓缓关上,竹屋中的光线有点儿暗淡,让凌霜一时间不太适应。

    她忙定睛看去,屋子的空间倒是挺大,装饰简单却又低调奢华。楠木书架上的古籍散着暗幽幽的光。墙壁上挂着各种绝世名剑,让凌霜看着心痒难耐,忙移开了视线,正对上了对面窗边垂首写字儿的中年男子。

    只见他颀长的身子立在窗前,身着一身纯白色锦袍,做工精致,袖口处罕见的镶嵌着高车国出产雪珠,拼凑成梅花的形状。在窗外浅浅阳光的照射下像是怒放的雪梅,宛若活了一般。

    头发花白束在头顶,用一只罕见的墨玉冠扣着。整个人像铸在浅光浮影中的一尊石像,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气度风华,似乎庄重沉浑,又似乎威严难犯,是那种最坚毅,又令人敬畏的男子。

    只是凌霜更多的从他的身上感受的到的却是森森的死亡的气息,不禁下意识的想要逃,可是最后一点点的自尊还是让凌霜定定站在了那人的跟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