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章 阿雅的秘密】

    290章阿雅的秘密

    “闭嘴!”赫连风瞬间脸色垮了几分,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我只要做了乌桓的王,就能带领乌桓的铁骑踏破中原,将她抢回去!”

    “果然是个混蛋!”凌霜唇角微冷,讥讽道,“果然还是打着爱的旗号,还是为自己的霸业着想,若是你真的爱她像你所想那样,她如今就不会惨死了。”

    “信不信我杀了你!”赫连风腰间的剑陡然出鞘指向了凌霜,声音中压抑着说不清的痛楚不堪。

    “赫连风,我不和你打!”凌霜笑得越发清冷,抬手轻轻一挥便卸去了他剑锋上的力道。

    赫连风不禁吃了一惊,此人的武功似乎在慢慢变强。

    凌霜至从前几次吃了宇文胤的亏,每日里更是勤加练习丝毫不敢懈怠,加上她渐渐琢磨出一套将现代格斗技术与凌家剑法合并起来的法子,倒是越来越事半功倍。

    凌霜冷冷看着他道:“收起你的剑,咱们有朝一日战场上见真章!今儿你找我来怕是不仅仅是泄愤吧?”

    赫连风将剑缓缓收回到了腰间,脸色越发暗沉了几分突然抓起一只包裹扔进了凌霜的怀里道:“本来我不想交给你的,这些都是阿雅的东西,只是里面的每一样物件儿都同你有关,我不想让她的灵魂不安!”

    凌霜倒是有些意外打开包裹一看是一卷记载着密密麻麻文字的册子,上面居然都用了中原人的汉字书写。不得不佩服阿雅的汉字写的实在是不错,娟秀整齐显然每一笔都用心至极。

    她也没想到阿雅居然偷偷记载了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心头陡然有些堵得慌,忙将包裹收好看着赫连风道:“想不想替她报仇?”

    赫连风不禁颇感意外,他哪里不想给阿雅报仇,大燕朝的每一个人他此时都想杀光了泄愤。只是这话从凌霜的嘴里说出来,他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到底是带着几分惊诧莫名。

    凌霜缓缓向前走了一步道:“这一次毒死阿雅的人是大燕朝的六公主,虽然是个女流之辈可是行事狠辣却也是瑞王身边最得力的夺嫡助力。”

    “凌霜,你说这些什么意思?”赫连风冷哼道。

    凌霜冷冷一笑,凤眸中掠过一抹寒光,她早已经料到虽然方玉这一次出了绝招可是扳倒六公主绝不可能。但是一个人一旦做错了事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赫连风,我会命我的人护送你和阿雅偷偷离开大燕的,要知道如今你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冒险的很,若是被大燕的人抓住了,乌桓可就凶险万分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有一条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通道可以安全将你送出大燕朝的边境,但是你回到乌桓后一切要按我说的做!我保证你能亲手手刃阿雅的仇人!”

    赫连风眸光一闪,他晓得凌霜这个女人不简单,她说出来的计策倒是可以一听。两个曾经的敌人没想到了居然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结盟,对于一向行动诡异的赫连风来说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赫连风审视了凌霜一会儿,吐出口气。

    凌霜微笑不语,却是在地上用匕首缓缓刻了一行字,随即用内力将那行字迅速抹去。

    “隔墙有耳,此事只能你我二人领会便可!”凌霜抹去了字迹后负手而立看着赫连风。

    赫连风瞬间瞪大了眸子,不可思议看的凌霜,简直不相信这种主意也是凌霜想出来的,他们凌家人不是一贯忠勇吗?一贯对承平帝死心塌地吗?

    凌霜微微一笑抱拳行礼道:“赫连风,一路顺风!”

    赫连风开始重新审视面前的女子,不禁心头越发心寒了几分,也许再一次见面便是疆场之上的纷争了。可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恐慌,自己可能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吗?

    “沙场上见!”赫连风冷冷道。

    “如你所愿!”凌霜唇角的冷意一寸寸漫了上来,完全是萧杀之气了。这一次她送给六公主的礼物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凌霜转身提着赫连风留给她的包裹回到了凌府后面的竹林里,姹紫和嫣红警觉地守在了外面。

    凌霜来到了那处冬季赏雪用的香雪亭中,找了一个炭盆放在正中,随即盘腿坐了下来。

    她将包裹中阿雅记载的那些只言片语一张张扔进了炭盆中烧成了灰烬,炭盆中的火光将凌霜的神情映照的明暗不定。

    凌霜垂首扫过了手中的一行行娟秀的字体。

    “父王今日回来神情冷峻,我问了母后才得知大燕朝的凌家军已经突破了乌桓的边境,不禁心头又怕又喜。怕的是大燕朝会将乌桓吞并彼时父王和母后该何去何从?可是又暗自窃喜,我心中的那个凌将军并没有死在那座孤城中,父皇的计策失败了。”

    “今日梅岭下起大雪,凌将军不知道有没有冻着?”

    “宫里头的嬷嬷差一点儿发现了我藏在内阁中凌将军的画像,我怕极了,第一次用刑处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凌将军你知道吗?我真的怕极了的!”

    “乌桓败了,我喜欢的他居然是个女人!我不相信!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那个人聪明得很,说不定又是他的小花招!”

    “今日我在父皇面前恳求他让我去和亲,其实我只想亲自问问他,看看他,凌将军你可曾知道大漠深处有一个女子悄悄爱了你那么多年?”

    亭子外面的一股风卷了进来,凌霜猛地呛了一下,顿时咳嗽出了眼泪。她随即抹了一把,不禁苦笑,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糊涂太傻了,可是她却隐隐替她心痛。

    “大小姐!怎么咳嗽起来了?”姹紫听到了凌霜的咳嗽声忙走了进来将一件披风披在她身上,想要接过她手中的东西。

    “不必,姹紫你在外面守着,阿雅的东西我想自己亲自处理!”凌霜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将阿雅绣给她心中凌霜的荷包缓缓放进了火中。

    姹紫忍了忍还是走了出去,大小姐什么都好就是太长情了些。其实有时候太重情反而不好,倒是将自己伤了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