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章 哑药】

    289章哑药

    瑞王府整个笼罩在了夜色中,后面偏僻的院落里传来一阵阵碰触竹叶后的沙沙作响,云瑞珠被两个黑衣人扛着送进了院落里的正房。

    她这一路上终于想明白了,原来真正将自己出卖的居然是自己最亲近最信任的爷爷,当她被狠狠推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地的时候,绝望就像江南钱塘江上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涌来,令她发自灵魂的颤栗。

    “云小姐!别来无恙?”六公主高贵优雅的声音刺了过来。

    云瑞珠猛地抬眸看向了端坐在了椅子上的六公主,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和绝望瞬间袭来。

    设计害凌家的人是她,毒杀了阿雅公主替瑞王殿下扫清障碍的也是她,如今将自己弄到这里来的还是她。

    这究竟是个怎样可怕的女人?!

    云瑞珠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已经吓到浑身冰凉的身子,却被身后两个黑衣人紧紧抓住再也挪不动半步。

    “六公主,六公主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听你的,”云瑞珠大声哭喊了出来,她素来也心狠手辣自然也晓得六公主即将要对她所做的事情。

    “阿雅这件事情本来呢不必要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六公主缓缓起身走了过来,绣着牡丹花纹的裙褶拖曳出一道华丽的影子,在云瑞珠面前堪堪站定。

    “只是方玉那厮不肯善罢甘休,呵,我也是奇了怪了,你怎么会对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存着这么多的痴念?而今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心心念念喜欢的男人一手将你推进万丈深渊。”

    “不,不,不是……”云瑞珠猛地抓住六公主华丽的裙角,“你骗我,方玉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会答应瑞王殿下的建议将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的,他不会那样逼迫云家的!不会的!”

    “不会?”六公主不禁冷笑出声,“你还真是傻的可以,明早你就要被人送到刑部大牢了,你对方玉因爱生恨,对凌霜心存报复,毒杀阿雅公主,栽赃陷害凌家这些事儿,一桩桩可都是清楚的。”

    云瑞珠顿时慌了神色:“不是我,是你,是你让我这么干的!是你杀了阿雅公主,将她的尸身送到了凌家的,是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都是你干的!”

    “这样可不好,”六公主猛地抽出了被云瑞珠紧紧拽住的裙角,“云大小姐,你有时偶还真的挺烦人,话也挺多,对此本宫还真的不放心得很。”

    “来人!”六公主娇美的容颜瞬间迸发出一抹冷厉。

    一个黑衣人端了一只青瓷碗走到了云瑞珠的身边。

    “不要,这是什么?”云瑞珠浑身不停地颤抖,却还是被那人掰开了嘴巴灌了下去。

    “啊!”云瑞珠一声惨呼,浓黑的药汁儿和着云瑞珠嘴巴里呕出来的血水顺着她做工精致的衣衫流了下来。

    云瑞珠此时拼命的抠着自己的嘴巴却是丝毫说不出话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盯视着俯身看着她的六公主。

    “这是一种特制的哑药,刑部大牢那种地方什么样的审讯手段都有,不过你绝不会说出半个字来。”

    一个人将不停挣扎的云瑞珠按在地上,粗暴的抓着她的手指头在一张供状之上按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指印。

    云瑞珠惊怒交加终于晕了过去,耳边却传来了六公主冷到骨髓的话语。

    “云瑞珠,你被处斩了之后不要恨我,要恨也要恨那个夺走你一切的凌霜……”

    凌府的松林堂中,凌霜斜倚在窗边翻着一卷《太平广记》,方玉虽然走了也没有多长时间,可是自己倒也是心神不宁的很。

    “大小姐!”嫣红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的伤口终于好的差不多了,早早在凌霜这里当差。

    如今大小姐身边出了奸细,她和姹紫肩头的担子倒是更重了一些。

    “怎么了?”凌霜随手将卷册扔到了一边。

    “那个赫连风要见大小姐,此番等在了毓秀河边的亭子里!”

    凌霜凤眸一凛,这个赫连风如今想要做什么,自己已经将小七调回来替他安排好一切。很快就能阿雅的尸身从凌霜自己开辟的线路上偷偷运回大漠。他为什么还不走?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乌桓的新王此番就在京城中,而且还与她凌霜有着莫大的联系,少不得又是一番惊涛骇浪。

    “大小姐,要不……不要见了?”嫣红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不!”凌霜突然心思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目前也只能有赫连风帮她才能完成。

    赫连风此人阴险狡诈,绝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而且与凌霜有宿仇。但是唯独阿雅对于他来说是一道永远也过不去的坎儿。

    “备马!我亲自去一趟!你和姹紫跟着,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

    凌霜骑着烈火到了毓秀河边偏僻的亭子里,刚走进亭子便看到了赫连风一袭黑衣猎猎矗立在亭中。

    果然是做了王的人,身上多了几分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只是灰白的脸色将这王者风范冲淡不了少。

    “赫连风,让你久等了!”凌霜微微行礼。

    赫连风转身看着凌霜,藏在袍角里的手狠狠攥了攥,脸上本来恨之入骨却是化作了无数的悲戚之色。

    “我知道你想杀了我,可是,”凌霜缓缓在他面前站定,“这一次你更想杀的应该是另有其人!”

    赫连风垂下了头声音中带着几分嘶哑:“阿雅死的很惨,害死她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包括你,凌霜!”

    他陡然抬眸盯视着凌霜眼底的火焰就像来自地狱的鬼火:“若不是这一次你帮忙,若不是看在阿雅对你的心思,我定会毫不留情的宰了你!虽然阿雅不是你杀的,但她却是因你而死!”

    凌霜心头掠过一抹悲伤,对于阿雅这样一个奇特的存在她也无法给与回应,只能说这注定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悲剧。

    “她是个好姑娘,”凌霜淡然叹了口气,凤眸中多了几分不确定的哀伤,“这样痴情的女子太少了,只是也太荒唐了。不过尊贵的大王难道你就没有半分过错吗?你篡夺了乌桓的政权逼死了她的父王,你明明知道这样做阿雅的处境会更加艰难,而你还是用爱的名义将她身上唯一一层保命的光环去掉了。这样才给了瑞王害死她的借口和机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