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章 替罪羊】

    288章替罪羊

    凌霜同方玉回了凌府后一起去凌老夫人那边请安,凌老夫虽然因为凌冰的事情病倒在了榻上,但坚持在凌府办了宴会将文家的人也一并请了过来给方玉庆祝。

    这一下子便是忙到了入夜时分,方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办连夜赶着便要出府。

    “方玉,”凌霜终究是压不住话,将他轻轻拽住想要分担些什么。

    方玉淡然笑道:“霜儿,今儿忙了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二哥的事情也不要太过着急,这一两天的时间就回来了。”

    凌霜本来要脱口而出的疑问对上了方玉那双略有倦色的桃花眸子,还是将心头的疑问咽了下去,随即上前揽着他的腰身紧紧抱了抱。

    方玉不禁一愣,这丫头难得主动,心头不禁一喜将她紧紧箍着在她松软的发心上轻轻吻了吻笑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此时云家后院的轩阁中,云瑞珠已经被祖父的禁足弄的忐忑不安,虽然最近内堂不再闹鬼,梅蕊血淋淋的脸也没有出现,可是她却从来没有的惊慌失措。

    此番又一个小丫头因为云瑞珠气不顺被她划伤了脸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云老爷子却是缓缓走了进来。

    “大小姐!老爷子来了!”贴身丫鬟思琦忙走了进来禀报。

    “还不快滚进屏风后面去!”云瑞珠压低了声音命那倒霉的小丫鬟藏起来若是被爷爷看到了,难免又是一顿数落。

    她随即一脚将地上被自己摔坏了的玉如意踢进了屏风后面,忙迎了出去。

    “祖父!”云瑞珠还未说话便已经是泪流满面跪在了云老爷子的面前,“祖父,瑞珠知错了,瑞珠不懂事惹祖父心烦,瑞珠求祖父不要再关着瑞珠了!”

    云老爷子看着泪流满面的云瑞珠心头掠过一抹刺痛还有无尽的悔意,自己对这个孩子到底还是太溺爱了些。如今反而毁了她!早知如此当初便不应该听这孩子的撺掇来京找方玉那厮。若是还留在了江南云家,虽然瑞珠不会嫁给什么高门望族,但是最起码江南富商之家可以挑着选,倒也落个平安富足。

    只是如今……说什么也迟了!

    “起来吧!”云老爷子叹了口气将她亲自扶了起来。

    云瑞珠心中一喜,祖父还是最疼她的,即便是闯下这样的大祸祖父还是原谅了她。

    “多谢祖父,祖父不生瑞珠的气了吗?”云瑞珠笑意盈盈问道。

    “瑞珠,”云老爷子拉着云瑞珠坐了下来,眼底的伤痛却是压制了下去,“你父亲临死的时候,曾经握着我的手说,此生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素来性子欢脱,却也是最能闯祸的那个,只可惜你父母早亡我这个做祖父的确实没尽到责任……”

    “祖父?”云瑞珠突然觉得祖父今天的表情不太与往常一样不禁心头一怔,“祖父待我甚好,切不可如此说平白折杀了孙女儿!”

    云老爷子忙收起了心头的酸涩缓缓道:“过几天便是京城中的百花节,祖父替你打了一套头面你看看喜不喜欢?”

    云瑞珠素来虚荣哪里有不高兴的道理,爷爷见多识广,认识的能工巧匠自然也是独一无二的,倒是生出几分雀跃心思来。

    云老爷子命人端着一只金盘过来,亲自揭开了上面罩着的素锦,露出一套全部是罕见红宝石打造的首饰,不管是簪子还是步摇做工精致到了极点,竟然使得满屋生辉。

    云瑞珠心头狠狠吸了一口气,这一套头面简直是价值连城得很,甚至是有价无市。

    “多谢祖父!”云瑞珠自然是爱不释手,忙拿起了一支簪子端详。

    “今儿晚上宫中有宴会,春闱刚过,今年取中的青年才俊较之往年更是不胜枚举。皇上心头欢喜自然请皇后出面在正阳宫设宴,也没有多少皇家规矩只是请寻常的世家子弟也参加凑个热闹。祖父这便带着你去,你哥哥已经先行一步了。”

    “是吗?”云瑞珠眼底的光芒一闪而过,这样的场合岂不是还有方玉?随即心头一暗,方玉那厮着实可恨,今晚自己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艳压群芳让方玉悔青了肠子去!

    云老爷子心头掠过一抹愤恨,随即却是悲哀到了极处。这个傻丫头终究还是牵挂着那个混账,不过方玉这一次将云家逼到了这种程度,他云家也不是吃素的。只要挺过了如今的困局,有朝一日定要让方玉拿命来还。

    “瑞珠,走吧!随祖父进宫!”云老爷子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这句话吐出来。

    云瑞珠总觉得今天的祖父表情有些怪异,可是祖父素来说一句顶一句,向来是一言九鼎自己许是想多了去。

    一边的丫鬟忙将一件绣着茉莉花纹的披风给云瑞珠披上,云老爷子扫了一眼云瑞珠手中捏着的镶嵌着红宝石的簪子笑道:“将这簪子戴上吧,我的孙女儿是这大燕朝最拔尖儿的,自然不能被别人比下去了。”

    云瑞珠嫣然一笑,忙将手中的簪子戴在了发髻上,当着云老爷子的面儿也不敢再耽搁什么,随着云老爷子出了云府。

    门口早已经停着两辆华丽的马车,云瑞珠忙道:“祖父,只我们祖孙俩个人,一辆马车也够了的。”

    云老爷子眸底划过一抹伤痛微微一笑道:“瑞珠,爷爷一会儿要同你哥哥一起回来,三个人乘一辆马车有些挤,你也刚行过了及笄礼,少不得要有一辆自己专属的马车参加应酬。”

    云瑞珠当下没有说下什么亲自扶着云老爷子上了最前面的一辆马车,自己随即在丫鬟的扶持下上了第二辆马车。

    谁知道她刚钻进去却不想马车里面突然钻出来两个黑衣人,凶神恶煞之极,衣服上绣着瑞王府的标志。

    “祖父!救我!救我!”云瑞珠喊得声嘶力竭,划破了夜空随即很快销声匿迹。

    云老爷子仰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紧绷的脸微微颤抖,云瑞珠的声音成了他余生的噩梦。两行泪渗出了他浑浊苍老的眼眸,瞬间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恶毒之火。瑞王,方玉,凌霜合起来逼死了他的孙女儿,这笔帐他会慢慢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