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章 亡者之歌】

    286章亡者之歌

    “霜儿,”方玉心疼的握紧了她冰冷微微发颤的拳头,只要凌霜一句话,他便将这局搅动的面目前非,他从来不怕看戏更不怕惹事儿。只要他的霜儿不要这般痛楚不堪的模样,哪怕用命他也愿意搏上一搏。

    “没事,就是有些饿了,”凌霜小心翼翼捏了捏方玉的手,脸上的神情却是平淡无光。

    夫妻两的小动作却瞒不过宇文胤锐利狭长的眸子,他墨玉般的眸子却是深了几分,散发着几分暗沉沉的光。仰头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了一个干净,主位上的六公主看着不动声色的凌霜又扫了一眼宇文胤脸上一晃而过的不自在,不禁心头冷笑。

    自己今儿和三哥是给足了凌家人和方玉的面子,没想到凌霜这么给脸不要脸得很,本来沉得住气的人,此时脸色却是黑了几分。

    “霜儿,瑞王府这酒酿丸子做的不错,你尝尝!”方玉的声音温柔至极宛若不是在参加瑞王府的宴会倒像是在松林堂一样自在又惬意。

    一边的周济眉头一蹙,莫非方玉和凌霜不准备给瑞王殿下这几分薄面,还是方玉这厮要彻底断了与瑞王的交情?将所有缓和关系的机会堵死了去!

    他忙冲一边已经震怒的瑞王龙辰轩摆了摆手,方玉这厮既然胆子这么大定然有什么后招。如今还是不能过分得罪了方玉这个越来越看不透的人了。

    凌霜看到方玉将酒酿丸子推到了自己的面前不禁一愣,方玉眼底的宠溺和邪肆倒还是合了她心意。

    人活一世能有一个男人这般不计任何代价纵容着她,她若是不领情也说不过去了。今儿方玉既然敢带着她来就说明他还留着极厉害的后招,这一次若是不能一举将瑞王殿下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日后但凡此人得了空儿还是会随随便便踩着凌家的脑袋上的。

    而且这一次方玉已经得罪了他,即便再怎么妥协也有了隔阂不若一扛到底。

    她今儿就要让瑞王殿下也觉得踩着别人的头也会摔下去的,不膈应一下他和六公主,倒是觉得凌家人真的好欺负了去。即便日后人人会说自己到底是仗着方玉的宠爱才会如此嚣张,最起码她现在就要嚣张够本。

    凌霜夹起了一个酒酿丸子刚要送到嘴边,突然凤眸中晕满了泪,迟迟不肯下咽。

    虽然方玉知道这丫头惯会胡闹抽风,但是这般委屈难捱的情形还是令他心头生出几分疼痛来。他见不得她受半分委屈,忙拿了帕子递了过来。

    凌霜大大咧咧用袖口很不雅观的抹了一把眼泪突然冲瑞王殿下哭道:“殿下息怒,臣只是心头难过至极。”

    瑞王也不知道凌霜这又是想起了哪一出,不禁尴尬的笑笑道:“凌将军有什么委屈但凡说出来,何必如此呢!”

    宇文胤深锁着眉头看向了凌霜那张极其楚楚可怜欠扁的脸,心头不禁没来由打了个哆嗦,这丫头一旦非同常人便是妖。

    凌霜哭的越发惨不忍睹,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躬身回禀道:“殿下,臣想起了还在狱中受苦受难的二哥,自己却在这里美酒美食,甚是难安啊!”

    瑞王殿下一愣不禁看向了凌霜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凌霜此时看向了六公主,凤眸中的冷意一晃而过,清脆的声音中却是多了几分寒冰彻骨的冷,脸上的神情是真的悲哀。

    她缓缓道:“家兄倒也罢了,虽然遭奸人陷害尚且还有命在,只是那阿雅公主倒是也与臣有些渊源的。只是没想到,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死的那样惨,臣心头实在是难过得很。每日里臣都能梦到她一身红妆,待嫁闺中却是看不清她的面目,只是她身上到处是鲜血淋淋,样子着实恐怖至极……”

    凌霜突然从一位歌姬手中拿过来七玄琴轻轻端坐在了飞云阁正中的毡毯上抬手一挥边哭变唱了起来。

    “琴音人音兮两俱渺茫!铜焦凤尾兮丝弦空张!千里流沙兮昔日凌霄!可奈紫落兮东风不扬……”

    一声声琴音和着凌霜哀伤的调子和几乎让所有的人心头生出几分伤悲,六公主却是脸色一片惨白,只觉得正厅中一阵阵阴风袭来不禁让她连连打起了摆子。

    即便是才高八斗的周济也是满脸的诧异之色,谁说凌将军粗鄙不堪不会吟诗作对,这一首唱词哀婉决绝令人落泪。只是这丫头居然在瑞王殿下的宴会上唱挽歌,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些。

    瑞王殿下脸色果然越来越冷,不禁唇角微冷陡然打断了凌霜的唱词道:“凌将军你是个什么意思?”

    凌霜手中的琴弦一紧,绷得一声断开了去,随即也站了起来丝毫没有与皇子对视下的胆怯冷冷笑道:“殿下觉得臣是什么意思,臣便是什么意思?想来今儿这首挽歌阿雅公主也是能听得到的?罢了!臣这便出去找京城中知名的乐坊将这首曲子谱成琴谱传唱大江南北!”

    “凌霜!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六公主完全没想到凌霜完全是不怕事儿大要将这局面彻底搅乱去,这首曲子她也不得不承认有令人哀伤心动的魔力。

    若是被传唱出去,谁能知道那些乡野小民会怎样私下里议论三哥和自己。

    方玉不动声色的站在了凌霜的身后,瑞王殿下的杀意他远远便能感受得到,不过他的人也早已经布置在了瑞王府的四周。今儿他是吃定了,瑞王殿下绝对不敢对他和霜儿动手。

    “公主殿下,”方玉笑得人蓄无害看向了六公主缓缓道,“明州的事儿,好似还没有了结吧?不过在下倒是还有一桩事儿,也是奇怪的很。这一次却是在禹州,半年前村民们修河堤的时候挖出了一只金龙,人人都说是祥瑞,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虽然同六公主说话但是一边的瑞王听了却是脸色瞬间惨白,即便是一向沉稳的周济也狠狠吓了一跳。瑞王殿下夺位心切,早将那只象征祥瑞的金龙偷偷藏在了自己的皇庄上。这事儿若是被方玉向承平帝那边说明了后,瑞王哪里还有命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