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章 决不让步】

    285章决不让步

    凌霜同方玉走进了飞云阁,冲端坐在正中的瑞王殿下躬身行礼,瑞王脸上挂着几分笑意指了指宇文胤对面的客位缓缓道:“方公子,凌将军能赏光便好,请坐!”

    “多谢殿下厚爱!”方玉带着凌霜坐在了客位上,正对上了宇文胤深邃不明的眸子。

    方玉神色中的冷意一晃而过随即消散了去,主位上陪着的六公主唇角晕染着得体的笑容,眼底的怨毒却沉淀成了深潭。

    她素白的脸颊上堆砌了太多的珍珠膏,扑满了粉才将昨天被三哥掌掴后留下的痕迹遮掩了去。这一次她这一石三鸟之计,本来想要帮三哥解决掉阿雅这个落魄公主给三哥带来的累赘,没想到方玉居然将自己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实在是令人焦躁不安。

    瑞王殿下哪里感受不到自己妹妹身上的那股子怨气,轻轻咳嗽了一声。

    六公主忙从神游方外中将思绪拉了回来,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冲方玉和凌霜走了过来笑道:“方公子才华横溢,凌将军智勇过人都是本宫佩服至极的人,今儿本宫薄酒一杯请二位赏个脸。”

    方玉心头不禁冷笑,今儿瑞王殿下看来是想和解,不过倒要看看他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

    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六公主看向了凌霜重新又斟满了一杯捧了过来道:“凌将军请!”

    “霜儿不胜酒力,这一杯我替她喝了吧!”方玉挡过了六公主伸向凌霜的酒杯同样一饮而尽,他根本不怕这酒里面有毒。如今自己一出戏将六公主和瑞王殿下推上了风口浪尖,如是自己和凌霜在瑞王府出了事儿,瑞王再怎么厉害也难堵悠悠众口。

    凌霜乖巧的垂首立在方玉的身边,瑞王殿下的酒宴还是少喝为妙。况且她真的是酒量不行,一喝醉就发酒疯,方玉倒是清楚她的。

    瑞王殿下一看方玉痛痛快快的饮下两大杯,微微侧身同一边的周济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清了清嗓子道:“皇妹年纪小不懂事之处还望方公子和凌将军多多包涵,今儿这酒算作是皇妹的赔罪酒。”

    宇文胤自斟自饮偶尔略有些灼热的视线扫向了方玉身侧的凌霜,这女人此番倒像是一个乖顺的小媳妇样儿,大概只有在方玉面前才会这样的吧?心头不禁涌起了一抹酸涩,缓缓将这抹酸涩压制在了心底。

    凌霜始终搞不懂今儿宇文胤在这儿算个什么事儿?不过此人阴险狡诈至极,她不能不防备着些倒是要看看瑞王殿下这出大戏要怎么唱下去?

    瑞王殿下此番看向了宇文胤笑道:“宇文长公子今儿来倒是给凌将军带了一份儿大礼呢!”

    凌霜心头一跳,果然有猫腻,随即不动声色笑了笑道:“长公子的礼素来很大,不知道殿下指的是哪一桩?”

    瑞王不禁一愣,凌霜这话语里倒是带着几分尖酸刻薄的语气。宇文胤虽然是武将出身但是即便是他们这些皇子们也不愿意公开得罪了去,他瞥了一眼宇文胤居然没有露出任何怒意,似乎已经习惯了凌霜的嘲讽,不禁心头掠过一抹狐疑随即笑了笑。

    “凌将军说笑了,胡离胡参军去了南疆之后京城的防务大多仰仗宇文长公子出面了。”

    凌霜心思一动,也确实是,宇文胤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架空了胡家硬生生将京城很重要的防务接管在自己手里,将胡老将军气得半死。这事儿她也是近来才有耳闻,一直没有当回事儿,因为凌家自己还有一大摊子事儿要处理哪里管得了他宇文家如何。

    她凤眸转向了宇文胤倒想看看他和这件事能扯上什么关系来?方玉也是轻抿了一口酒不动声色等着瑞王的下话儿。

    瑞王殿下继续道:“宇文长公子近来在西城发现了可疑之人,居然是乌桓的暗影潜入进了京城。宇文长公子已经派人将这些人抓起来严加拷问,那些人竟然是赫连风派来专门刺杀乌桓大皇子木骨律的。他们在刺杀大皇子的时候却将阿雅公主也羞辱而死,派人将尸首丢到了凌二爷的卧房里以混淆视听,实在是可恨的紧!”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藏在袖间的手狠狠握成了拳,这帮天杀的混帐东西!居然为了替六公主开脱罪名,这样草菅人命!

    乌桓的大皇子木骨律她也见过,最是个草包哪里还用得着赫连风那样的人物来杀?京城中之所以出现了乌桓的暗影十有**是赫连风派来偷运阿雅公主尸身的人。只是没想到一向嘴巴很牢固的乌桓暗影居然也抗不过宇文胤的手段屈打成招,宇文长公子果然厉害。

    他这算什么?助纣为虐!帮着瑞王颠倒黑白,明明害死阿雅公主的可是此番端坐在主位上微笑嫣然的六公主!

    不过凌霜倒是有一点儿没有想到,宇文胤之所以插手将凌冰这件案子尽快压下去倒也不全是为了讨好瑞王殿下,而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宇文擎宇这一次同六公主合谋谋害凌家的。他不得不出面尽快将这件事情摆平,若是真的被方玉搅乱一池子水,谁都好不了。

    宇文胤此时倒是有些隐隐痛楚,自己父亲到如今居然还没有放过凌家的打算。

    瑞王殿下看向了凌霜和方玉,如今里子面子都给了这两口子,而且将一切都栽赃在乌桓的赫连风身上,加上父皇也不希望皇家丢了脸面。如此宇文胤这个计策甚好,大家说不定以后还能有缓和关系的转机。

    一直默不作声的云瑞祥心头却是捏着一把汗,过去与方玉同住屋檐下的那三年,他实在太了解这个人了。但凡是他坚持的东西,绝对不轻易让步。如今这一举一动都要看凌霜的了。

    人人都知道凌霜在方玉心目中的位置,若是她也装糊涂不再追究下去,方玉倒也不愿意同云家和瑞王殿下争斗,那样对他也没有好处。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凌霜,凌霜哪里感受不到这些视线中的急切。她只是暗自苦笑,甚至是憎恶。凭什么一句轻描淡写,那个像花儿一样清纯的阿雅公主就白白惨死。凭什么一句误会,自己的二哥就活该在牢狱中受罪?凭什么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们将别人的生命当做儿戏?!

    凭什么?每一次活该倒霉的就是她凌家?她不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