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章 剖明心迹】

    282章剖明心迹

    “哼!”龙辰逸嫉恨交加又是方玉那个该死的,这一次他自己脱层皮也要将方玉弄死。

    凌霜好似看出了他的心思缓缓道:“臣只是想请太子殿下给皇后娘娘修书一封,就说你在我的手里目前安然无恙,当然前提是我相公也要安然无恙。”

    “凌霜你就这么在乎方玉?”龙辰逸恨不得生吞了凌霜,脸色瞬间一片寒霜。

    凌霜倒是一愣,从来没见过龙辰逸发这么大脾气,以前见过他震怒但与现如今的吃人恨意还真的不是一个档次的。

    “臣恳请殿下修书一封!”凌霜知道龙辰逸毕竟帮过自己那么多次,也不能对他用强只能软刀子慢慢割。

    “本宫绝不会写!”龙辰逸也犟上了,猛地扭过身子面朝窗户。

    凌霜顿了顿道:“妍儿,你素来会模仿人的字迹,太子爷给你发号施令那么多次想必你也会临摹太子爷的笔迹吧?”

    林子妍艰难的挪动步子道:“属下会一点儿!”

    “很好,寥寥几个字给皇后娘娘说清楚就行了!”凌霜冷冷笑道。

    “当真好奴才!”龙辰逸震怒可是却被捆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林子妍你敢?”龙辰逸嘶吼。

    林子妍硬着头皮将一封素笺写好交到了凌霜的手中,凌霜接过来一看倒是真的满意,几步走到了千山的跟前。

    千山只觉得一阵阵发冷,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身子,他们真的是怕了这个女人了。

    “千山,你最乖了!”凌霜摸了摸千山的脑袋,“你也不忍心你们的主子被先奸后杀吧?”

    龙辰逸和千山同时瞪大了眸子看向了凌霜邪肆的笑容,凌霜微微一笑道:“开玩笑,开玩笑,你将这封信亲自送到皇后娘娘那边,我想只有你去皇后娘娘太会完全相信,对不对?走之前姐姐送你点儿小礼物!”

    凌霜猛地挥拳砸向了千山的一张俊脸,千山一阵惨呼后脸蛋瞬间变的支离破碎,山河一片红。

    他暗自咆哮,老子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每一次太子殿下追女人,受伤的却总是他?!

    凌霜缓缓笑道:“这下子像那么回事儿了!不然皇后娘娘怎么会信你的话?给他松绑!拉出去!”

    林子妍忙提着千山将那封素笺塞进了千山的怀中将他一脚踢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凌霜和龙辰逸,龙辰逸看着凌霜拳头上的血迹,不禁向后挪了挪,耳边居然是凌霜那句先奸后杀?

    若是被这丫头先奸后杀,他倒是也愿意的。随即龙辰逸懊恼的垂下了头真想杀了自己,贱到这程度也真是丢了皇家的脸面。

    正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姹紫细心的端着一盆清水为凌霜将手掌上的血迹擦洗干净,如今绑了太子爷实在是无奈之举。总不能这样血淋淋的唐突了贵人,毕竟凌霜今天这事儿也算是把龙辰逸给得罪了。

    凌霜收拾干净之后走到了龙辰逸的面前看着他道:“太子爷,今儿这事儿臣得罪了!”

    她说罢便跪在了龙辰逸的面前,龙辰逸满腔的怒火瞬间消散了过半,恼恨道:“起来!给本宫松绑!”

    凌霜知道事已至此,龙辰逸也不可能将千山再弄回来,况且她也不会让他离开禅院半步。自己的武功虽然对付方玉和宇文胤有些困难但是对付龙辰逸这家伙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不在话下。

    她起身小心翼翼将龙辰逸身上的绳索一圈圈解开,半蹲着将他有些乱的衣角一样样弄平整了些,随即躬身立在一边。

    龙辰逸简直快要被凌霜气死了去,刚才绑他的时候那般心狠手辣,如今一看事情有了转机便这般低眉顺眼与他的界限划得一清二楚,生怕自己沾染她什么似地。

    “滚过来,坐下!”龙辰逸心头还是烦闷若是别的人敢这样对他早被他灭了九族不下几十次了,可是偏偏对这个冷血的女人动了心。

    凌霜一看龙辰逸的脸色心头放缓了几分,说不感激是假的。堂堂皇家贵胄被自己戏弄到这般田地,还没有生出杀了她的心思,她实在是感激不尽。

    “太子爷,”凌霜顿了顿索性也不拿捏坐在了龙辰逸的身边,将上好的碧螺春满满斟了一杯推到了他的面前道,“凌霜不懂事给太子爷添堵,这一杯还望太子爷能原谅则个!”

    龙辰逸一掌将杯子拍在一边盯视着凌霜满是怒意道:“你为了方玉居然做到此种地步!你以为本宫一次次的能忍了你?”

    “太子爷息怒!方玉是霜儿的夫君,霜儿万不能将他割舍了去,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你们是假扮的夫妻,还真以为我的眼睛瞎了吗?”龙辰逸也不知道为何居然吼了出来,皇家贵胄的脸面也瞬间碎裂了去,连本宫这样的尊称都因为心头的郁积而变了调子。

    凌霜一顿,对于龙辰逸这样的浓烈的感情她实在是无福消受,也不想消受。今儿索性说开了去,随即又重新拿了一只杯子慢慢倒了一杯碧螺春推到了龙辰逸的面前。

    “龙辰逸,我一直当你是朋友看待所以这些话才会对你说,不管中听也好刺耳也罢,凌霜也只能如实说,否则便是对朋友不诚,对储君不尊!”

    龙辰逸看着凌霜整肃的眉眼,心里的绝望却是越来越浓烈,叹了口气,到底还说不出话来。

    凌霜抿了抿唇道:“我与方玉虽然是假扮的夫妻,但是我对他却是真的喜欢,”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向别人诉说自己的感情经历,而且还是对着一国储君。

    尽管这很怪异,但她还是要将事情说分明,认真地看着龙辰逸道:“我凌霜虽然大大咧咧但是心却很小,住下了方玉一个人,再也住不下别的人。我喜欢他已经很久了,他受伤了,我心头会疼。他落魄了,我会很难过。他金榜提名还是头名状元,我甚至觉得自己比他还要高兴。我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如今才觉得好笑,原来是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将他藏在了心底。这分量很重,重到我为了他可以抛却自己的身家性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