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章 雨夜】

    276章雨夜

    凌霜不知道方玉缘何有这么大的信心,她晓得他实力不小,晓得他也是什么血影门的门主,可是这一次是对皇家开战,她真的怕连累了他,但是好似除了连累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只怪自己的凤御军还没有组建起来,自己如今还没有能让皇家也忌惮的实力。

    “霜儿,”方玉轻抚着她初雪般的脸颊,眉眼间的温柔能滴出水来,缓缓笑道,“若是你真的想帮我,就好好休息不要再操劳了,你身子里的余毒还没有褪尽,这样劳累会让自己垮了,知道吗?”

    凌霜认真的点了点头,此时雨下的更大了几分,凌霜之前也没有来得及换鞋子,还是那双缎面软靴,已经被雨水沤了一大片。

    “太冷了,小心着了风寒,来,我背你回去!”方玉缓缓伏下身子。

    凌霜一阵尴尬,她堂堂大将军还要人背?忙笑道:“我自己能走回去!”

    “上来!”方玉将伞交到了凌霜的手中,“这样走回去惹了风寒怎么办?你想让我操碎了心不成?”

    凌霜心头一暖,缓缓趴在了方玉的背上,撑着伞替他挡雨。

    方玉唇角微抿,桃花眸中却是满满的幸福笑道:“这就对了,若是你愿意,我背你一辈子都成!”

    凌霜此时已经是心头震动至极,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背着她行走在路上,即便是她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与母亲离婚了,这样的温馨只能是她人生中的奢侈。

    她不答话却是歪着头轻轻靠在方玉宽厚的肩头,踏实,从来没有过的踏实。

    方玉步履稳健,背后的小东西身上有一股子极其好闻的杜若香气,让他迷醉不堪。真希望这春雨迷蒙的夜晚越是漫长越好,回去松林堂的路也越漫长越好。

    凌霜被方玉背回松林堂的时候已经睡着了去,连日来的煎熬早已经将凌霜最后的精力耗尽,方玉将她轻轻放在了暖阁的软榻上。

    姹紫忙命人进去伺候,却被方玉摆了摆手制止。他蹲下身子亲自将她的靴子脱了,拉过锦被盖在她的身上,收拾妥当才离开。

    凌霜这一觉睡得分外香甜,第二天一早雨便停了,她猛地坐了起来命服侍的丫鬟打开了窗户。雨后泥土的清新气息瞬间袭来,令人神清气爽得很。

    “大小姐醒了?”姹紫端着凌霜要换的衣物走了进来,看着她的气色好了太多不禁心头放松了几分。

    “这些事情派小丫头做就行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好好回去给我养伤去!”凌霜嗔怪的看着姹紫,随即想起什么来。

    “姑爷呢?今儿可是放榜的日子!不知道考的如何?”凌霜托着下巴呆了呆,随即命人替她梳洗打扮起来。

    “回大小姐的话,姑爷刚刚出去,刚才云家来人了,”姹紫压低了声音道。

    凌霜整理着衣角的手微微一顿,凤眸中掠过一抹冷光随即却是唇角微翘道:“姑爷会处理好的,一会儿我亲自去贡院那边看看,今儿放榜,只希望姑爷能考进前三十名,取中庶吉士也行。”

    姹紫笑道:“姑爷那一段儿时间着实用功,想来定能高中的,大小姐不必担心。”

    “嗯!今儿命人在小厨房后面备一桌酒菜,祖母那边和二嫂那边暂且不要打扰,就摆在松林堂,”凌霜说话间眉眼间还是有些痛楚,二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几次三番试图进去看看。可毕竟是死牢,而且龙辰逸还被禁足中,自己断然不能再硬闯了。

    姹紫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凌家如今是多事之秋即便是姑爷高中倒也难以冲破这份伤感。

    就在凌霜收拾妥当准备出去的时候,此时的云家却是一片萧杀之色。金碧辉煌的前厅中气氛分外的紧张,云老爷子半眯着眼端坐在了正位上。

    云瑞祥陪在侧位,对面坐着一身素色锦袍的方玉轻轻抿着茶倒是比云家人还要自在一些,云瑞珠被两个婢女扶着坐在了末尾的一把椅子上。在林子妍的装神弄鬼之下,短短几天下来,整个人憔悴到了极处看到了方玉的那瞬间眼底的光亮一晃而过。

    “瑞珠!我问你,你与凌家这桩案子到底有没有关系?”云老爷子这一次是真的急了,短短三天之内,江南道云家的货物已经被扣下了大半。云家的几条对外的商路突然之间被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理由截断,损失实在惨重的很。

    他扫了一眼方玉,知道定是此人所为,这一次莫不是自己真的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可是对于这件事情,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怪只怪云瑞珠这个孙女儿,他平日里宠坏了的,这一次可是闯下了大祸。

    云瑞珠看着方玉暗沉沉的脸心头倒是不服气起来,她就不信方玉为了凌家居然敢同皇家争斗,大着胆子道:“祖父,孙女儿走得正,行的端,只是不小心惹了凌大小姐,不知道为何要将这屎盆子扣在孙女儿的头上?”

    方玉陡然转过脸冷冷逼视了过来,云瑞珠本想还想诋毁凌霜几句不禁被方玉冷酷的视线狠狠吓一跳,眼眶一红却是嘤嘤哭了起来。

    云老爷子叹了口气看向了孙子云瑞祥,云瑞祥暗自叹气这一次妹妹实在是错的离谱了,忙冲着方玉道:“方大哥……”

    “别!大哥二字我方玉受不起,还是称呼我方公子吧!”方玉冷冷淡淡的态度已然表明了一切。这一次方玉来云家便是要同云家彻底决裂的,何来大哥一说?

    云老爷子脸上挂不住了,方玉能有什么本事充其量就是能力超群一些,可是自己已经投靠了瑞王殿下,一个小小的方玉倒也不必太过放在他眼里。

    他冷冷道:“方公子如此说便是不顾及你与云家的恩情了吗?”

    方玉嗤的冷笑,陡然看向了哭哭啼啼的云瑞珠缓缓站了起来渐渐走到了她面前。

    云瑞珠看着方玉主动走了过来忙擦了一把眼泪,心头却是带着欣喜的,莫非方玉看到凌家得罪了皇室,转而对自己生出几分别样的心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