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章 卖身契】

    274章卖身契

    嫣红看到月珑的表情顿时不爽起来大声道:“月珑,你个混蛋!看姑奶奶倒霉对你有什么好处?”

    月珑丝毫不以为意突然抖出一张文契凑到了嫣红的眼前道:“嫣红,你这一次能全身而退到底还是得了我的好处,不管怎样说话客气一点儿!宇文家同大小姐要赎金,大小姐实在是拿不出来,不好意思只能求助鄙人我。好在呢!鄙人之前也攒了一些小钱,大小姐手头紧就将你卖给我了。五十万两银子,等我三年后得了自由,你就是我的人了!如何?”

    嫣红一头雾水猛然抬眸便撞上了卖身契三个大字,下面居然真的有大小姐的签名,刚要跳起来同月珑拼命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月珑倒是慌了神忙将她扶在怀中拍着脊背顺了顺气压着声音道:“嫣红,原来你就这点儿出息!好得跟着我月珑倒也不会埋没了你,何苦来着还要死要活的。”

    “月珑!你给我滚出去!”嫣红气的身子发抖,定是月珑与大小姐说了什么,才会有的这张卖身契。

    月珑本来想同她玩笑一会儿没想到她还当了真看着她伤痕累累不禁有些心软了几分忙将卖身契塞进了她的手中道:“罢了,罢了,总之你门凌家的女人还真是得罪不起的,这个给你拿着,全做是老子一厢情愿的喜欢你罢了!”

    他说罢起身扫了一眼嫣红,莫非是自己想错了,这丫头难道对自己没有那么几分心意?一时间觉得心头烦乱踹开门走了出去。

    嫣红捏着手中的卖身契一时间有些愣怔,随即抿唇一笑将卖身契塞进了枕头下面,愤愤道:“混蛋!五十万两银子便想买了我去,做梦吧你!”

    夜色愈加深邃,安国侯府后院的林间宇文胤刚刚练过剑此时正拿着属下递过来的帕子擦手,随即走到了石桌边坐下。

    “长公子!”小厮将茶端了过来,宇文胤摆了摆手,院子里的人退了一个干净。

    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宇文御步履匆匆地走来,坐在了自家大哥的身侧。

    “四弟尝尝!上好的银针!”宇文胤今夜的心情不错,无极剑法被他突破了第八层,很快便能大圆满。

    “恭喜大哥!”宇文御眼底的钦佩越发浓厚了几分,大哥的武功造诣实在是令他们几个望尘莫及。

    “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宇文胤才不会认为自己这个精明的四弟大晚上来只是为了恭喜他的剑法有了重大的突破。

    宇文御压低了声音道:“大哥,何赢从凌家传来的消息,凌霜开始查找内奸了,而且这一次查得到十分严密。”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一闪,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道:“告诉何赢不必担心,我替他设计的身份是经得起查证的,这些日子叫他不要轻举妄动,彻底断了与宇文家的联系,潜伏下来即可。必要的时候替凌霜好好卖命。”

    宇文御点了点头道:“大哥说的极是!”

    宇文胤将杯子轻轻放在了青石桌面上问道:“这一次是谁对凌家人下了死手,这个查出来没有?”

    宇文御忙道:“小弟派人跟着方玉发现这里面牵扯到了云家甚至还有宫里头的那位六公主殿下!少不得还有端王这一次也会被扯进来,那个方玉震怒已经开始布置人手对云家下死手了。”

    宇文胤修长的指尖轻点着桌面,墨眸中满是嘲讽之色,轻轻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吗?方玉这样做不怕在承平帝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怕是会惹上杀身之祸吧?”

    宇文御眼底一片担忧之色,宇文家几个兄弟虽然同方玉不登对,可是方玉毕竟是宇文家的人若是被承平帝动了杀意少不得要牵连宇文家。

    他不禁愤愤道:“这个混帐东西!做什么也是不管不顾的很!二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知道这厮不靠谱还借助宇文家的实力帮他,实在是……”

    “我们也帮方玉一把!”宇文胤淡淡道。

    宇文御猛地看向了自己的大哥,自己的耳朵没毛病吧?

    宇文胤浅浅一笑:“你安排下去,通知江南道漕帮的那些人凡是云家运出的货物全部扣下来,一应损失算在我的头上。六公主那边再要是派人来就直接回话,我对她那样的女人深感厌恶,让她以后不要再动什么心思了,否则的话告诉她别怪我不顾皇家脸面!”

    宇文御暗道大哥这是要替凌霜出气的节奏吗?可是这实在是不妥当啊!

    宇文胤扫了一眼宇文御淡淡笑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

    宇文御忙起身躬身道:“大哥,小弟不敢!”

    “坐下来,你我兄弟二人之间做什么这般客气?”宇文胤抬手将他的手臂拉着坐在了一边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这样帮方玉壮大声势是因为……”他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我想他死的更快一些!”

    宇文胤心头狠狠一跳:“大哥?”

    宇文胤看着墨色的天际冷冷道:“若是他不死,宇文家永远会活在方玉和那个人的阴影中。若是方玉死了,那个人也没有其他的后代。等他有朝一日回归夺了那个位置,仰仗的还是我们宇文家。到那个时候,谁说宇文家不能成就真正的一代霸业呢?只要方玉不是死在我们的手里,谁又能说什么?”

    宇文御嗫喏道:“大哥,他……他始终是我们的……”

    “哼!”宇文胤冷冷笑道,“二十多年没见过哪里有什么感情,无毒不丈夫,成就大事者这血脉实在是太淡了些。”

    宇文御今天才看清楚大哥的冷血不禁心头惴惴不安,随即抿了抿唇暗道这才叫宇文家未来家主的风范,宇文家的人对人对事素来是冷情的,大哥也不例外。

    只是他心头到底还是存着几分疑虑今儿索性一并说了,探明大哥的心思也好。他随即从袖间拿出了一沓素笺缓缓道:“大哥让我查的十年前回风谷一战的消息我已经查明了。”

    宇文胤眼角一挑接了过来凝神看去,随即脸色微微发暗,自己猜到的果然都变成了真实。】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