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章 对牛弹琴】

    269章对牛弹琴

    不远处的茶楼二楼窗口处,宇文家的三个兄弟一个个被眼前的画风惊得面如死灰。

    宇文效瘪了瘪嘴委屈道:“大哥这是怎么了?我跟着他这么多年也没有给我买过点心吃!”

    “闭嘴!”宇文川眉眼一冷,“再怎么离谱也是我们的大哥!”

    宇文御小口抿着茶暗自苦笑,大哥啊大哥!这一次当真是离谱过头了,可是总不能将大哥昨夜在宇文家的禁忌之地将敌人放走的消息告诉父亲吧?那样的话大哥一定会被父亲用鞭子抽死的!

    噗!宇文川这一次也绷不住了,一口茶喷了出来,点着窗户外面不远处的两个人。

    宇文御定睛一看不禁冷冷一个哆嗦,大哥想要干什么?

    此番凌霜的惊讶不亚于宇文家的那三只,眼睁睁看着宇文胤买了街边小摊上的一支翠玉簪子,很自然的随手插进了凌霜的发髻里。

    好半天凌霜才反应过来,忙要取下,却被宇文胤压低了声音警告道:“你若是敢取下来,我便命人将你的那两个丫头砍了!”

    别的人这般威胁凌霜也许不信,但是宇文胤这个疯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凌霜脸色一垮道:“大哥,不,大爷,你是我亲大爷!咱别玩儿了成吗?你开个价儿!多少银子能将我的两个婢女还给我?”

    宇文胤一愣,随即笑的云淡风轻抚着下巴道:“毓秀河上泛舟怎么样?”

    凌霜呕出一口血,咬着牙点了点头道:“宇文胤!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弄死你!”

    宇文胤淡然笑道:“不要忘记了昨夜你还欠着我一命说是要还我?况且我觉得这样的机会你绝对不会拥有!”

    凌霜凤眸微微闭了闭狠狠睁开道:“宇文胤,这一次算我栽了,咱们走着瞧!”

    宇文胤笑道:“好!不过先陪我泛舟畅饮一杯如何?听闻你抚琴抚得不错,今儿我想听听,若是能再献一支舞,本公子一开心,说不定你那两个婢女会少要点儿银子也未为可知?”

    “滚吧!我跟着便是!”凌霜压下了一口心头血,拖着沉重的步子跟了过去。

    凌霜坐进了毓秀河上最大的一条花船上,却发现整个河面居然没有一条其他的船,仔细看去才发现宇文胤变态到将整条毓秀河都包下来了。沿岸到处是凶神恶煞的虎贲护卫军,那些花船哪儿敢作河面上的生意啊!

    她撇了撇唇,扭过头看这窗外的景色,本来大好的春光被宇文胤这样一搅闹居然带着几分深秋的凄凉了。

    划船的换成了虎贲军统领余庆实在是奢侈浪费到了极处,宇文胤看着凌霜笑道:“我这人脸嫩,最不喜欢的便是被人诬陷,上一次你说我在花船上逼迫与你,这样子虚乌有的事情竟然被你说的跟真的似地,今儿不如变成真的罢了!”

    凌霜心头一跳,随即定了定心神,这混蛋绝不会在部下的面前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了,他那么好面子的人,她还是能猜到几分的。

    凌霜冷哼了一声,转身拿起了玉石案几上的青玉盅凑到鼻端闻了闻:“呵!长公子果然会享受,这可是百年陈酿的梨花春。”

    “凌姑娘挺识货!”宇文胤端起酒杯不禁心头一动,这丫头喝酒的癖好倒是与自己是一样的。

    凌霜轻抿了一口果然好酒,入口绵滑香甜,也不知道多少银子才能买这么一坛。

    宇文胤将怀前的罕见的古琴推到了凌霜的面前,凌霜定睛看去不禁一愣,居然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那张焦尾古琴,居然在宇文胤的手中。

    “凌姑娘请!”宇文胤眼底划过一抹深意,其实今天将这么多人赶离毓秀河是存着几分私心的,他只想将凌霜的琴音纳为自己一人所有。

    凌霜不禁暗自冷笑,还真将自己当做了花船上陪酒的姑娘了,突然拔出腰间的佩剑,从手指瞬间划过渗出血珠来。

    “你!”宇文胤一阵慌乱忙站起来拿着素帕刚要替凌霜裹上,却被凌霜大大咧咧的抬手一挡。

    “对不住了长公子,手疼,今儿抚不了琴了!”凌霜凤眸挑了起来笑看着他。

    宇文胤心头一痛,脸上却更是冷峻几分,随即缓缓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喝下一大口将眸底的痛意缓缓压了下去。

    “不能抚琴就给我跳一支舞吧,上一回在簪花节上你与方玉不是跳得很好吗?”他不得不承认那一个绚烂的凌霜已经狠狠刺中了他的心,他只想看着她在他前面的独舞。

    凌霜收回宝剑突然仰躺在了软榻上跳着二郎腿道:“对不住了,昨儿受伤了,只能跳挺尸舞!”

    她边说边擎着酒壶惬意的灌下一口,随即又捏着一边果盘里的果子扔进了嘴巴里,哪里还有几分形象存在。

    宇文胤端坐在那里,看着凌霜近乎无赖的动作,眼底居然是涌出一抹宠溺来,大概之前所有的女人在他的面前都想将最好的一面的展示出来,反而显得扭捏不堪。那个女子敢向凌霜这般肆无忌惮的挑战他的底线,一次又一次不给他面子。

    即便如此,宇文胤可还是喜欢这样的率真可爱,不做作的粗鲁倒是对他的胃口。有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究竟喜欢上了凌霜的哪一点儿,只是喜欢就是喜欢上了,没有丝毫的法子。

    他其实已经无奈的承认自己在与凌霜的爱情争斗中,他输得是倾家荡产毫无尊严可言。

    “罢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那么我给你抚一曲罢了!”

    凌霜差点儿一口酒呛死了去,忙抬眸看去却看到宇文胤抱着古琴坐在了船头,玄金色锦袍迎风鼓荡开来,墨黑的长发随风而动。他骨节分明的手将古琴放在了修长的腿上,抬指一挑,一道清亮的曲音勃然而出倒是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儒雅气质。

    只不过凌霜现如今实在是困到了极处,在这样清丽的曲音中竟然有一种想要睡去的感觉,她忙掐了大腿一把,千万不能在贼船上睡着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