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章 做我的收藏品】

    265章做我的收藏品

    宇文胤瞬间跃了起来,将自己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致,眼见着那个狡猾的家伙要退出了地下通道,抬手一扬,一簇暗器射了过去。

    凌霜一惊,手臂却是被暗器击中,这一下伤的不轻,整个人掉了下去,该死的。宇文胤居然也学会制造自己的袖箭了。

    上一回自己用袖箭在宇文家的家宴上让孙冕吃了一个大亏,不想宇文胤居然有心记在心里,光看了几眼便能将她袖箭仿造的如此逼真,实在是太出人意料。

    她只觉得整个人头晕目眩,宇文胤居然在袖箭上淬了毒,幸亏有叶南的避毒丸,可还是身子软了下来,直直栽倒在地上,撞在坚硬的岩石上,登时一口血憋在了喉咙间,差点儿晕了过去。

    她狼狈的爬在了地上,看着那双云泥底镶金边的靴子缓缓移到了她眼前,随即一阵头晕目眩,整个人被宇文胤提了起来。

    凌霜喘了口气,咳出一口黑血来,冷冷笑着看向了宇文胤那双深若寒潭的眸子道:“宇文胤,我还真的挺佩服你的,既然凌霜技不如人便甘拜下风。来个痛快的吧!”

    宇文胤看着凌霜已经惨白的脸,凤眸中却满是不甘还有一点点的绝望,不禁心头狠狠沉了沉。今天若是杀了她,实在是太好的机会了,只要她一死,大燕朝再无人能是他的对手,即便是方玉……

    他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不知道凌霜死了后,方玉会不会也跟着废了?他喜欢这个女人已经喜欢到了骨子里,她若是死了……

    宇文胤突然胸口狠狠痛了一下,只要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冷冰冰的尸体。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喜悦,而是一拨接着一拨的心痛,这让他更加烦乱不安,不禁心头苦笑。

    若是她死了,恐怕疯了的不只是方玉一个人吧?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不会让你死的,”宇文胤几乎带着咬牙切齿,更多的是恨着自己。

    凌霜一阵诧异,已经到这般田地,她实在想不出宇文胤还有什么理由不杀了她?这简直是天赐难得的好机会!她都悲哀地替宇文胤纠结不堪了,这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宇文胤却是将她的穴道点了,拖到了那扇门前冷冷笑道:“不让你亲眼看看你想要的东西,你岂不是死得冤枉?”

    他一条手臂将她箍进怀中,另一条手臂却是伸向了门上面的那些火焰纹路,稍稍一拧,里面居然弹出了一个手掌般大小的血槽。

    宇文胤将中指狠狠咬破,鲜血滴在了血槽中,石门瞬间震动了一下,缓缓向左右两边分开。

    凌霜张大了嘴巴,生物识别技术!这个混蛋的时代居然已经有了令人不可思议的生物识别技术?!

    宇文胤唇角一翘凑到凌霜的耳边冷冷道:“怎样?是不是失算了?我告诉你只有宇文家的历代家主才能打开这道门,我是下一任的家主,你来偷东西之前怎么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有搞清楚就来了?我该是说你的勇气可嘉还是愚蠢不堪?”

    凌霜的凤眸缓缓闭了上来,脸色更是白了几分,看在宇文胤的眼底却是多了几分令他几乎要发狂的怜惜。

    “宇文胤你如果只是为了炫耀什么,拜托你别费力气了,有意义吗?”

    宇文胤一愣,却是将她的下巴紧紧攫住扭向了另一边道:“不看看我收藏的好东西?”

    凌霜下巴处传来一阵锐痛不得不睁开了眼睛,石门后面居然是一个诺大的天然溶洞,每一处都被水晶石隔开一个隔断,里面堆放着一堆堆的罕见珠宝,各种名贵宝剑,还有数不清的名贵药材,奇珍异兽的皮囊和兽骨。

    是的,实在是数量之庞大只能用一堆堆来形容,以前也想象过宇文家很有钱,只是没想到会到了这种变态的程度,即便是承平帝的国库恐怕也没有这么丰盈充沛吧?

    只是她不明白宇文胤在她面前炫耀这些想要干什么?越是这般炫耀她越是不可能离开这里了。

    “凌霜看到了吗?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与我斗?”宇文胤的生意中带着几分微微的沙哑,说不出的魅惑。

    凌霜心头一跳冷冷道:“宇文胤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痛痛快快一刀杀了我,何必这么罗嗦?”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哀伤,突然冷冷一笑:“杀了你,我要是能杀了你,早就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凌霜猛地转过脸看着宇文胤脸上一晃而过的哀伤表情,身子不禁狠狠抖了抖,心底居然划过一抹惊惧。

    宇文胤看着她道:“我宇文胤看上的东西,要么毁掉,要么就收起来。如今你也见识了我宇文家的秘密,你说我还会放你离开吗?”

    凌霜的心头急促的跳跃了起来忙道:“宇文胤你脑子正常一点儿好不好?”

    “遇到你后就不正常了,”宇文胤叹了口气,突然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凝视着她完全慌了的凤眸,这丫头第一次看起来像一只怯生生的兔子。

    “该死的!我居然会喜欢上你这个混蛋!既然杀不得,那便留在这里做我的收藏品吧!”宇文胤声音低沉了几分。

    “宇文胤你痛痛快快杀了老子!”

    “太迟了!”宇文胤猛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扔在了一边的水晶榻上,整个人将她死死压在了身下,狠狠吻上那张令他魂牵梦绕了无数次的唇。

    辗转,碾压,带着几分他宇文胤在战场上的凶狠邪肆,贪婪的浸润在只属于凌霜的那股子独特的杜若香气中。

    “呜……”宇文胤被惊恐至极的凌霜咬了一口,唇角吃痛忙抬起头,眼底的疯狂却是更加浓烈了几分,抬手便将凌霜早已经破烂不堪的外衫撕碎了去。

    “宇文胤你杀了我!杀了我!你这样将我羞辱而死,我化成了厉鬼也决不轻饶你!”凌霜悲鸣道,凤眸中满是屈辱绝望的泪水。

    她是真的被宇文胤逼到了绝境,不禁连声音都带着几分沙哑嘶鸣,只觉得宇文胤若是还存着几分仁慈,就应该一剑刺死了她也好过这样的羞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