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章 禁忌之地】

    264章禁忌之地

    她刚疾步赶到峰顶的宇文家祭祀用的家庙中,却不想又窜出来十几个手持弯刀身份更加诡异的黑衣人来,举刀便刺向凌霜这样一个不速之客。

    凌霜拔出朝之将自己周身的要害护住,可是没想到这些人的武功一个个都几乎到了变态的程度。她咬牙拼尽全力才杀掉两个,其余的更是不要命的刺了过来。那些弯刀都带着倒刺,若是被砍上一刀,少说也要去掉半条命。

    该死!凌霜闷哼了一声,左臂还是被划开一条口子,忙垂首咬破指间带着的珍珠戒指,戒指里面藏着叶南改进过的避毒丸,这一次连那些至毒的药材也能避了过去,更别说那些弯刀伤的毒素。

    刺伤了凌霜的黑衣人显然一震,没想到这一次闯进宇文家重地的刺客居然这么厉害,见血封喉的剧毒都不能毒死她。

    凌霜凤眸一凛,抬手便是一刀结果那人的性命。可是四周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却不想那些人身后不断传来一阵阵压抑的闷哼声。

    凌霜定睛看去,只见方玉留下来的血影门的人纷纷蔓延而来,瞬间将局势扭转了去。

    她不敢稍有喘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速战速决,一脚踹开了宇文家庙的庙门,按照顾啸云提供的密道地图打开里面的机关拾级而下。

    越往下走,凌霜的心头起越是震撼不已,所过之处居然是一条用大理石砌成的几丈高的通道。每隔几米处便设置了一道道装着机关的石门,都被凌霜轻易打开了去。

    即便是没有顾啸云给她的宇文家密道的图纸,凭借着当年她在错综复杂的地宫中与那些国际大盗周旋的本事打开这些倒也不是难事。

    凌霜顺着通道一直走到了最里端,却发现台阶逐渐变得宽大起来,开始向上延伸,抬眸看去倒像是展开的巨大扇面。

    那些台阶居然都是用成块儿的墨玉镶嵌而成,在凌霜手中火把的映照下显出了几分令人瞠目结舌的宏大磅礴来。

    凌霜心头暗道好一个宇文家,这样的财富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凌家与宇文家想比简直是不堪一击,心底越发不是滋味。

    走上台阶后径直到了一处巨大的石门前,凌霜将自己之前准备的小型爆破炸药控制好了量,谁知一次爆炸之后那门居然纹丝不动。

    她又用了别样的工具使出浑身解数依然打不开这最后一道门,不禁心头有些捉急,将火把更是凑近了些看去。门上是大团的宇文家的火焰状图腾,黑色墨玉配上赤红色红宝石拼凑而成的火焰图腾,令整个场景竟然多了几分诡异。

    凌霜射出铁锁将自己吊到了门的最顶端,希望从上面的找到缝隙进入,哪里想到门的边角几乎延伸到了四周的岩壁里,简直是无缝结合啊!

    她不得不下来,爬到了门的最低端,看看能不能找到缝隙,只要找到一小缝隙她就能想办法进去。

    “凌将军是来偷东西吗?”一道清冷的声音缓缓袭来。

    凌霜差点儿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一个跃起转过身来却看到了门口四周的青铜灯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燃了起来,撒翻出名贵的鲛油的味道。

    光影之中缓缓走来一个身姿挺拔高大的身影,正是身着玄金色锦袍的宇文胤,脸上的表情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中显得不甚分明。

    凌霜暗道不好,自己这一次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凌家居然又出了叛徒!

    从二嫂张氏难产到凌霜决定来宇文家偷取紫参救命,这期间只有凌家的内里人知道。即便是凌霜带着月珑他们来琼林苑,也没有告诉月珑他们所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除非有人之前已经得知了她此番的目的是为了紫参,从而推断出今夜必有行动!

    那么究竟是谁呢?难不成是叶南、顾啸云或是月珑他们?若不是有人提前通风报信,宇文胤绝不可能这般守株待兔等着她。

    宇文胤站定在了显然有些惊慌失措的凌霜面前,看着被凌霜祸害的狼藉一片的石门,狭长的眸子里掠过一抹沁人心骨的寒凉之色。

    “撬门撬的还开心吗?”

    凌霜忙从慌乱中收回了心神,将手中的工具扔到了地上笑道:“长公子说笑了,一切都是误会。”

    她心头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压下心头的绝望,这样的地宫中,宇文胤有一百个机会要了她的命,让她灰飞烟灭,可是她知道自己若是死了,整个凌家也就完了。二嫂今夜会死,没出生的小侄子也会死,即便是关在狱中的二哥也会遭人陷害。老祖母那边如何能承受的了这样的结局。

    “误会?”宇文胤唇角扯出一抹寒凉,“你带着人大闹我的琼林苑,闯进我宇文家的禁地,居然说这是一个误会?”

    凌霜的手掌按在腰间的朝之宝剑上,今天看来不得不拼个你死我活了,但是她明白自己根本打不过他,即便如此也要拼尽全力才能打他个措手不及,然后逃出去再想办法。

    “我只是想要借用你家的紫参救人一命而已,没曾想会遇到长公子你,实在是有缘的很嘿嘿……”

    “你明明知道我宇文家绝对不会借给凌家人任何救命的东西,所以你选择了偷?”宇文胤满脸的嘲讽。

    “不要说的那样难听嘛!救人命的东西怎么能说偷呢?”凌霜话音刚落陡然朝之宝剑的光滑勃然而出直接刺向了宇文胤的面门。

    宇文胤似乎早有防备侧身避过,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拔出来的赤练剑瞬间将凌霜兜头罩了下来,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道袭来,他出剑的手顿了顿,目瞪口呆地看着凌霜居然不管不顾的冲出了他的剑雨夺路而逃。

    “想跑?”宇文胤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心性敏捷,此番她确实不适合与自己单打独斗,居然宁可受伤也不愿意与他缠斗下去,只顾着用尽一切力气逃跑。

    凌霜的背部火辣辣的疼,刚才宇文胤那一击却是威力巨大,估计受伤不浅,但还是忍着痛抬手将飞索射向了岩壁顶端,整个身子灵巧的吊着向前飞身而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