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章 春闱开始】

    258章春闱开始

    方玉淡然一笑将玉雕藏在怀中距离心脏最近的地方轻声道:“好好睡一觉,盼望着春闱结束后我们一家子团圆的日子,嗯?霜儿彼时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真的要个孩子如何?”

    “滚!”凌霜听他越说越离谱不禁笑骂道,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方玉唇角微翘俯身将她的被角掖了掖,随即起身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天边才刚刚露出鱼肚白,凌霜便开始张罗起了方玉要用的笔墨纸砚,进贡院里面需要自己生火做饭,米面点心也要准备好。

    贡院那地方四面跑风漏气也是冷得很,凌霜又加了一件貂皮披风放在马车里。凌冰将自己的贴身小厮木延派给了方玉,好生伺候着,凌老夫人也是早早起来将方玉叫了过去千叮咛万嘱咐。

    方玉不禁心头升腾起一股暖意,凌家人给了他几乎所有的关心和温暖。即便是即将临盆的二嫂也送了一副亲自做的狐裘护手给他笑道:“若是冻得慌了,暖暖手。”

    “多谢二嫂!”

    “方玉,心态放平和些,二哥等你的好消息!”凌冰笑着拍了拍方玉的肩膀。

    “多谢二哥,方玉一定不负众望!”

    “文家大少爷来了!”钱管家也是兴奋得很,他们素来是武将之家从来没有送自家子弟参加过春闱的,今儿凌家一大家子人都有点儿小激动。

    “小妹,姑爷,还没出发了吧?幸好今儿朱雀街还不是很堵得慌,给我赶到了!”文毓边走进来便笑得爽朗。

    凌霜忙拉着方玉给大哥文毓行礼,凌家人看到文家亲自派长子上门来,自然是觉得欣慰的。

    文毓笑着命小厮们捧着一个个的盒子过来道:“方玉,这是大哥送你的端砚,这个湖州雪毫是二哥送的,三哥的玉雕笔山,四哥送了雪纸。父亲有一句话要我亲自带给你,文章但求练达,不需奇巧,第一场的文章自是要以踏实为准!”

    “多谢父亲,大哥,还有几位哥哥,方玉春闱过后定当亲自登门拜访!”

    “好!”文毓微微一笑,又嘱咐了几句随同凌家人一起将方玉和凌霜送出了府邸。

    不多时凌家的马车停在了贡院的外面,倒是惹来有些好奇的眼光,纷纷看向下了马车的凌霜和方玉。

    如今这一对儿夫妇可是京城中有名的红人,自是受了太多的关注。

    凌霜边替方玉整理着他的包裹边嘱咐道:“方玉,每天吃饭要规律,我给你拿了一些去年秋天晒得萝卜干儿,你多吃一些。晚上要休息好不要太熬着自己的,反而发挥不好,写不出好文章来。还有……”

    “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方玉理了理凌霜鬓边的发丝。

    “哎呀!发冠怎么乱了?”凌霜看着倒方玉的玉冠上冒出一缕掐皮的头发来,不禁踮着脚尖给他整理。

    方玉微微躬身,宠溺的看着她将一缕缕的发丝重新整理顺畅,初阳璀璨的光芒映照在她初雪般的容颜上,带着几分空灵的美。

    这一幕实在是羡煞了旁人,四周的人都是看呆了去?此时温情款款将夫君照顾的如此周到的小女人难道真的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征西大将军吗?

    这一幕恰巧也落在了刚好经过贡院的宇文家几个兄弟的眼中,贡院与宇文家的琼林苑恰好都处在北边的山林地带,取得便是一个幽静。

    宇文家的几个兄弟此番看着凌霜脸上的温柔不禁吓呆了去,这还是那个飞扬跋扈让他们无所适从的凌霜吗?

    “真是恶心得很!到哪儿都这么腻腻歪歪的!活活恶心死个人!”宇文效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唾沫,满脸的不屑。

    宇文御和宇文川却是有些担心的看向了自家大哥,果然宇文胤脸上已经是风起云涌,不禁暗自懊悔。

    今天他们兄弟几个是不是吃错药了才会撺掇着大哥去琼林苑晨猎帮大哥散心,簪花节上大哥看到凌霜与方玉翩翩起舞之后,回家后一直没有笑脸,整个安国侯府都是压抑到了极处。

    宇文御等三个兄弟合起来想出了拉大哥去琼林苑打猎的法子,几只鹿打下来后,宇文胤的脸上终于好受点儿了。

    可是如今看着大哥几乎黑成了一片的脸孔,宇文御不禁哀叹,大哥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谁不能喜欢偏偏喜欢上了凌霜?

    他打马走了过来道:“大哥,该回家了!一会儿还要去东大营查看军马!”

    “嗯!”宇文胤薄唇紧抿,狭长的眸子里一片寒凉,突然转过身缓缓道,“帮我查一下当年回风谷的事情!”

    “大哥?”宇文御大吃一惊,宇文家和凌家之前虽然互相竞争但还没有撕破脸,两家偶尔还有些交情的。

    至从回风谷一仗后,凌家彻底同宇文家结下了生死仇怨,这件事儿一直是宇文家避讳的话题。如今大哥突然让他去查这件事情,这无疑触动了父亲的底线,宇文御心头有点儿犯怵。

    宇文胤缓缓道:“有些事情还是查清楚的好!”

    宇文御不禁暗自叹了口气,这到底成了大哥的一块儿心病,罢了!正好借此机会向大哥说明凌家同宇文家绝对是血仇,打消了大哥那点儿不该有的心思也好。

    “大哥,我最近便将这些查出来告诉大哥!”宇文御忙道。

    宇文家几个儿子的分工却是很明确的,宇文御负责财产的积累和各种情报的搜集。宇文川负责官场的迎来送往,最是圆滑第一人。宇文效……这个是宇文家的一朵奇葩,兄弟们只想这个宇文家的老三能平平安安娶妻生子便罢!

    只有宇文胤是被当做了未来宇文家的掌舵人培养,他永远都是高屋建瓴,运筹帷幄的王者!只是这位霸气的年轻的兵王却遇到了人生中最困惑他的事情,不知道这算不算对他之前残忍行事的报应?

    凌霜将方玉送进了贡院刚转身便与宇文胤对上了,神情一愣随即淡然的擦肩而过。

    “凌将军!”宇文胤还是贱兮兮的想同她多说几句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