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章 糟糠之妻】

    256章糟糠之妻

    她突然擎着偷偷藏在手中的簪子朝着徐三的鬓角刺了下去,这一变故突起令人防不胜防,前厅中所有的人都狠狠吓了一跳。只是谁也没想到一个平日里娇俏的弱女子居然敢当这么多人杀人灭口。

    方玉猛的抬手,手中的茶杯准确无误的将环儿的手腕砸中,他是用了几分力度的。环儿一声惨呼,捂着几乎断掉的手腕滚到了一边。

    这一变故前后仅仅是一瞬的时间即便是凌霜也没有料到环儿居然可以铤而走险到此种地步,若不是方玉反应快,今儿这事儿还真不好收场了。

    “贱人!你还想杀我!你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老子的种呢!”徐三扑了过去一把将环儿的脖子卡住,被两个粗使婆子忙拉开了去。

    一时间徐三惊怒交加哪里还管什么里子面子的连吼带骂将环儿与他合起来做的那些龌龊事情一桩桩全部说了出来。

    文四爷哪里想得到自己心心年年盼望的孩子居然是个野种,心头一口怨气涌了上来,当下便呕出一口血来。

    他本来身子弱,加上环儿给他用的都是些虎狼之药,哪里架得住这番变故。

    “混帐东西!”文闵眼底渗出一抹冷冽,“来人将这一对儿奸夫淫妇绑了去,给我沉到塘底!”

    一时间环儿哭喊着大喊饶命却与徐三双双被绑了一个结结实实,在身上又分别绑了几十斤重的铁锁,不一会儿便被抬了出去。

    金氏眼底含着泪却不知道是喜是悲,喜的是凌霜终于帮自己除了环儿那个贱人。悲的是不管怎样,她倒是希望环儿能真的怀着四爷的孩子,好得这个孩子也是他们夫妻一点儿希望,可是事实便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不多时文四爷缓了过来却被抬进了后院休养,文闵感激的看着凌霜道:“今儿多亏了霜儿,若不是如此,文家指不定要被祸害到什么程度呢!”

    凌霜问道:“父亲,云家的事情该如何处置?”她其实已经有了主意,却不知道文闵是个什么意思?

    文闵眼底划过一道冷芒缓缓道:“霜儿给为父留着的这封素笺,为父先存起来,待到他日有机会定会让云家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凌霜听他如此一说倒是放下心来,云家如今还不宜大动,毕竟是江南世家又是大燕朝的首富,这样子的根基不是文家和凌家暂时能撼动的。厚积而薄发才是硬道理!

    文闵能有这般忍性她也放心了忙道:“父亲不必担心,欠着文家的自会有朝一日讨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五弟那边的情形如何?听闻胡离首战大捷解了赤州之围?”

    文闵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道:“霜儿,你推荐的胡将军真的不错,文渊派人快马加鞭送了战报过来。胡将军如今已经入住赤州,小五从旁协助,对了,今儿光顾生气了!小五还专门带了东西给你和姑爷。”

    “给我们,”凌霜诧异的看了一眼方玉,方玉微笑不语,文渊这个小舅子不错得很,只是他也好奇文渊到底送了什么给他们两口子?

    文闵命人将一只锦盒取了过来道:“那孩子还特地交代务必请你们两个人亲自拆开,我也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呢?”

    凌霜接了过来笑嘻嘻送到了方玉的手中,起身道:“父亲替我谢过五弟,我现在去看看四哥!”

    文闵脸色沉了沉道:“那个混账东西!我平日里对他管教的实在太多松懈了去!”

    凌霜忙安慰了几句,又同大哥文毓等人拜别,让方玉在门口等她。她随即拐进了文四爷住的院子,刚一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金氏压抑的哭泣声,还有文四爷的低吼声。

    凌霜不禁心头有些恼意,四哥还真的是个渣男!自己错的这样离谱倒是摆起了少爷脾气,在门口顿了顿实在是压不住火一脚踹开了轩阁的门。

    果然看到金氏跪在了地上收拾被文四爷砸碎了的玉如意,她额头上显然肿了老大一片。

    “文博!你他娘脑子被驴踹了吗?”凌霜直呼其名一声大吼倒是将文四爷和金氏狠狠吓了一跳,却不想凌霜一把将文四爷从床榻上提了起来。

    “霜儿!”金氏猛地吓了一跳忙扯住凌霜的衣袖才没有让凌霜挥起来的拳头砸在了文四爷的脸上。

    文四爷倒是对这个义妹分外害怕一些,身子不禁一颤却被凌霜一下子扔在了地上,跌出了老远。

    “凌霜!你太放肆了!我还是你四哥!”

    “你她娘也配?”凌霜唾了他一口,将袖中那个环儿给他喝的虎狼之药的药方子噌的一下子凑到了文四爷的眼前骂道,“你眼瞎了吗?不辨忠奸,不识好坏,自己不行还赖在了四嫂的身上!你他娘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几年怀不上孩子究竟是谁的过错!”

    凌霜将那张药方子摔在了文四爷的脸上道:“四嫂从来都不嫌弃你什么,风风雨雨跟了你这么多年,她那么年轻还守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一个环儿使出了这样的计策,宁可让你坏了身子也要图谋你的财产,谁是真爱?你他娘是蠢猪吗?!”

    金氏再也压不住这些年的委屈大哭了起来,文四爷顿时脸如死灰,他也猜到了是自己的原因,可是大男子汉的尊严让他将这一切都归在了金氏的头上。

    如今凌霜终于将这最后的一层尊严撕碎了去,顿时羞愧,懊丧,绝望一桩桩全涌现了上来,却是说不出话来。

    “骂得好!”大哥文毓缓缓走了进来,赵氏忙命人将哭倒在地上的金氏扶了起来,立在一边心头忐忑的要命。毕竟是自己那个不要脸的庶妹赵惜文才将好端端的一个家弄到了这步天地,深怕夫君至此跟她生分了去。

    凌霜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之前的气闷渐渐平息了几分缓缓道:“大哥,小妹不顾尊长唐突了!”

    文毓看着她苦笑道:“妹妹说哪里话,若是老四能有小妹十分之一的通透文家也算烧高香了。只是不知道小妹的那个好友叶南能不能给四弟瞧瞧,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