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章 林子妍的局】

    253章林子妍的局

    只是没想到林子妍居然一遍遍用方玉的事儿刺激她,终于让她失去了理智对林子妍大打出手。到也是怪了,这女人居然也不躲,一时间云瑞珠只顾着解恨却没想到酿成了这样不可挽回的局面。

    林子妍随即冷冷看着云瑞珠道:“云瑞珠!你好狠的心!前些日子你抚琴比不过我,今儿比吟诗你还是输了我,这便罢了!可是居然让丫鬟将我诱骗到这边找了采花贼坏我名节!被我识破去你便要杀人灭口吗?”

    “林姑娘,话不能乱说,这么多人看着呢哪有采花贼?”六公主心头咯噔一声不禁暗道不好,这事儿闹到了云家的声誉被毁可就完了。云家可是三哥如今最得力的夺嫡助手,她若是今儿处理不好,少不得要惹三哥不喜。

    林子妍红着眼睛道:“公主殿下,我如今容貌已被这个贱人毁去,此生再无牵念,也不忌讳什么了?民女虽然出身书香门第小的时候因为体弱多病所以也学了几分拳脚。刚刚那采花贼看到我拼死反抗,倒也怕了的,早已经遁走!加上云瑞珠从旁协助我哪里能抓到他呢?”

    六公主心头一冷,今儿这个林子妍处处帮衬着凌霜莫非有什么计谋?

    “林姑娘,空口无凭!这事儿谁是谁非倒是很难断论得很!”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三哥,六公主今儿必须要保下云瑞珠,这话一出口很明显带着几分偏袒了。

    凌霜实在看不下眼去,刚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却不想自己扶着林子妍的手心被林子妍轻轻一捏。

    她心领神会将她偷偷放在掌心的纸团藏在袖间,却不想林子妍推开凌霜猛地冲到了云瑞珠跟前点着她的鼻头道:“云瑞珠,你刚才可曾丢了什么东西?我没想到你为了销毁罪证居然对我下此毒手,实在是蛇蝎心肠!”

    云瑞珠真慌了忙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呵呵呵,我血口喷人?”林子妍突然从袖间拿出一个纸团展开,四周的人猛地一看具是低呼了一声。

    纸团展开去是一封素笺,用的是云家特有的云涛笺,这种纸张只在江南才产出。因为上面打了云家的印记所以才显得与众不同,如今这云涛笺上却是大燕朝臭名昭著的采花贼梅花盗的字迹。

    之所以这梅花盗出名是因为每一次犯案之后都会打一个梅花的印记在受害人的身上,而且还会留书一封。因为最近官府捉拿的紧,所以倒也有一段儿时间没有出来了。

    正因为此人分外臭名昭著,所以才被大燕朝百姓所熟悉。此番上面的字迹却是千真万确的,此番连六公主都有些慌了。忙派人去请瑞王殿下来,凌霜却是缓缓向后退去不想落进了方玉的怀抱。

    “霜儿,”他压低了声音道,“林子妍此女可用,你放心我已经替你将那些你要用的人都查了个清楚。只是那个冷玉卿我还是奉劝你缓缓再用。”

    凌霜猛地一愣没想到自己最近的事儿没有一件逃过方玉的眼目,不过方玉说得对林子妍这个丫头办事实在狠辣果决对她胃口。

    “方玉,你帮我将叶南找过来,林姑娘脸上的伤怕是要尽快治一下了!”

    方玉的桃花眸子满是无奈,霜儿终于要对云家下手了,刚要转身却又伏在她耳边带着几分恳求道:“给云家的人留条命就行,别玩儿死了,毕竟云老爷子与我有些渊源。”

    凌霜瞪了他一眼,这一次可真的不是她要弄死云瑞珠的。只是林子妍这进门礼送的实在是太别致了些!不过,她喜欢!这样决绝果敢的人才能在她的手底下混出个名堂来!

    方玉转身离去寻找顾啸云,凌霜双臂抱肩冷冷看着场中显然已经慌乱不堪的云瑞珠。

    林子妍句句诛心,字字血泪,她口才本来就好,脑子又是极其聪明的。这一番下来,更是坐实了云瑞珠的恶名。

    “妍儿!”得了消息的五品京官光禄寺少卿林道正急匆匆赶了过来却不想撞见了自己女儿那张被毁了容的脸,当下便差点儿晕了过去。

    林道正科举出身,家境贫寒,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唯一令他自豪的是培养出了一个京城有名的才女。

    可是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些,之前想要送进宇文家里,若是配不上宇文胤长公子,配个宇文家的其他儿子也行。偏巧这丫头以死相逼,他也不得不作罢了。

    随即他又托人想要将她配了瑞王做妾室,瑞王虽然娶了阿雅公主但是如今阿雅公主的出身受到了质疑。这样的女人绝对不可能为瑞王生下子嗣,之前瑞王在诗会上还大加赞赏过林子妍,故而林道正便起了这心思。

    只是这一次自家的女儿做的更离谱直接跑去了凌府要做凌霜那个疯婆娘的亲卫军,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好在那个凌霜还有些理智将自己的女儿赶了回来。

    如今自己女儿还没有好好好给他带来实惠便被人花了脸,他顿时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

    “爹爹!爹爹保重!”林子妍哭了出来,“女儿如今这副鬼样子,实在是没有容身之处,女儿还是死了吧!”

    她说罢便冲着亭子的红木柱子撞了上去,她是真的孤注一掷,若是这一出戏演下来后凌霜还是对自己无动于衷,她也宁死不愿意成为爹爹的棋子。

    “林姑娘!”凌霜身子向前一跃将她的手腕拉住拽了回去。

    林子妍看向了那双凤眸顿时觉得心安了许多,这女人的铁石心肠到底还是被她打开了一条裂缝。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是何苦呢?”凌霜将她紧紧拽住,这小萝莉还真的给她上演血溅三尺的戏码啊!不禁心头有一些触动,真想问问这丫头的脑回路是不是与其他人不太一样,还是也是穿来的?

    凌霜强忍着在林子妍面前比划剪刀手试探她是不是穿越人的冲动,看着这个丫头继续将戏演下去。

    凌道正却是吓傻了般,毕竟也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若是逼死了去,他也心疼得很。可是如今女儿遭遇了采花贼,虽然没有成事毕竟名声受损。还有女儿的脸也被花了,这让他以后如何做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