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章 牙刷与男人】

    250章牙刷与男人

    不过他终归还是念着一些过去在云家那三年的旧日恩情,暗自叹了口气只要这个女子不在针对凌霜做出什么糊涂的事情,他倒也不愿意与她计较了。

    “公主殿下,”凌霜缓缓道,“我和相公去那边看看去,就不打扰公主殿下了!”凌霜明白方玉的心思,正因为看在他的面子上才不愿意对云瑞珠下手。但是这个女人似乎很愿意一次次挑战她的忍耐力!

    六公主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却是淡然至极,看不出任何异动缓缓道:“方公子,凌将军伉俪情深倒是令人羡慕不已,既如此本宫也不留着二位了。”

    “方大哥!”云瑞珠看到方玉要走不禁心生不舍,忙将他喊住。

    凌霜实在是忍够了,缓缓转过身,看向云瑞珠的神情中带着几分冷冽随即笑道:“云姑娘今儿发髻上的花儿可曾送出了吗?”

    云瑞珠不想凌霜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她对方玉喜欢成痴,却是忘记了分寸,如今看着凌霜冷冽的凤眸,不禁心头狠狠吓了一跳。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得体!

    “我……不明白凌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霜点了点不远处站着的宇文川道:“哥哥妹妹之类的称呼麻烦云姑娘分清对象!我想你还是应该向后转看看你的宇文哥哥吧!已经订了亲的人就不要这么腻腻歪歪的,关键还腻歪错了对象!老子最见不得这种人!”

    “还有老子的男人,你以后休想染指!男人与牙刷不能共用,你死了这条心吧!”凌霜冷冷抛下一句转身便走,方玉不禁哭笑不得。凌姑娘你以后能不能含蓄点儿?

    凌霜话音刚出,亭子里的世家女子们不禁目瞪口呆,一直默不作声的宇文胤听了凌霜对方玉的维护和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心头更是不舒服得很。

    “凌将军!”宇文胤缓缓站了起来,身后的宇文家几个公子爷齐齐暗自哀嚎,大哥!你当初是怎么向爹保证的,如今绝不轻易惹是生非!怎么一看到这个女人都忘了呢?

    宇文胤从亭台中缓缓走了出来,狭长的眸子里晕着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光,定定神地看着凌霜。

    凌霜哧地一笑缓缓道:“不知道长公子有何见教?”

    宇文胤淡淡地笑道:“听到坊间流传一句话,说凌将军的诗词做得不错,今儿凌将军大可不必落了俗套。难不成大燕朝这簪花节非要做什么情诗才算数吗?”

    云瑞珠倒是愣住了,这个宇文胤怎么倒是替自己说起话来?六公主却是心头微微一沉,这宇文胤怕是不单单找凌霜麻烦那么简单,与她看来那就是吃了醋后想要报复的小家子气哦。

    “吟诗作对有什么好,长公子既然有这闲情逸致不如咱们载歌载舞有多热闹,”凌霜将心底的冷意压了下来。

    她晓得宇文胤是高傲的人。若是激励得他与自己比试跳舞唱歌,丢人的可是他而不是自己。

    宇文胤只是心头奇怪,之前这个女人却是那首词写得极好,他的确不是可刻意的刁难她。在心头暗自存着几分哦小小的期望,想看看这丫头到底还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不想他她一出手便是要与自己请教唱歌跳舞,他堂堂长公子难不成要像街头卖艺的浪子一样供人消遣了去?

    六公主此时哪里看不出宇文胤的窘迫来,微微一笑道:“凌姑娘此言差矣,载歌载舞倒也罢了,毕竟失了体面。来人,看看去今儿河边的诗词会到底是哪家的女子得了头彩?”

    凌霜暗自冷笑,一个个的都是等着看他的笑话,也是在那里装清高。

    她刚要说话,不想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哄闹声,随即大群人簇拥着一个身着银色纱裙的明艳女子缓缓走了过来。

    凌霜定睛一看居然是林子妍那个不省心的小萝莉,此番墨色头发高高盘了起来,鬓边的一朵开到极致的山茶花之外,再无装饰,反而显出了几分别样的风情。

    林子妍款款走到了了六公主跟前行礼请安,今年的簪花节是素来颇重文风的瑞王殿下承办。六公主作为瑞王殿下的亲妹妹自然也是占着这一份荣耀,做了这一次簪花节诗会的评判人之一。

    她也只能出个祝贺词撑个门面,总不能堂堂公主殿下与这些民间女子争个长短来,自然是保持着几分矜持的。

    诗会早些时候便已经开始了,云瑞珠虽然是商贾出身的女子却也是颇负盛名的,只是还是技不如人被林子妍比了下去。她心头虽然不服气还是乖乖守在了六公主身边,却不想撞上了凌霜和方玉,心头更是辗转难过得很。

    林子妍刚刚去了河畔,将自己刚才做出来的诗词写在了专人准备的素锦上,此番被众人簇拥着回来向六公主复命。

    六公主倒是对林子妍这个女子没有太多心思,只是淡淡笑道:“林姑娘免礼,此番看来林姑娘果真是闺中女子的榜样。”

    六公主这话说得不软不硬,凌霜却是暗自好笑,写个诗就是闺中女子的榜样了?这分明是在刺她,不过凌霜如今的心思可是宏伟的很,才不理会这种小儿女的调调。

    老子虽然不会写诗,但是老子不屑于这些!

    林子妍何等聪明的人,刚刚听身边的丫鬟将亭子里凌霜的事情说了个分明,此番看来倒是真的了。

    她抿唇不语却是冲凌霜转过身笑了笑,随即立在一边不语。

    云瑞珠今儿好似吃错了要药,听到六公主似乎也对凌霜的粗鲁不堪感到不满,随即嗤的一笑看向了林子妍道:“林姑娘知书达理,自然是闺阁中女子的表率。作为女子就应该文文静静,像林姑娘这样的才好!”

    凌霜唇角抽了抽,这地儿呆的实在是憋屈,刚要告辞离去却不想林子妍此时缓缓朝自己走了过来。

    “凌姑娘,”林子妍似乎专门为了打云瑞珠的脸,冲凌霜恭恭敬敬的福了福道,“素闻凌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抚得一手好琴,小女子实在仰慕已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