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章 找碴儿】

    249章找碴儿

    凌冰负手立在一边,宠溺的看着自家的妹子,若是说这簪花节上的佳人无数倒也没有几个能胜得过自家妹子的风采。

    只是自家妹子如今已经嫁做人妇,也不必去争那个彩头,只是看看热闹便罢了。

    “今天毓秀河边的人很多,霜儿万事小心些,尤其是宇文家的人,少不得要使出什么绊子来。不要争一时间的长短,逛逛敢黑前便回来吧!”

    “是,二哥,放心吧!”凌霜微微一笑,“若是凌云那几天没有赶回山上找付夷老人习武,今儿倒是个好日子给我们的小侄子挑挑小媳妇!”

    张氏抿唇一笑,自己的儿子近来倒是越来越懂事了许多,甚至大有凌霜小时候的那股子精神气儿。

    “那小子还得等几年再说!”凌冰不禁苦笑自己的妹子什么都好就是说话没个正形儿。

    “祖母,二哥,我们去去便回来了!”方玉笑着牵着凌霜的手出了凌府,上了凌家的马车,直奔毓秀河畔而去。

    马车还没有到毓秀河岸边,便已经被一群群穿着鲜艳的少男少女堵住了去路,凌霜不得不同方玉下了马车。

    河岸边的高台上早已经载歌载舞起来,河边十里桃林中也穿梭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桃花树上拴着祈福用的彩带。

    桃林中间的空地上搭着彩棚,彩棚中世家大族的青年男女们聚在一起谈诗论赋好不热闹。

    凌霜拽住了方玉的袖子:“方玉,我还真来不了那玩意儿,咱们去河边看歌舞罢了!”

    “好,听你的!”方玉了然,身边的这个家伙打仗厉害吟诗作对却是不在行,随即牵着她的手刚要离开。

    “是方大哥吗?”云瑞珠的声音绵绵软软的袭来,凌霜好一阵头大,真是天涯到处有敌人,不管东西南北中。

    方玉攥紧了凌霜的手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走!”

    凌霜点了点头刚要走,却不想六公主的声音也随着袭来:“凌将军好雅兴,今儿出来逛吗?”

    六公主发话自然是走不脱的,凌霜暗自懊悔怎么好死不活非要带着方玉来桃林中寻不自在。

    方玉也是无法,清冷的眉眼渐渐染上一层霜色,随即归于平淡,牵着凌霜的手缓了缓身子。

    果然看到亭中坐着六公主和云瑞珠甚至还有……宇文胤?!宇文家的其他几个公子哥儿也在。

    凌霜暗道凑齐活了!

    宇文胤今天穿着一身惯常的玄金色锦袍,头顶金冠,俊美的脸上却是平淡无波。即便如此还是吸引了身边无数女子的视线,不过都不敢显示出来,六公主可不是吃素的。

    他看到了凌霜今儿的打扮倒是清雅中绣着几分少女般的娇憨素雅,不禁一愣,视线更是移到了凌霜发髻上的水晶簪子。

    他不禁暗恨还是方玉会讨女人的欢心,这样的水晶簪子只有他才能想得出来,同那颗珠子契合的那么紧密,宛若是天生为凌霜量体打造的。

    亭子里的人看到这样装扮的凌霜倒也是第一次,一边坐着的阿雅眼底更是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复杂神色,随即转为平淡。

    宇文家的几个兄弟却是看到了凌霜发簪上的南珠后不禁狠狠吓了一跳,转而视线齐刷刷看向了自家不长进的大哥。

    除了浓浓的惊诧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大哥用了什么法子将南珠弄到了凌霜的脑袋上的?

    “公主殿下福安!”凌霜同方玉给六公主躬身行礼。

    “罢了!今儿是簪花节,那些虚礼便算了吧!”六公主淡淡笑道,心底却是掀起轩然大波,凌霜头发上居然也有宇文家的南珠。

    昨儿宇文家的当家主母靖国公夫人将两只紫檀木盒子装的南珠分别献给了皇后和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自然欢喜得很,又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六公主。六公主知道这是宇文家的东西,心头自然是喜悦的。命人镶嵌金钗上,今儿倒是被凌霜狠狠比了下去。

    不用说那只巧夺天工的水晶钗,钗头上的南珠更像是一个笑话。原来她堂堂六公主居然是戴着别人挑剩下的东西。很明显凌霜头上的南珠比自己的这颗要更大一些!

    云瑞珠更是恨得牙痒痒,宇文川昨儿派人将南珠送到她云府上。她虽然心头不喜欢宇文川,到底是还是有几分虚荣心的,没想到凌霜戴着的那颗成色更好一些,而且一看便是宇文家里出来的东西。

    他们都没没有想到,那天宇文家兄弟几个挑选南珠的时候自然是将大颗的留给长兄,宇文胤又从里面挑了最好的给凌霜,自然是出类拔萃了。

    云瑞珠看着凌霜的风姿瞬间将亭子里的女子们比了下去不禁暗恨,她今儿定要让这个自命不凡得女人出丑才算解了心头之恨。

    “凌将军,今儿这簪花节大家吟诗作对凑个喜庆儿,不知道凌姑娘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好诗文?”

    凌霜一阵头痛,这女人脑子被驴踹了吗?怎么处处和她过不去!爹可忍,娘不能忍!

    方玉眉头一蹙,沉了声音冷冷笑道:“云姑娘这话儿在下倒是不明白了,吟诗作对本是有感而发,因情而发。簪花节素来都是闺中女子寻觅有情郎,心心相印,应和而成诗。云姑娘明明知道我家娘子才高八斗,这不是让她技压群芳,招惹桃花吗?要知道她可是我娘子,这样吟诵情诗让我很有压力的,怕是不合适吧?”

    云瑞珠脸色瞬间白了白,凌霜唇角微冷暗道其实方玉说的实在在理。说白了簪花节既是春季求神娱乐大众的节日,又是变相的相亲会罢了。

    只不过世家女子都矜持些,谁也没将这话儿往明面儿上挑,偏生这个云瑞珠像是吃了炸药了一样,光顾着喷她倒是让自己陷入了尴尬。

    不管怎么样,云瑞珠逼迫凌霜这样的有夫之妇作诗吟对,招惹桃花倒是不合适的。

    “方大哥……你何苦这般……”云瑞珠眼底晕染出泪意,方玉越是如此护着凌霜她越是心头很得要命。

    方玉心头不禁升腾起一抹厌恶,之前在云家住的时候,这个云瑞珠挺聪明伶俐的一个人,怎么如今进了京城后越来越不长进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