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章 南珠】

    245章南珠

    后来那王爷死了以后,段家也从此销声匿迹,却没曾想这个小子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崛起于草莽之间。

    不光控制了南疆江河湖海水上通道做了总瓢把子,还将触角伸到南疆各处矿场,瞬间富可敌国。更是将南疆众多吐司首领收买为他所用,此人心性残忍,思维缜密,最是无毒不丈夫的一个人。

    只不过这个人倒是同宇文家互相利用,颇多联系。

    此番皇上准备削弱宇文家的兵权,宇文胤私下里同这个段佑天联系在南疆挑事儿,这才惹出了这么多的麻烦。

    “余庆,让孙冕将赤州的城防图送给段佑天,就说这是我还他的礼。”

    几个人具是大吃一惊,这应该是通敌卖国了吧?

    宇文胤冷冷笑道:“乱世才能出枭雄!大燕朝有值得我们保下去的必要性吗?”

    余庆忙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宇文胤随意的打开了紫檀木盒子,十二颗浑圆的南珠被上等的红丝绒包裹着一粒粒地排在盒子里。

    宇文胤拈了一颗定睛看去,果然是上好的珠宝,只一颗便是灼灼其华令人不忍移目。他突然暗道若是那个女人用这样的珠子做钗头,戴在如云的鬓发间该是何等的美艳无双,实在是增色不少。

    “你们将这些珠子分了吧!”宇文易唇角不禁苦笑,将这价值连城的珠子随意扔进了盒子里。

    宇文御只是吃的一笑轻轻捡了一颗道:“虽然没有心上人但是这珠子倒是有些喜庆,我拿着做玉佩去!”

    宇文效摆了摆手:“我不要那劳什子!”

    “二弟,你拿着送你未婚妻吧!虽然云家富可敌国可是这珠子也是罕见物件儿!”宇文胤将盒子推到了宇文川一边。

    宇文川笑着捏了三枚出来,剩下的推回到了宇文胤手边:“大哥替我们孝敬母亲吧!”

    宇文胤只得作罢,闲话了一会儿,几个兄弟走了出去。

    宇文胤扫了一眼盒子里的熠熠生辉的珠子,顿了顿,却轻轻从盒子里捏出了一颗,小心翼翼包裹起来。

    他随即站了起来,走出了书房。随跟着的亲兵护卫忙躬身而立道:“主子要出去吗?属下这便去备马!”

    “不用了!”宇文胤淡淡道,“不要同任何人说我出去了,明白吗?”

    “是!长公子!”

    宇文胤换了一身普通的银色绣梅纹的锦袍,头上的玉冠也取了下来,而是将头发用一根缎带绑在了脑后。即便是最寻常的锦衫缠在他身上,也难掩那一抹别样的风雅气质。

    即便如此,那风雅之中仍带着几重令人看不透的冷意,高高在上,众生勿近的高傲。

    他今儿心绪不宁,没想到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最令人讨厌的生物。他之前因为太过出色而被大燕朝的女子追逐,不过心头似乎是带着几分厌恶的。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令他心动不已的,却没想到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这让他心里头更是被压着一块儿千斤的巨石,沉甸甸的难受的很。

    若凌霜是寻常人家的女人,他早就派人上门提亲了。即便是她已经嫁做人妇,他甚至都愿意接纳,如是那夫家不放,他宇文胤自是有着千般万般的阴险手段将凌霜抢到手。

    可是这一切都是他宇文长公子在自己内心里幻化出来的胜景罢了!他宇文胤可以娶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子,唯独她是最不可能嫁给他的人。

    他沿着街头缓缓走着,丝毫不在意四周那些女子们投射过来的热烈视线,还有男子们的敬畏。

    他心头只盘旋着一个人的脸孔,亦嗔亦笑,亦怒亦骂,就像刻在他灵魂深处的印记。他试图用最锋利的匕首将这段不该有的印记从根子上挖出来,却没想到,更是加深了他的记忆。

    宇文胤暗道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当年与凌国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那个时候已经是学武归来的十五岁少年,只知道回风谷一战,凌家十万大军惨遭屠戮全军覆没。

    战功无数的,将大燕朝女子迷得死去活来的凌家嫡长子凌风居然连一个全尸都没有剩下。不过后来听闻凌风又经历了那样的惨剧,他一开始觉得凌风真是个笨蛋,算不得真正的英雄。

    可是,自己邂逅凌霜后,觉得这世间最混蛋的东西便是情这物件儿!他算是领教了这个东西的厉害了。

    宇文胤一边思索一边向前闲逛,明天便是簪花节。大燕朝的簪花节倒是有讲究的,大多在春闱的前一天举行。

    届时平日呆在深宅大院的少女们会打扮的花枝招展,在毓秀河畔载歌载舞,还会将自己的头上簪着的鲜花取下来送给自己中意的年轻男子。

    若是年轻男子也同样喜欢,便主动邀请自己心仪的姑娘一起唱歌跳舞,接受周围人的祝福。

    宇文胤此番看去,街上到处是卖鲜花还有珍珠的,大燕朝的女子喜欢在簪花节的时候带着向前珍珠的簪子,意味着爱情的圆圆满满,弥足珍贵。

    “方公子,买一枚珠子吧?回去送娘子最好了!”

    “是啊方公子!这可是上好的南珠!”

    “方公子,看看我的!看看我的!我这里的珠子个儿大,亮堂!”

    一群卖珠子的商贩顿时聒噪了起来,宇文胤猛地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站在了一处拐角,却是看到身着一袭云纹海青色锦袍的方玉,正垂首左右看着小贩们送上来的珠子。

    他似乎心情不错,京城中人人都知道方玉宠妻如命,看到他在珠宝市场上闲逛,便晓得这是给凌将军买簪花节上戴的珠子来了。

    不过方玉何许人也,那些寻常小贩的珠子哪里入得了他的眼睛,他刚要迈步向一边的珠宝铺子里走来,却不想一个小贩看住了他道。

    “方公子买了我的珠子吧!凌将军戴着方公子买给她的珠子一定会更加娇俏美艳!小的祝方公子与凌将军伉俪情深,只羡鸳鸯不羡天!”

    方玉顿时脸上绽出了笑容,掏出一锭银子塞进那人的手中,接过了珠子笑道:“算你小子嘴巴甜!”

    其他人一看具是纷纷效仿,一时间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也冒了出来,沸沸扬扬甚是热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