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章 兄弟亲事】

    244章兄弟亲事

    “四爷,奴婢省的,只是这花儿……”她暗道若是真的将这花儿再带回公主府里去,自己这条小命今儿也交代了算了。

    宇文御暗自苦笑,也不知道是哪个花痴女子传出去的消息,偏生说他的大哥喜欢山茶花,简直是无奈至极。

    “这样吧,你把花儿留下,我自有法子弄到我大哥的院子里,只是一会儿你回去该如何说,我想你是明白人,不用我多说了吧?”

    那宫女此时却是从宇文御的眼底看到了一晃而过的寒意,不禁狠狠打了个摆子忙道:“奴婢晓得!”

    “那好,来人!”宇文御接过一个长随提过来的钱袋,随即送到了宫女的手上。

    “奴婢多谢四爷!”

    “罢了,你回去吧!若是能替我我大哥在六公主面前周旋美言几句,这赏银少不了你的!”

    “奴婢告退!”那宫女喜滋滋的将钱袋子装进了袖中,带着那些仆从将花儿搬了下来,随即离开了宇文家。

    宇文御等人跟到了宇文胤的书房,看到大哥脸色依然不太好看,也不敢多说什么。

    “四弟,将六公主府的人打点一番,不要传出什么不该传出去的话儿!”

    “大哥,小弟已经打点妥当了,宇文御也是替大哥捉急啊!六公主没想到对大哥这么用心。”

    “大哥都已经放出话来说自己克妻,而且还给六公主下了药,没曾想即便如此六公主还是这般锲而不舍,实在是缠手得很。”

    “大哥,为今之计该如何是好?”宇文川不禁眉头蹙了起来,“若是这六公主真的在这么荒唐下去,皇上怕是也不得不依着她的意思将大哥选为驸马爷了!”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顿时冷意凛然,薄凉的唇紧紧抿了一起来,淡淡道:“大不了,杀了!”

    “大哥?”宇文家几个兄弟大吃一惊,谋杀公主那可是泼天大罪,即便是魏公公也不敢办这事儿。

    宇文胤唇角晕染出一抹邪魅:“你们不用这么紧张,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只是目前宇文家还是被紧紧攥在皇家的手中,我也晓得轻重。”

    宇文御长长吁了口气,看了一眼大哥缓缓道:“当务之急其实还有一个法子,若是大哥早早订了亲事,凭借着宇文家的家世。皇上也不能为了一个六公主将大哥的寝室搅黄了去。”

    宇文胤眉头又蹙了起来,按理说自己也该是成亲的时候了,只是他从来都是眼高于顶。大燕朝的女子派上来的媒婆都要将他宇文家的门槛踏平了去。

    只是这么多年来,宇文胤却没有遇到一个对眼缘的,一来二去他不成亲,下头的弟弟们也不能议亲,反而导致偌大的宇文家居然还没有一房少夫人被抬进门来。

    宇文胤想到此更是烦乱,若是真的要成亲的话……他的脑海中突然涌现出了凌霜那张令人又爱又恨的脸,随即更是烦乱了几分。

    “四弟,我的亲事我自己会做主的!”宇文胤缓缓道,话语里已经带着几分微凉了。

    宇文御知道自己唐突了,他再怎么筹谋也不能将大哥的感情筹谋了去。

    宇文胤缓缓道:“我已经向父亲回禀了此事,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耽搁了你们。今年好不容易从边疆回来,你们心头若是有合适的姑娘家。我定会同父亲替你们张罗起来的!”

    兄弟三个脸色俱是不自然起来,宇文川倒是没有喜欢的人,顺其自然听了父亲的安排与云家嫡长女云瑞珠订了亲,半年后便能娶了。

    宇文效脸色微微窘迫地笑道:“大哥替我做主了吧,说哪个姑娘好,我便觉得哪个姑娘好!”

    “你这个浑浑噩噩的榆木脑袋!”宇文胤顿时给逗乐了,宇文家几个儿子都是精似鬼,唯独宇文效是个大老粗,心眼儿也是少得可怜。

    一时间书房里的气氛倒是其乐融融起来,宇文胤缓缓笑道:“罢了,各自的因缘自己去决定吧!四弟,你也老大不小了,那些风月场所少去,姑娘家毕竟对那些忌讳得很。”

    宇文御没想到大哥将话题转到他的身上,微微一愣缓缓笑道:“大哥说的极是,以后那些钱庄老板请客的时候,我让他们换到酒楼里去。”

    “嗯!”宇文胤虽然心性残忍,但对这几个弟弟却是分外看顾的,许是一起上过战场杀过敌,在血与火的历练中,反倒是少了几分寻常大家族里兄弟之间的倾轧,多了几分浓浓的血缘亲情,只不过也仅仅在他们兄弟四人之间。

    “长公子!”虎贲统领余庆急匆匆提着一只紫檀木盒子走了进来,刚一进门便看到宇文家几个兄弟都在,一一见过礼。

    “余庆什么事?”宇文胤脸上之前的温情笑意顿时冷却了下来,换上了平日里所见的那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酷无情。

    “回禀长公子!胡离已经到了南疆,首战大捷!赤州之围顿解!”

    宇文胤俊眉微挑,暗道果然是那个女人的得力助手,居然这么厉害。还没站稳脚跟就首战告捷,可是若是让胡家在南疆站稳了脚跟,宇文家的损失就大了去了。

    “孙冕那边怎么样?”

    余庆忙将紫檀木盒子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桌子上道:“孙监军已经同南疆王段佑天联系上了,这是南疆王特地派人千里之遥送给长公子还有几位公子爷的礼物。都是百年难遇的罕见南珠说是……说是送给几位少爷的心上人,女人都喜欢这样的珠宝。”

    余庆结结巴巴将南疆王的意思传达给了几位宇文家的公子爷,这个南疆王也真是的,最没个正经的,居然送珠宝给宇文家的少爷们,还不如送一把南疆的银月弯刀。

    宇文胤眼底的嘲讽深了几分,南疆王虽然是下头的老百姓喊出来的名号,朝廷那里根本算不上数的。

    不过这个段佑天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出生于前朝南国王族段家,后被大燕朝所灭国,段家满门被灭,唯独逃出了一个落魄并且归顺了大燕朝的王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