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章 高车奇毒】

    243章高车奇毒

    宇文擎宇骂了一通倒是骂累了缓缓道:“罢了,今儿你们一人三十军棍我暂且给你们记着,以后若是再犯决不轻饶。最近都给我乖乖的在家呆着去!”

    宇文胤等人忙应了一声退出了父亲的书房,他看来真的需要在用一方好砚台写字,修身养性了。

    宇文家四兄弟刚刚一走,宇文擎宇便派人将被凌霜放出来的宇文易请到了书房。

    “奴才给主子请安!”宇文易这才几天虽然凌霜也没有叫人亏待他,到底还是心悸憔悴不堪,此番颤颤巍巍给宇文擎宇跪了下来。

    宇文擎宇忙将他扶住缓缓道:“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没有及时将你救出来也实在是心中有愧,来坐吧!”

    宇文易感激涕零忙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给主子添麻烦了!”

    宇文擎宇微微一笑道:“你能平安回来便是宇文家的福气啊!只是在凌霜那个妖女哪里有没有受什么大刑?不要伤了身体才好!”

    宇文易忙感激的道:“托主子的福,女妖显然惧怕老爷的威名倒是不敢对奴才用刑的。”

    宇文擎宇微微点头道:“那就好,我知道你素来喜欢喝银针茶,这一杯是下来的新茶,你且尝尝也压压惊。若是对你的口味,我一会儿命人给你送过去一些。”

    “多谢老爷,”宇文易浑浊的老眼早已经眼泪模糊,战战兢兢接过了宇文擎宇递过来的茶,许是一路上也渴了,茶香又是清淡雅致,不禁一杯喝了一个底朝天。

    他缓缓放下杯子脸上挂着几分怯意的微笑,刚要说什么突然整个人顿时僵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宇文擎宇。

    嘴巴大大的张开着却是说不出话来,眼神死死盯着牙签这个他曾经冒死从战场上背回来的人,眼底除了震惊便是一抹酸楚难安,随即轰然倒地。

    宇文擎宇脸上掠过一抹冷酷之极的神色,一个身着黑衣蒙着脸的异域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居然是湛蓝色的,令人心寒不已。

    “这种曼陀罗花毒还真的挺管用的,因此而中毒身亡即便是任何人都查不出死因,而且,”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悦耳动人,宛若阳光流淌的音符带着几分干净。

    “而且什么?”宇文擎宇冷冷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具尸身,宛若在看一个和他无关的物品一样。

    黑衣男子躬身将宇文易的衣裳猛地撕开,露出了里面的肌肤,虽然那肌肤看起来苍老又丑陋,可是上面的痕迹却是令人忍不住面红耳赤。

    绝对像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之后的爱痕,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了。

    宇文擎宇冷冷一笑:“什么时候将这个给六公主送去?你要知道我一个外臣送这种毒药进宫是不合适的。”

    “宇文大人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只是宇文大人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样惨死不伤心吗?”

    宇文擎宇冷冷扫了他一眼:“你的话有些多了!”

    “宇文大人说的极是!”黑衣人瞬间换了一个人似地,顺从的缓缓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却道,“高车国永远欢迎宇文大人,这是我的王传给宇文大人的一句话。”

    “你们的王太年轻了,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宇文擎宇淡淡一笑,眼底的杀意却是浓了几分。

    黑衣人恭顺垂首而立,湛蓝色眸底却是带着几分旁人无法查探的讥诮之色。

    “赤狄,不要忘记了你我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我不希望看到我们宇文家族将你们高车狄族送上死亡之路的那一天。”

    披着黑袍叫赤狄的男子更是将身子躬下了几分缓缓道:“宇文大人不必多虑,如今大燕朝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高车狄族还有我们的王会让大人得到满意的结果。”

    “恭送!”宇文擎宇脸上的怒意消失殆尽。

    赤狄缓缓躬身退出了宇文擎宇的书房从另一侧的暗道离开了宇文家。

    宇文胤骑着马带着几个闯了祸的弟弟们回到了安国侯府,虽然自己的封爵被承平帝以借口撤了去,可是安国侯府的门楣依然是宏伟大气金碧辉煌得很。

    宇文胤勒住缰绳停在了门前却看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侯府的门口,几个公主府的仆从正在小心翼翼地将一盆盆的山茶花从车上搬下来,准备送进府去。

    宇文胤身后跟着的宇文川等人看到了自己大哥的脸色已经阴云密布,他们几个忙下马走了过去。

    “你们这是做什么?”宇文御眉头蹙了起来,那个六公主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女人,怎么做起事情倒是没有分寸了。

    一个脸色白净,一脸精明的宫女缓缓福了福道:“回禀长公子,四爷,我家公主说长公子为国效忠,勇气可嘉,忠心可悯,特赐公主府新培植的山茶花送给张公子把玩。”

    宇文胤觉得心烦意乱至极,跃下马匹径直走了过去,突然将一个正抱着山茶花准备送进安国侯府的仆从抓着,嗖的一下子扔出了老远。

    “滚!老子不喜欢山茶花,听明白了吗?”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晕染出一抹寒意清冷。

    一边的宇文御等人和六公主府的几个仆从一时间都吓呆了去。

    那个宫女哪里见过宇文家的长公子这发火爆粗的样子,脸色顿时惨白嗫喏道:“我家主子……主子……”

    宇文胤大步走到她面前,冷冷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回去告诉六公主,我此生最讨厌的便是山——茶——花!记清楚了?”

    那宫女倒真的是吓傻了去,一边的宇文御却是心头一跳。大哥这一次实在是不妥当的很,哪怕再不喜欢六公主,也犯不着当着人家的面儿打脸啊!

    “这位姑娘,”他忙将宫女拉到了一边,看了一眼已经大步走了进去的宇文胤,压低了声音道:“我大哥今儿被父亲责罚,实在是有些烦乱,公主殿下能这样关爱为国杀敌的将士,我等实在是感佩的很。”

    宇文御虽然比不上宇文胤出色但是宇文家的俊美容貌确实很能打动小姑娘的放心,那宫女此时看到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儒雅男子对她一个小丫头好言好语,早已经羞红了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