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章 我得意的笑】

    242章我得意的笑

    凌霜嗤的一笑道:“宇文长公子实在是多虑了,我要一个糟老头子做什么?而且是又臭又硬的那种。”

    宇文胤脸色微微变了几分缓缓道:“那好!你我各派一人上船验明,然后将船迎头划向对面。”

    凌霜唇角微翘道:“月珑,你去!”

    月珑咬了咬牙转身去了江边,宇文胤心头不禁哀叹凌霜这厮着实奸猾连一点儿空子都不给他留。

    扶风族人最擅长的便是熟悉水性,若是宇文家的人想要捣鬼也是不可能的。而且宇文胤看向了四周开满了桃花的桃林,风声阵阵,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凌霜的暗影。

    以前他觉得凌家就像一只被打碎了的鸡蛋再没有翻盘的可能性,可是如今他却不这么认为了。其实这个凌霜真的是拥有一双慧眼的,但凡能被她看上眼的都是精英中的翘楚。

    宇文胤冲身后的宇文御递了一个眼色,宇文御哪里不明白大哥今儿算是栽了,连最后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他暗道宇文家的布置哪里及得上凌霜这般精明,随即缓缓站了出来道:“大哥,我去看看吧!”

    江面上波涛不兴,两条乌篷船缓缓驶向了对面,交接的过程甚是平淡。毓秀河边的游人如织哪里想得到刚刚这里是多么的凶险异常?

    不一会儿,宇文御带着宇文易送进了马车先回了安国侯府,月珑也将一部分银子包在了布包中放在了凌霜的面前。

    月珑知道凌霜是个精细人,凡是都要查看的分分明明。凌霜拿起了一锭银子,张开小嘴狠狠咬了一口,冲宇文胤嘿嘿笑道:“成色不错!”

    宇文胤的眼角抽了抽,站起身来冷冷看着她:“凌将军吃进去的东西,小心闹肚子。”

    凌霜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懒懒散散笑道:“我凌霜一向消化不错,不劳烦宇文长公子操心了吧?”

    宇文胤看着她一颦一笑自然带着几分别样风情,即便是那副贪财的样子虽然心头恨的牙痒痒,却也不讨厌。比起寻常女子明明爱财却装作清高的样子来不知道要强上几倍,可是如今凌霜已经渐渐坐大,他不能不好好筹谋了。

    凌霜冲他拱手随即带着月珑还有姹紫,嫣红走下了亭子。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把酒当歌趁今朝……我得意的笑……”凌霜的歌声自然是与这个时代的曲子大不相同,此时清清爽爽的声音顺着山道缓缓传进了宇文胤的耳朵里,他脸色又是狠狠一白。

    宇文胤的视线紧紧锁在了那抹娇俏的银色身影上,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几分。

    他身后站着的宇文川和宇文效具是不敢再说什么,好半天才听宇文胤沉沉问道:“派出月珑刺杀凌霜的主意究竟是谁出的?”

    “大哥……”宇文川心头一惊,不过也能想得到,凌霜都将事情闹大了去,他们兄弟几个也瞒不住了。

    自己当初伙同两个弟弟派出了宇文家最精锐的杀手,并且联合着江湖中一等一的杀手月珑,也没有将凌霜怎么样。如今这倒是再也瞒不下去了,与其三个人一起受罚还不如自己一个人顶下来得好。

    “大哥!是我!”宇文川躬身道。

    “不,不,大哥,是我干的,那女人杀了宣呈。宣呈是我的好兄弟,我想替宣呈报仇所有就派人刺杀她!”宇文效忙站出来。

    宇文胤冷冷一哼:“就凭你那个心眼儿,怎么能请得动月珑那样的人?”

    宇文效脸色一红忙急切道:“大哥,真的是我,我那天……”

    “大哥,和二哥三哥没关系,这件事情都是我谋划的,”宇文御缓缓走进了亭子,垂首立在了宇文胤的跟前。

    宇文胤眼底掠过一抹悲凉,若是三弟想要杀凌霜也就罢了,说不定也成不了事。可是这个四弟连他也有时候钦佩几分的,他若是存了心思要杀凌霜,凌霜倒也是有大麻烦了。

    宇文御看着大哥眼底一晃而过的不舍,不禁心头一痛,随即猛地掀起了袍角跪了下来。

    “大哥!小弟知道这一次没有经过大哥的同意擅自做主,而且还连累着宇文家的那么多死士因此而死。可是小弟绝对不后悔,大哥,大哥看看如今凌霜已经将宇文家逼到了什么地步?将大哥逼到了什么地步?大哥这般骄傲的人今天从凌府回来的时候脸色都是白的。大哥!我……”

    “起来吧!让旁人看了像什么样子?但是我不管今后你们有什么打算都要让我知道,这一次你们三人包括我亲自去父亲那里领三十军棍赎罪!”

    宇文御心头一顿忙道:“大哥!这些都是我们的错,我自会在父亲面前领军棍赎罪!”

    “我也有责任,”宇文胤叹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灰蒙蒙的江面道,“是我太低估了她!那个女人的心机远在我们之上的,以后一定要小心为妙。你起来吧!”

    宇文御刚要说什么看到大哥也不想继续说下去,忙又将已经到了嘴巴里的话咽了下去。

    宇文兄弟四人骑着马回到了宇文家的主宅靖国公府,宇文擎宇看着站在面前的四个儿子居然瞒着他闯下了这么大的祸患,不禁勃然大怒。

    他猛地抬起手臂,这一记耳光停在了垂手而立的宇文胤脸颊边却是怎么甩不下去。

    “告诉你们多少次了,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举妄动,一个个有没有长脑子?!”

    “对不起,父亲,这一次我不该让老管家出面,不然也不会给凌霜那女人钻了空子,”宇文胤知道这一次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才让宇文家族吃了这么大的亏,不禁心头越发的懊悔异常。

    “凌霜那女人,身份不同,如今正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而还有方玉这一层关系罩着。你们万事不好好谋定而后动,这般轻率地认为自己就能将那个人女人摆平了去,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哪一样摆平了?”

    宇文胤垂首躬身忍受着宇文擎宇劈头盖脸的狠骂,这是他该受者的。父亲说的对,自己确实是太自以为是了,居然将凌霜小瞧了去。谁知道正是自己的自以为是才铸就了如今宇文家族节节被动的局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