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章 失态】

    241章失态

    凌霜缓缓站了起来冲宇文胤嘿嘿笑道:“长公子果然好气魄,我其实只想要十万来着,长公子看得起我,给了我二十五万,嘿嘿,谢谢哈!要不今儿瑞福楼包厢,我请你?!”

    宇文胤别过脸冷冷盯视着凌霜恨不得用目光将她刺穿了去,刚要接话,却不想凌霜慢条斯理道:“我倒是也想请你吃饭来着,可是又怕皇上觉得你对我这天降凰女死灰复燃,这样的话倒是不美了……”

    “凌霜,”宇文胤气极反笑,“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个女人居然是这么的混蛋!白白披了一件好皮囊!”

    “宇文长公子过奖了,比起宇文长公子这幅好皮囊下的人面兽心来说,我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宇文胤猛地身子一颤,心头的话却是再也压不住了脱口而出:“我在你心目中便是人面兽心的东西?我几次三番放你生路,你他娘难道感觉不出来?我……”

    凌霜看着宇文胤的情绪突然变得不受控制起来,墨眸中居然流露出了一抹哀伤。她可真的是吓了一跳,见过宇文胤的凶残,见过他的不择手段,可是这种受伤的表情她还从来没见过。

    宇文胤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的,没有将心头的那个秘密当着自己不想说的人说出来,他两只拳头紧紧攥着,好不容易才松开了些。

    凌霜倒是真的不敢刺激了,万一这个宇文胤被自己气疯了后,那二十五万两白银可就泡汤了去。

    “宇文长公子,生活还是美好的,那个我们下午在毓秀河边的桃花亭见面,一手交银子,一手交人哈!”

    “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宇文胤脸色还是难看的要命,起身便要走。

    “宇文长公子请留步!”

    宇文易心头居然淡淡的升腾起一抹期望来,这丫头莫不是觉得她刚才太过分了些,要向自己道个歉?

    “凌将军还有什么要说的?”

    凌霜讪讪笑道:“我不要银票,要现银子,因为我不放心你们宇文家开的钱庄!嘿嘿!”

    宇文胤的身子彻底僵硬了几分,深呼吸,转过身,墨眸中已经是杀意蒸腾。

    “宇文长公子,我还有一句话!”

    “讲!”宇文胤咬着牙。

    “我觉得还是要谢谢你们。”

    宇文胤一听心头顿了顿转过身子看着眼前这个令他恨到了骨子里有却又怎么也忘不掉的女子缓缓道:“不用谢!”

    “应该谢的!”凌霜笑道,“谢谢你们一路上派来的刺客!那个杀手月珑已经成了凌家军的一员,确实是个人才!”

    宇文胤什么都不想说了,转过身迈开大步便要走出去。

    “宇文长公子……”

    “你他娘有完没完?什么便宜都你占了,你还要怎么样?不若现在就祭出你的朝之,咱们拼上几个来回,不死不休,解了他娘该死的宇文家和凌家不死不休的局,怎样?来啊!”

    宇文胤狂吼了出来,凌冰带领着凌家护卫一直都在外面候着,此番没想到宇文胤居然敢这么嚣张,纷纷冲了进来剑锋齐刷刷指向了宇文胤。

    凌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崩溃和咆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宇文长公子你真误会了,今儿我说话倒是太直接了些,你别往心里去啊!”

    宇文胤一口血呛在了嗓子眼儿,原来这一次喊住他是真的为了给他说几句软话。

    苍天哪!既生凌霜何生他宇文胤?!

    他此番脸颊腾地一下爆红,像是熟透了的虾,推开同样目瞪口呆的凌家护卫逃也似的离开了凌府。

    凌冰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究竟得多大的本事才能将万年沉稳的宇文家长公子气到失了分寸?

    “霜儿,你……”

    凌霜耸了耸肩头莫名其妙道:“我也不知道啊!二哥!宇文胤最近是不是到了更年期?”

    凌冰一愣:“小妹在说什么?什么叫更年期?今年是闰月年,还有更年吗?”

    “二哥,那个,我回松林堂再找方玉商议一下!走了,二哥!”凌霜咳嗽了一声忙不迭出了前厅,还是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

    这一次大获全胜,宇文易这肉票绑的太值了!

    春日暖阳,毓秀河边早已经花红柳绿,宇文胤带着宇文家的几个兄弟沿着河边的玉山拾阶而上,径直走进了桃花亭。

    凌霜此番早已经负手立在了桃花亭中,看到宇文家兄弟几个的庞大阵势不禁暗自好笑。看来宇文胤真的被自己气得够呛,今儿倒是不愿意一个人前来了。

    宇文胤等人扫了一眼凌霜身后的新跟班月珑不禁暗自诧异,天底下居然有这么美的令人不能移开眼睛的人。

    宇文御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月珑,这个该死的混帐东西!非但没有杀了凌霜,反而将自己也搭进去了。

    凌霜冲宇文胤抱拳行礼道:“宇文将军还挺准时的!”

    宇文胤实在不想与她废话,沉着脸问道:“宇文易呢?”

    凌霜指着面前的玉石案几缓缓笑道:“来,坐下说!月珑上茶!”

    该死的!月珑心头分外懊恼还是不得不走上前一步将案几上的茶杯斟满了,宇文效的一双眼睛却是移不开,这么美的人居然是个男人实在是令人不爽的很。

    月珑斟过茶后缓缓退到了一边,躬身立在凌霜的身后。

    “宇文长公子,请!”凌霜大大咧咧坐了下来,端起茶杯自顾自轻抿了一口。

    宇文胤缓缓坐了下来,案几上的茶杯倒是动也没动。月珑这个杀手他是晓得的,没想到居然做了凌霜的跟班,此番他更是得小心翼翼得很。

    “凌霜!我要的人在哪儿?”

    凌霜凤眸中晕染了一抹笑意,看在宇文胤的眼底却是带着几分令人心寒的战栗,这女人实在是太坏了,他如今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

    “宇文胤,我要的银子在哪儿?”

    宇文胤指向了河面的一条乌篷船,凌霜淡然一笑,今儿自己倒是不怕宇文胤使诈。河岸四周可都是方玉的人,随即也指向了河面的一条乌篷船。

    “我怎么能知道我要的人在不在船上?”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一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