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章 一坨坨】

    236章一坨坨

    方玉是瑞王殿下的人,她清楚。方玉甚至得了宇文家族的恩惠,她也晓得。方玉还在云家住了三年之久,她要对云家开刀也得顾及着他的面子。

    既然如此,不若各走各的,虽然心痛,虽然也不舍,虽然已经慢慢习惯了他的一点一滴的好。可是凌霜更是害怕自己陷进去,拔不出来!

    只有方玉春闱高中,回到了方家,将他娘亲留下来的恩恩怨怨了结了,这才是方玉的正道。她突然悲哀的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方玉看着那双明暗不定的凤眸,突然不想等到凌霜亲口说出那个答案,一把将她箍进怀中。

    “霜儿,未来三月之期的相守,我希望你能做到。”

    凌霜暗自叹了口气,送佛送到西,已经与他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三个月的时期她还是能应下来的。

    而且她也得想个万全的法子在祖母那边圆回来,自己与方玉的亲事当初根本不被人们看好。

    如今她也看得出来凌家上下对方玉的喜欢,尤其是祖母渐渐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不得不说方玉是个极讨人喜欢的家伙,若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与方玉和离,第一个饶不了自己的怕是身边这群耿直的凌家人吧?

    新的三月之期刚刚好,她也得想个法子让凌家人知道她与方玉当初那场荒唐亲事仅仅是一处已经唱过了头的精彩戏码而已!

    不知道祖母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气晕过去,她也是觉得这和离实在是麻烦事情。

    “咳咳咳……大小姐安好!姑爷安好!”钱管家手中攥着帖子讪讪的站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跟前尴尬的笑着。

    他其实也不想不道德的打断人家小两口的甜蜜,只是手中的这份帖子分量太重,他不能不过来讨个主意。

    凌霜忙将方玉推开,方玉淡然的看了一眼钱管家,钱管家只觉得身子一颤忙躬身道:“大小姐,宇文家的帖子。”

    方玉刚要走听到宇文家这三个字倒是顿住了脚步,钱管家将帖子交到了凌霜手中后松了口气。

    “大小姐,老奴觉得这事儿还是请大小姐定夺,老夫人那边老奴没有说。”

    凌霜点了点头,钱管家越来越会办事儿了。宇文家族毕竟是凌老夫人的一根心头刺,宇文家的事情还是瞒着老夫人一些的为好。

    “我晓得了,钱管家辛苦了!”

    “老奴的福分,”钱管家也是跟着凌国公混了几年的人自然会说话都很。

    “霜儿?”方玉扫了一眼宇文家特制的镶嵌银边的帖子,“什么事儿?”

    凌霜吃的一笑:“果然宇文胤这只狐狸坐不住了,邀请我去宇文家琼林苑打猎,呵呵呵……”

    方玉不动声色将帖子接过来拿在手中扫了一眼,唇角不露痕迹的掠过一抹冷意随即大大方方的还给了凌霜道:“为夫相信你的实力,应付宇文胤还是绰绰有余的。”

    “嗯!这件事情我会小心谨慎,你去读书吧!”

    方玉唇角一抽,还是不甘心的离开。

    钱管家巴巴的看着大小姐,宇文家的人还在门房处等着呢,大小姐多少给个回话儿?还是命家丁将宇文家的人轰出去,反正两家已经撕破了脸,不在乎面子里子了。

    “钱管家,回了宇文家的人,就说我最近忙没那个闲工夫去什么琼林苑打猎!”

    钱管家想的也是这样的回复,忙领命转身急匆匆去打发宇文家的人了。

    凌霜凤眸中掠过一道精光,果然宇文易很精贵的。宇文长公子将父亲送给他的得力助手给弄丢了,这倒是如何是好?

    加上太子殿下此番一定开始审讯宋晗和何富贵,若是将宇文易一并交过去,说不定宇文家这一次要吃个大亏了。

    可是凌霜却是另有打算,若是真的将宇文易交给官府,查出宇文家与宋晗勾结残害乡里。这件事情定会被宇文擎宇迅速摆平,承平帝如今还不能将宇文家怎么样。

    自己废了这么大劲儿,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诱饵钓了这么多条大鱼,不好好发一笔横财怎么行?

    她轻抚着下巴微微一笑,宇文易这个老管家的卖相不错,不知道宇文胤肯花多少银子?

    不过好东西越是存放的长久,越是值钱得很。她如今倒是不着急了,看看谁能更沉得住气吧?

    “大小姐,”嫣红疾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喜色道,“咱们走的这几天还真的有人解开了小姐留下来那三个难题。”

    “哦?”凌霜顿时来了精神,以后凌家的三千亲卫军她得需要几个过硬的统领才行,原以为会费一番功夫,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能解开她设置下来的难题。

    “人在哪儿?”

    “陆陆续续都被带到了后山的演武场了!”

    “过去看看!”凌霜一颗芳心激动的呯呯直跳,当今世界最缺什么?是人才啊!

    凌家的后山经过凌霜这么一改造倒是显出几分威严气派来,如果能忽略演武场门口的那一……坨坨。

    嫣红的脚步也停了下来,这都是干什么呢,一个个怎么躺在那儿了?

    “大小姐,我去教他们立规矩!”嫣红不禁怒从心头起,凌家军素来讲究,从来没见过这么懒散的。

    凌霜一把拽住了嫣红,表情却是饶有兴趣,凤眸缓缓扫了过去。

    演武场门口的月珑靛蓝色布袍已经被撕裂出一条口子,正半死不活的依在铅木柱子边。他唇角含着冷笑看着脚下被他打趴下的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穿着麻布衣裳一看便是底层劳动人民的装束,此番唇角挂着血迹虽然被打的很惨可还是不屈的盯视着月珑,眼底竟然有股子野狼般的狠辣。

    “这个人是谁?”凌霜轻声问道。

    嫣红拿着小七留下来的这些过关人选的画像回禀道:“此人叫陆建,祖上是屠户,父亲不久前病死了,家里头有一个老娘,还有两个弟弟,没娶亲。”

    凌霜不禁点了点头,小七的底子查的挺细致的,这一点儿让她甚是满意。

    她看向了何赢旁边的一个身着灰色破烂锦袍的年轻公子,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怎么一副痨病鬼的样子?此时气息奄奄干脆躺倒在了地上,似乎只有出得起没有进的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