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章 可怜的姑娘】

    235章可怜的姑娘

    凌霜同方玉回到了凌府后,直接先去了松鹤堂凌老夫人那里,凌家庄子上送来新鲜的桑葚,凌老夫人忙命丫头端给了凌霜和方玉品尝。

    “祖母,咱家庄子上有没有那些种田种得好的人?”凌霜咬了一口桑葚问道。

    凌老夫人笑道:“你这孩子,平白的怎么想起了种田来?”

    “豫州庄子上我想得差几个咱们凌家的人比较放心!”凌霜觉得是时候壮大凌家宗族的力量了。

    凌老夫人顿时明白了孙女儿的心意,豫州虽然是孙女的封地可是毕竟不是凌家的地盘儿,还是凌家自己人用起来称手一些。

    “柳青,你一会儿让钱管家将庄子上平日里干活儿干得好的人列个名号出来,以后让他们跟着大小姐便是!”

    凌霜吃得一笑:“祖母,霜儿只是要几个人便够,祖母身边的人都被我带走,到时候祖母的庄子上可是没有能伺候的人了!”

    “我这把老骨头哪里用得着那么多人伺候着,你是个办大事的人,自然跟着你能多帮衬一些。”

    方玉看着祖孙两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唇角微翘,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他刚别过脸便看到了凌霜身边的嫣红侯在屏风外面,一旁还站着一个极其妩媚的……男人?

    他眉头一蹙,突然想起什么来,原来那个叱咤江湖这么多年的杀手一线红居然本尊长得这个样子?若不是他身着一袭靛蓝色布袍,头发用锦带扎在了脑后,他还真以为是不是天香院的头牌不小心跑错地方儿了?

    凌霜看到了月珑和嫣红在外面候着,月珑以后负责凌府的安全防卫,他是杀手自然晓得如何提防刺客,有他护着凌府自己倒也省心了不少。

    可是毕竟凌府突然多了这么一个男人,需要同祖母交代一声才是。

    “祖母,孙女儿今儿带了一个人给祖母瞧瞧!此人武功不弱,孙女儿决定让他以后负责凌府的护卫事宜。”

    “哦?能入得了我孙女儿眼的定是不同寻常之辈,带过来给祖母瞧瞧!”

    月珑压着心头的不耐缓缓跟在嫣红身后走了进去,想他堂堂杀手的头儿居然给凌家做了看大门的,满腔的心头血想要呕出来却依然得忍着。

    月珑刚迈进轩阁,凌家人顿时惊呆了去,尽管月珑压制了脸上太过娇媚的容色,可还是有着倾国倾城的风貌。

    “快过来!可怜见儿的!”凌老夫人忙将月珑唤到跟前,白了凌霜一眼道,“这么个娇滴滴的姑娘,你也忍心让她做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罢了,留在你松林堂做个贴身丫鬟也是好的。”

    方玉一口茶喷了出来,一边的姹紫忙递了帕子过去,嫣红却是忍着笑看着月珑此时精彩万端的表情。

    凌霜忙道:“祖母,他……”

    “你这孩子,凌家这么大一处院子,哪里找不到护院的,偏生叫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来做。孩子,告诉我,今年几岁了?不知道许了人家没有?”

    月珑悲愤的闭上了眸子,死老太婆!长眼睛了吗?老子是个男人!

    凌老夫人看着月珑微颤的身子缓缓道:“罢了,还是个哑巴!”

    凌霜彻底绷不住了,还是强忍了回去,老夫人这么理解也算了!总不能当众揭穿了让祖母难堪吧?

    “祖母,月珑身手好着呢,刚刚跟了我,家里头也没什么人,以后就住在凌府了吧?”

    “那是自然,柳青,”凌老夫人有了顾啸云的前车之鉴,但凡来凌家的人给她的感觉都是混不下去,落魄至极,当下也不便再问月珑,深怕惹得她伤心。

    月珑看着柳青放在他手中的两个小银锞子,顿时哭笑不得,还是躬身冲凌老夫人行礼,随即退了出去。

    刚退出轩阁月珑便抬起手,将两个小银锞子狠狠拍进了穿廊边的木柱子里,一边赶过来的嫣红将小银锞子用匕首抠了出来递到了月珑的面前。

    “月珑,你本身就长成了这个样子,老夫人认错人也是难免的。”

    “滚!”月珑气的想要吐血。

    嫣红微微一笑道:“你穿着男装,领口处又封的那么严实,身形虽然挺拔但是也不五大三粗,你让别人怎么辨认?还有你看看这两个小银锞子,扪心自问,你以前赚的金银那么多可曾有一丝半毫是别人真心给你的?”

    月珑一愣,刚才那个老太太虽然讨厌,可在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份真切的温情和关怀,他好似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嫣红将小银锞子重新放回到了月珑的手里道:“你慢慢就会体会到的,凌家人从来将我们这样的人当做亲人对待,而不是一个仅供驱使的奴才。能进凌家的门,你烧高香吧!”

    月珑看着嫣红说罢转身离去的矫健背影,一向寒凉的琥珀色眸子第一次出现了裂痕。不管怎么样,嫣红这丫头对他露出的些微关心他倒是能体会得到的。

    关心?温暖?月珑垂首看着两只小银锞子,唇角晕染出一抹苦笑,那是他的奢侈品。

    他心头掠过一阵烦闷,刚要挥起手将手中的小银锞子扔出去,却又顿在了半空缓缓收了回来,藏在了袖筒中。

    嫣红那丫头说的对,也许凌家是个不错的消遣之处,待上三年又有何妨?

    从凌老夫人的松鹤堂出来,凌霜将方玉赶去背书,却被方玉一把拽住,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霜儿,我今儿总算明白过来了,你为何一直让我不停地背书准备春闱。”

    “呵呵呵……我这不也是关心你嘛!”凌霜有胆儿心虚,说实在逼着方玉在春闱中大展身手她说到底也是有私心的。

    方玉眸色中掠过一抹痛楚缓缓道:“你定是嫌弃我了,生怕我将你们凌家吃穷了去?依着你的心思,便是让我在这次一春闱中拔得头筹,然后便有了与方家人谈判的砝码。等到我重新回到了方家的时候,你若是抛弃我也能说得过去了是也不是?”

    凌霜一愣神,这厮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猜的这么精准?她确实有这样的打算,她准备放手大干一场,倒是不愿意看着方玉夹在中间难做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