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章 地窖秘辛】

    230章地窖秘辛

    “奴才不敢!”何富贵缓缓转身,脸上已然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淡定,而是带着几分惶恐了。

    凌霜冷冷观察着何富贵的一举一动越看越是觉得心头疑窦重重,抬手指向那个孩子道:“他是你的侄儿?”

    “是,是,”何富贵忙应道。

    “他的父母呢?”

    “前年庄子里发生了一场瘟疫,病……病死了的……”

    “呜呜呜……”那孩子突然疯了般挣脱开了何富贵的手踉踉跄跄跑到了凌霜的跟前,拼命的摇头,但是却说不出话来。

    凌霜眉头一蹙轻轻掰开那个孩子的嘴巴,瞬间一股子寒意升腾而起,那孩子的舌头生生被人削掉了一半。

    “呜呜呜……呜呜呜……”他使劲的揪扯着凌霜的袍角,似乎想要将她带到某个地方去。

    凌霜缓缓起身,也不嫌弃那孩子脏污不堪的小手一把抓在了自己的手中蹲下来冲他笑道:“不要着急,你想带我去一个地方?”

    那孩子拼命的点着头,黑漆漆的眸子顿时多了几分神采。其实从凌霜刚走进庄子的那一瞬间,他就觉得这个人是他可以放手一搏依靠的人。再看她将何富贵从主宅中赶出来,将随身带着的干粮分给庄子里头的奴才们,他更是笃定了自己的判断,才会放火引来了小舞的关注。

    “主子,不可,这孩子脑子坏掉了,是在戏弄主子啊!小混蛋!还不快给我滚出去,小心我剥了你的皮!”何富贵脸上带着几分扭曲般的狰狞,瞬间扑了过来,想要将那孩子一把掐死。

    “大胆!主子跟前岂是你这样冲撞的?”姹紫一脚踹到了何富贵的肚子上。

    “啊!”何富贵一阵惨呼捂着肚子滚倒在了地上,眼底掠过一抹惊惧,凌霜身边的丫头看起来娇滴滴的居然这样狠辣。

    这一脚似乎将他的肠子也踹断了去!他身子抖得不成样子,却被站一边的小舞命人绑了起来。

    “将他扔到后面的柴房里关着!”凌霜随即再也不多看他一眼,俯身看向那个孩子,那孩子眼底居然带着几分报了仇般的喜悦。

    “小兄弟,这下子没人挡着你我的道儿了,可否带着我去瞧瞧你的小秘密?”

    那孩子眼底掠过一抹羞涩,随即握紧了凌霜的手却是冲着何富贵的院子里走去。凌霜跟着他绕到了院子后面的地窖前。

    “来人,打开!”

    两个凌霜的暗影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将地窖上的铁链弄开,刚打开地窖上的盖子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气息扑面而来,凌霜不禁向后躲了躲。

    那孩子却是挣脱开了凌霜的手顺着台阶冲了进去,凌霜忙拿过一支火把却被嫣红挡在身前道:“大小姐,我还是走先吧!”

    也容不得凌霜说话,艳红率先接过了火把顺着地窖向下走去,转过一个弯儿她顿在原地,凌霜借着火把向里看去。

    只见不是很大的地窖里居然关着十几个衣着半裸的女子,刚才那个孩子此时正扑进了一个容貌上佳的女子怀中痛哭失声。

    凌霜没想到何管家居然还有这样的恶趣味,她转身命人将一些干净衣裳送了下来,自己先上去候着,真是没想到豫州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猫腻给她留着看。

    不多时那些女子穿戴整齐齐过来跪在了凌霜的跟前谢恩,凌霜细细一问原来都是何富贵从庄子上抢来的良家子,随即命人将她们一个个送回去与家人团聚。

    只是那孩子的娘亲倒是还些话想要说出来,凌霜将她带进了自己的内堂,屋子里只留下了姹紫和嫣红两人。

    “民妇曾氏给大小姐请安!谢大小姐救命之恩!”曾氏听闻凌霜便是那个接管他们庄子的新主人更是喜出望外,不禁又跪了下来磕头。

    “起来吧!”凌霜命人端了椅子过来。

    “民妇不敢!”曾氏看到凌霜以主子的身份给她赐座,越发觉得心头惶恐,原本娇俏的脸更是白了几分。

    凌霜也不难为她,这个时代下的等级观念自然深入到了每个人的骨血之中,她也不能更改,由着曾氏躬身立在一边。

    “你还有什么冤屈想要对我说?”凌霜缓缓抬眸问道。

    曾氏眼眶却是微红突然拉着儿子再一次跪了下来却是泣不成声:“民妇之前的生活虽然清苦可是还能过得下去,只是前些儿日子突然那人面兽心的何富贵说从今往后这些庄子不是宇文家的而是改姓凌。”

    凌霜眉头一挑,果然和宇文家的有关:“你且照实说来,我定还你个公道。”

    曾氏忙道:“从此往后庄子里的青壮年都被何富贵想法子弄出了庄子外面,豫州府尹宋大人发了公文说今年春旱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口,让庄子里的男丁出去自谋生路,每处庄子每户人家发了几文盘缠,可是这哪里够啊!”

    凌霜凤眸中的寒意已经升腾了起来,农耕社会下,这些青壮年既是生产的动力也是上佳的兵源,不曾想宇文胤直接给她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那些青壮年现在去了哪儿?”

    “回禀大小姐,有的人害怕宇文家的势力躲到了亲戚家,有的人害怕宋大人的官威也逃命去了,但是我夫君还有一些人不愿意离开,居然被……”

    她狠狠吸了口气道:“居然被何富贵等人抓了起来活活打死了去,没有打死的也被他关到某一处地方准备卖到矿场里去做奴隶。我的儿子年纪小,若不是何富贵那杀千刀的瞧上了奴家……奴家的这副好样貌,架不住奴家哀求。他说不定也将我的孩儿抓起来卖了去。但是他们害怕事情败露,奴家的孩子却是被活活割了舌头啊!大小姐,一定要为奴家报仇啊!”

    凌霜藏在袖间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太他娘不把人当人了!

    “你知不知道那些要被卖掉的人关在哪里?”

    “宝儿,”曾氏将那孩子从身后牵了出来,“大小姐,我家孩子知道那个地方!正因为撞见了他们的事情,才被割去了舌头。”

    “小舞,你带着孩子去那些被抓起来的人放回来,每家每户赏银五两,安抚住人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