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章 小屁孩儿】

    229章小屁孩儿

    凌霜也顾不得眼前令人震惊之极的景象忙用匕首划开了指尖,凑到了那蛊虫的嘴边,一阵锐利的痛疼袭来,也仅仅是一晃而过。蛊虫喝了凌霜的血缓缓钻了回去,也是奇怪的很,伤口处竟然又慢慢愈合了一些,只不过上面残留的血迹还是令人看了触目惊心。

    一线红已经浑身虚脱了一般声音沙哑道:“好了,以后我若是不听你的话,你断然可以用你的血送我归西!”

    “还真是神奇得很!”凌霜没想到这个时代虽然生产力落后但是却有很多东西是现代社会所不曾见到的。

    “给他松开!”

    嫣红上前将椅子上的机关解开,一线红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随即看了一眼自己被割裂了的裤子,眼神狠狠扫向了嫣红。

    嫣红不以为然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如今已经是一家人了,何必这般瞪得像个乌鸡眼儿似地!”

    一线红唇角抽了抽,嫌恶的避开了她的魔爪。

    凌霜知道今儿算是暂时将他收到了凌家名下,以后这厮与两个丫头共事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要将彼此之间的关系搞太僵了。

    “你的真名是什么?”凌霜问道。

    一线红倒也不好不回答,如今别说是回答凌霜的一个问题,即便是凌霜让他去死也得乖乖的受死去。

    “月珑!”

    “兄弟,这个比你那个一线红的名字好听多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丈红呢!”嫣红抬手想要拍拍他的肩头却被他愤怒的眼神瞪了回去。

    嫣红讪讪笑着放下了手臂,之前自己的刑讯逼供似乎有点儿将这家伙刺激到了的感觉。

    凌霜扫了一眼月珑的裤子道:“嫣红,你带着月珑去西间换一下衣裳。”

    “是,大小姐,”嫣红笑着看向了月珑,“这边请!兄弟!”

    月珑硬着头皮跟在她身后,走到西次间无人处猛然转身,琥珀色的眸子里精光迸射冷冷道:“嫣红是吗?我记住你了。”

    嫣红一愣随即淡然道:“月珑小兄弟,你要搞清楚状况。再怎么说我进凌家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呢,如今你一个刚进凌家的小屁孩儿有什么资格威胁你前辈我?还不快滚进去换裤子去,误了大小姐的正事儿,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月珑一愣,这个丫头还真得不怕他,可是如今自己进了凌家的门,这个女人又是凌霜身边一等一的心腹,他倒是不能撕破脸收拾她。不过但凡惹恼了他月珑的人也没有好果子吃,他冷冷一笑:“嫣红,咱们走着瞧!”

    “哼!谁怕谁?”嫣红突然一脚将他踢进了西次间,随即将门关上,里面传来月珑的低斥声。

    月珑很不雅观的滚进了西次间,若不是因为释放出了血契他何曾这般身子虚弱被一个小丫头戏耍,一口闷气憋得他差点儿气血上涌,忙又压制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三更天了,不多时外面的小舞居然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走了进来。那孩子衣着单薄,破烂不堪,还没有长开的眉眼间倒是有股子英气,只是在凌霜强悍的气势下显得有点儿惴惴不安。

    “小舞,这是怎么回事儿?”凌霜不禁有些纳闷,让这个丫头去庄子里探查情形,不想她居然将一个小萝卜头领了过来。

    “回禀主子,庄子里一切都安好,只是这个小鬼居然在庄子东面的一处偏院外面试图放火被属下拿下了!”

    凌霜凤眸一挑,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孩子,刚要说话不想外面传来何富贵的声音。

    “主子,小人有事求见!”

    凌霜一顿压了压声音道:“进来!”

    “奴才给主子请安!”何富贵倒是与这礼仪方面做的很是到位。

    “有什么事情就直说了吧,一个个大晚上不睡不嫌困得慌吗?”凌霜看向了何富贵,他脸上一晃而过的惊慌让她提高了几分警戒。

    何富贵走了进来却是一把将那孩子拉在了身边道:“这是小人的侄子,平素里脑子不太明白,今儿贪玩儿在奴才的院子外面放火,倒是冲撞了大姑娘实在对不住得很!”

    他拉着那孩子却是冲一边的小舞鞠了躬,小舞眉眼间掠过一抹不好意思,“我刚才看到这个孩子放火倒是不知道这些缘由,主子刚来庄子上万事都要下心着些。春季风大,若是点着了火也不是玩儿的。”

    何富贵拉着孩子的胳膊也不顾及孩子的挣扎给凌霜面前磕了一个头道:“大小姐,这孩子不懂事我回去定会好好管教,您看这夜色也深了,别让一个孩子耽搁了您歇息,奴才这便带着他告退。”

    凌霜的指尖轻点着黄杨木的桌面,虽然这事儿倒也是天衣无缝,可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何富贵这么别扭呢?倒像是带着几分急切?

    “罢了!姹紫,赏这孩子几两碎银子买衣裳穿吧!”

    何富贵一阵惊喜忙顺手接了过来,抓着孩子的手臂刚要离开,却不想那孩子居然拼命的厮打着何富贵的手,嘴巴里却是咿咿呀呀的喊着,但是连不成句子。

    凌霜暗道原来这孩子是个哑巴,此时看着这孩子的模样宛若对何富贵有着天大的仇恨似的。实在难以想象何等的仇恨能将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变得这般狰狞。

    “小兔崽子!老实点儿!”何富贵被那孩子一用力扯开了袖口,他终于恼了低声呵斥了出来。孩子兴许被他眼底的凶光吓呆了去,身子微微一颤倒是安静了几许。

    “这孩子野让大小姐受惊了,”何富贵讪讪的转身冲凌霜点了点头刚要拖着孩子迈出门口却不想凌霜清冷的声音袭来。

    “何管家,留步!”

    何富贵身子一颤,心头却是暗恨。早些时候接到了宇文家传来的消息,这一次听说凌霜只带了两个丫头来豫州,可是哪里想到居然有那么多暗影在庄子里巡查。若非如此也不会被那个叫小舞的丫头发现了这孩子。

    偏生这个女人又是个极其厉害的,据说一剑将青龙军宁武营指挥使宣呈的脑袋斩下,是个狠主。他更是不能像对待寻常大家闺秀那样吓唬吓唬便罢,这女人一看便是油盐不进的。

    “怎么?何管家年岁大了耳背?听不到我说的话?”凌霜声音中的冷意浓了几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