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章 一线红】

    222章一线红

    不一会儿宇文胤让弟弟们各自散了去,宇文御却是骑着马偷偷出了安国侯府,有二哥宇文川打掩护,大哥不会晓得他干什么去。

    宇文御穿过了热闹的坊市,却是走进了一家小赌坊,破烂的门板遮挡不住里面的阵阵粗鲁叫骂声。

    在这所有的叫骂声中,一个尖锐的声音最为刺耳,宇文御唇角微微一翘露出了几分邪肆的笑容。

    他将头上的斗笠往下压了压迈步走了进去,里面汗臭熏天,宇文御也只能忍着,径直走到了一个身穿粗布衣衫,带着面具的人面前。

    那人正坐在了赌桌的正中,眼前满是白花花的银子,面具是一只甚是丑陋的乌鸦,一条腿踏着板,凳视线却是射向了宇文御,带着几分寒彻心骨的冰冷。

    “小兄弟,我与你赌一把!”宇文御含着变声丸,声音嘶哑粗噶,大大咧咧坐在了那人的对面。

    “赌什么?赌你那玩意儿怎么样?”那人的声音却是尖锐中透着几分调皮,意有所指。

    宇文御微微一笑,也不着恼淡然道:“我和你赌脖子上的玩意儿!”

    瞬间赌坊中的人散了个干净,赌钱都是为了求财,这两人今儿是在赌命,谁敢看啊!

    “请!”面具人嗤的一笑,猛地扬起了手中的骰子冷冷一笑:“五局三胜还是三局两胜?”

    宇文御双手抱肩笑道:“一局赌生死!”

    那人倒是楞了一下,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痛快!”

    半柱香后,面具人僵硬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宇文御,这个混蛋怎么能赢?

    “我不要你的命!一线红!我要你帮我杀了那个叫凌霜的女人,成功之后,非但不要你的脑袋,还会有令你此生都高枕无忧的酬金,怎样?”

    宇文御将随身的包裹打开,金叶子瞬间洒满了赌桌。

    一线红是江湖中排名第一的杀手,藏于市井之间很是难找。若不是替宇文家撇清关系,宇文御也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找他。

    即便到时候凌霜被杀了,也是这个倒霉的杀手干的,同宇文家有什么关系?

    “好说!”一线红抬手抓了一把金叶子,却被宇文御按着手掌。

    “一线红,杀手的第一条规矩是什么?”

    “呵!替客人保密呗!”一线红斜着眼睛冷哼道。

    “好!成交!”宇文御唇角绽开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凌霜便身着劲装带着姹紫和嫣红二人离开了凌府,今儿先看看豫州的情形,等安顿下来再说。

    凌霜骑着烈风第一次冲出了重重禁锢的京城,回首望去,灰蒙蒙的高大城墙宛若一头张牙舞爪的怪兽。

    想想自己穿越到这里已经一年之久,居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禁有些唏嘘。又跑了一程,到了通往豫州的官道,凌霜下了马走进一家路边卖茶汤的摊子,捡了一个干净之处坐了下来。

    两碗茶汤下肚后,嫣红和姹紫才赶了上来,风尘仆仆中难掩神色间的欢畅。至从随着大小姐从边疆归来,倒是很长时间没有这么驱马狂奔了。

    “来!歇会儿!你们两个喝点儿水,一会儿我们接着赶路!”凌霜一行三人今天为了赶路方便,都换了男装,凌霜一袭玄色骑马服饰更是将她身上的英气衬托了出来。

    “公子,吃点儿干粮吧!”嫣红将随身携带的干粮拿了出来,如今出门在外不能不防备着些。

    凌霜接过了胡饼刚咬了一口,却看到路口处突然有一对儿男女撕扯着卷了过来。

    那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生的倒也娇俏。男子五短身材满脸横肉,此番抓着那女子的头发径直向凌霜这边拖了过来。

    “救命啊!各位爷,救救小女子!我不认识他的,他是人牙子!救救我!”那女子刚要冲着凌霜等人跪行过来,却不想被那大汉狠狠一脚踹倒在了地上。

    “我打死你个破烂货!让你胡说!老子打死你!”

    “住手!”嫣红从小也被人牙子卖来卖去,如今看到这女子分外的可怜,不禁站了起来。

    “嫣红?”姹紫不禁眉头一蹙低呼了出来,如今跟随着大小姐简装出行,路上切不可惹出什么是非来,这丫头怎么忘了呢?

    “让她去!”凌霜将想要阻拦的姹紫一把拉着坐在了椅子上,端起用银针试过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凤眸却是沉静异常,看着马路中间的那对儿男女。

    嫣红一把将那男子推开:“你这般打女人算个什么东西?若是你胆敢强抢民女去卖,我第一个不饶你!”

    “你这个小白脸又算什么东西?莫非看上了我家娘子不成?”男子的话越来越粗鲁了几分。

    “公子,救命啊!公子救救奴家!”那女子哭泣着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紧紧拽着嫣红的袍角。

    “姑娘莫怕,朗朗乾坤难道还真的没个……”

    “嫣红,小心!”凌霜猛地喊了一声袖箭已经贴着嫣红弯腰扶着那女子的胳膊,直直刺进了女子的胸口。

    当啷一声!那瘦弱女子手中淬了毒的匕首掉落在了地上,嫣红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却不想凌霜已经跃了过来与一边的那个演戏的大汉斗在一处。

    那人刚才还是五短身材瞬间一阵骨裂的声音袭来,整个人却长高了几分矫健异常,宛若一只猎豹。

    凌霜冷冷笑道:“哪里的小贼!敢算计你大爷我?”说罢腰间的朝之宝剑瞬间刺了过去,却不想那人的武功极其刁钻,居然将自己瞬间又缩小了几分,像只圆球一样滚到了一边。

    此时嫣红与姹紫也一起攻了过去,三个人之前在凌府已经练了很长时间。那个刺客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招数,不过他也根本想不到,凌霜可是将现代的格雷西格斗术细无巨细全部交给了两个婢女。

    那人很明显被打了一个搓手不及,刺啦一声,凌霜扭身一带一扯将他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随即一愣,尼玛!表演川剧呢?

    那中年大汉的脸被撕去后居然显露出来的是画着油彩面具的脸,看起来青面獠牙分外阴森恐怖。

    “呵呵呵!凌将军果然有几分道行!再会!”那人的声音倒是带着几分温润之色,随即砸出来一个烟雾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