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章 公主的面子】

    215章公主的面子

    不多时凌霜便来到了六公主所在的园子,她勒紧缰绳停在了园子入口处抬眸看去不禁狠狠吃了一惊。

    虽然这处园子依山而建,但是规模却不甚大,唯一让她惊奇不已的是这处园子几乎种满了各种各样的山茶花,甚至还有黑色的九头山茶实在是名贵得很,居然被大大咧咧摆在了门厅处。

    她不禁暗道这些山茶花的培养大概也需要一大笔银子才能支撑得起,果然承平帝对这个六公主宠溺的厉害。

    不过凌霜也想不到云家可是为了这处园子出了大力气的,自然是为了讨好瑞王殿下。

    凌霜下了马,随着门口守着的宫女进了园子,一路走来处处是沁人心脾的山茶花香。一直到了一处假山边,沿着太湖石砌成的小径而上,迎面便是一处花亭。

    亭子里坐着十几个花枝招展的艳丽女子,亭子外面一圈都是名贵的山茶斗艳,不知道是人美还是花美。

    “凌霜参见公主殿下!”凌霜冲亭中坐在正中的六公主行了一礼。

    “凌姑娘来了,”六公主淡淡笑道,一边的宫女将凌霜迎到了一张玉石小几边坐下。

    六公主身边围着的一群浓妆艳抹的莺莺燕燕,一个个看到一身劲装的凌霜自是惊呆了去。若不是知道凌霜是个女子,凌霜这样的风姿绝对能令所有思春的少女心动不已。

    “凌姑娘的这身装扮倒也别致的很!”云瑞珠唇角微翘,带着几分嘲讽,凌霜与众不同的出色让她心生嫉恨。

    凌霜哪里听不出云瑞珠的一抹讥讽,心头冷笑这个云瑞珠以前自己觉得她还有几分道行,最近怎么越发蠢得厉害?

    而且这个六公主似乎对云瑞珠的出言嘲讽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她本来还想敷衍一会儿此番却连这点儿心劲儿也没有了。

    亭子里的其他世家女子一看六公主容忍了云瑞珠对凌霜的嘲讽,不禁暗自诧异,什么时候凌霜得罪了这位正主儿?

    不过看着凌霜这样粗蛮,宛若野人一般,倒也一个个面露鄙夷,胆子大的甚至还捂着唇笑了出来。

    凌霜唇角微冷,这些贵族门庭的女子素来对武人不怎么感冒,可是哪里想得到若不是他们这武将流血流汗卖命他们还能这样安享盛世太平?也真是个笑话!

    今儿一个个倒是想要借机给她难堪?

    凌霜脸上带着几分虚浮的恭敬冲六公主道:“不瞒六公主说,末将今儿还真的有公务在身,但是公主的盛情难却故而今儿特来给公主先请个安,得空儿凌霜定然亲自再来拜会公主殿下。”

    她说罢径直起身也不看六公主和那些贵族女子们的脸色转身便走出了亭子,连最后的客套也不想给她们留着。

    六公主从小生活在宫里头,母妃是尊贵的贵妃娘娘,哥哥是大名鼎鼎的瑞王,自己哪里被别人这样无视过。

    她一腔子恨意却是无处发泄,贝齿紧紧咬着唇,眼底的凌厉之色缓缓淡了下去。她的脸上再一次挤出一抹端庄得体的微笑道:“这个凌将军倒是有趣得很!”

    她刚要举杯邀请众人共饮,却不想看到身边的阿雅公主神色出现了一抹异常。

    六公主被她眼底的痴惘狠狠吓了一跳,至从阿雅公主被承平帝指给了瑞王殿下,她便被送进了宫中学礼仪,还有学习如何做个大燕朝瑞王的正妃。

    此番她身上早已经去掉了之前不伦不类的满头小辫子,而是将顺直的头发学着大燕朝女子的模样盘了一个螺髻,别着很有乌桓风情的碧玺石玳瑁头饰,身着一袭耀眼夺目的大红裙子平添了几分娇美。

    阿雅的心头一直对凌霜存着几分怨怼,这份怨怼又带着几分别样的感情,不能向外人道也。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上苍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自己的一腔痴心却换来的是这样一个闹剧。

    今天再一次看到了凌霜,一袭英气逼人的将军服饰,银色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竟然同画上的一样俊美,心头的酸楚更是浓烈了几分。

    六公主的眉头微微一蹙,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嫂嫂,绝对不能让她这般失态的表情被别人看了去。

    她忙冲阿雅笑道:“阿雅公主,今儿那盆九凤山茶花开得正好,一会儿本宫命人给公主送过去赏玩!”

    阿雅终于从凌霜带来的震撼中醒悟了过来,神情有些讪讪,毕竟是之前在草原上自在惯了的,她也不会处理这些面子上的关系忙别扭的应了一声。

    这一切倒是被云瑞珠看在了眼底,心头缓缓有了计较。果然不一会儿便被叫到了六公主的寝殿中问话。

    “瑞珠给公主殿下请安!”云瑞珠恭敬的福了福。

    “起来吧!”六公主缓缓道,视线却是扫向了一边躬身立着宫女上。

    那宫女自是知道自家主子与这个云瑞珠有话要说,福了福便带着屋子里的宫女嬷嬷小心翼翼走了出去。

    六公主自然知道云瑞珠恨凌霜恨得要死,定然会助她一臂之力。凌霜与她有着解不开的恩怨,与大的方面来说,这个凌霜如今却是站在了太子哥哥一边,与自己的亲哥哥瑞王实在不利的很。

    于私来说,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之前人们传言凌霜与宇文胤的肚兜事件,她也仅仅是一笑而过,全不当回事儿罢了。可是昨天却生生撞见了宇文胤居然用那样痴惘的眼神看着凌霜离去的背影,她知道男人但凡有那样的神情定然是沦陷了的。

    她素来是天之骄子,这个世界上凡是她想要的东西,绝对没有她得不到的。可是没想到宇文胤是个特例,更没想到勾走了宇文胤魂魄的居然是个有夫之妇。

    她心头除了锐痛便是浓浓的厌恶,父皇说她有经天纬地之才,她倒是觉得凌霜更是巧言令色之徒。总而言之一句话,凌霜让她此时厌恶到了极致。

    “阿雅公主与凌霜认识?”六公主缓缓抚过了纤细指尖上镶嵌蓝宝石的琉璃护甲,在案几上铺着的团花缎子上轻轻划出一道痕迹。

    云瑞珠心头一喜,没想到今儿那个凌霜如此霸道倒是真的激怒了六公主,实在是好得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