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章 反常必为妖】

    214章反常必为妖

    六公主看向云瑞珠不禁暗自带着几分鄙夷,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终归来说是个商贾女子罢了!上不得台面!

    她随即缓缓叹了口气道:“云姑娘今儿确实是你失礼,不若给凌姑娘赔礼道歉这事儿便罢了。”

    凌霜不禁暗自吃了一惊,依着六公主的身份定会是飞扬跋扈的,没想到居然这般进退有度,只是看着这个温润可人的六公主竟让她有一种寒意升腾的感觉。

    云瑞珠终于绝望了,今儿当众的羞辱定是少不了的,缓缓转身冲凌霜躬身福了福道:“瑞珠今儿失礼了,还请凌姑娘担待!”

    凌霜冷冷一笑道:“罢了,这种失礼的事情云姑娘哪一件没少做过?”

    云瑞珠暗自恨得牙痒痒,指尖几乎都要将手掌刺穿了去。

    “公主殿下,我和贱内告退了!”方玉也知道见好就收,毕竟看着云家这样狼狈也不是他的本意。

    “凌姑娘请留步,”六公主缓缓笑道,“明儿我正好要在京郊的皇家园子里宴请京城中的世家闺秀,也没有其他男宾,凌姑娘可愿意来?”

    凌霜一顿心头却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这样当街驳斥了公主的邀请,往大了说便是侮辱皇家威严,少不得给凌家带来麻烦,随即笑道:“公主殿下的邀请,凌霜不敢不来!”

    “如此甚好,”六公主缓缓点了点头,此时云瑞珠也灰头土脸的上了马车,小心翼翼陪坐在六公主的身边,身子却还是微微颤抖着。

    “放下帘子,你这个样子成什么话儿?岂不是给你堂堂云家人丢脸?”月冉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温文尔雅,满是萧杀之气。

    “六公主,民女不服!”云瑞珠放下帘子后带着哭腔,纤弱的手指狠狠搅动着帕子。

    “不服又怎样?”月冉淡淡通过车帘却是看到了刚从墨香斋出来的宇文胤,手中居然拿着一柄软剑,她之前也听说着这软剑整个大燕朝只有凌霜才有,也只有她才会使。

    此时她意外的在这里瞧见宇文胤,看他凝视着刚刚离去的凌霜,竟然带着几分一晃而过的痴惘?

    月冉公主紧拽着车帘的手微微一紧,却是对云瑞珠缓缓道:“不服?这世界上不服气的事儿多了去了,谁让你不服,你便杀回去罢了!”

    云瑞珠猛地抬眸不可思议的看着月冉公主那张纯美的脸,此时掩在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中,说不出的阴冷晦涩,令人心惊。

    凌霜同方玉在福瑞酒楼二层的雅间里吃了一个酒足饭饱,方玉看着她的狼吞虎咽倒是心情甚好。她太瘦了一定要将她养胖了去,这样抱起来才舒服一些。

    凌霜却是心头依然想着那个奇怪的六公主,不禁问道:“这个六公主倒是个不同寻常的女子呢!”

    方玉淡然一笑,大燕朝所有的女子加起来在他的眼中也不如眼前这家伙的一分半毫,替她倒了一杯热茶道:“宫中王贵妃所出,瑞王殿下的一母同胞的妹妹,而且深得皇上的喜爱,倒也是个妙人。”

    凌霜眉头一蹙:“是不是我最近有些紧张了?我这么觉得她看我的眼神不对?况且我与她又不熟,干嘛要去她的那个什么皇家园子里赴宴?这公主身边巴结的人多了去了,也真是奇怪得很。”

    方玉微微一顿倒也是奇怪,六公主虽然行事得体,而且在整个大燕朝的名声极盛,犯不着巴结一个武将的。

    “这事儿有点儿纠结,”方玉如今倒是成了惊弓之鸟,真怕自己捧在掌心中的宝贝再次被人伤害了去。

    尤其是那些生长在宫廷和大宅中的妇人们,行事甚至比男子还要阴毒几分,这件事情倒是不能不防备着些。

    凌霜也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初一见面便这般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她的园子里逛,实在是反常得很。

    反常必为妖,凌霜如今忙着组建自己的凤御和凌家亲卫军的事儿,才不愿同这些无聊的内宅妇人搅合在一起。

    可是六公主毕竟是皇亲国戚,自己如今刚刚得了承平帝的好处,若是不把皇家的人放在眼里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方玉知道她不想去便笑道:“这有何难,如今你虽然是个女子可是毕竟有军务在身,难不成还真的无聊到陪着那些世家小姐们赏花品茶吟诗作对吗?”

    “方玉,那该如何是好?”凌霜一听吟诗作对便觉得头痛的不行,凤眸中带着几分祈求之色。

    “霜儿,这有何难,明早你穿着你的将军服骑着烈火先去六公主的园子里应个卯,过一会儿我让姹紫去那边传个信儿,说是紧急军务需要你回去处理一下。”

    凌霜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个好法子,既不得罪了六公主也不用陪着那些无聊的女人逗闷子。”

    方玉看她吃饱喝足便带着她回了凌府,第二天一早凌霜便将三品将军服穿好,出了凌府便看到了六公主的车驾早已经等候在了那里。

    一个容长脸儿的嬷嬷恭恭敬敬冲凌霜福了福抬眸刚要说什么却是怔了怔,凌霜这一身将军服穿在身上实在太过英气逼人得很。

    凌霜却是一愣,那个六公主似乎热情过了头,竟然派人亲自上门来接?

    “凌将军,我家主子在园子里候着将军呢!”

    凌霜淡然笑道:“六公主太客气了,还这样劳师动众派马车来接,凌霜倒是受宠若惊的很,只是一会儿军务缠身,我也只能小坐一会儿。断不敢污了公主的马车。”

    她说罢飞身上马,冲那嬷嬷笑道:“劳烦嬷嬷在前面带个路!”

    宫里头的嬷嬷平日里打交道的要么是贵气逼人的主子,要么便是温雅娴娴淑的女子,哪里见过这种硬气宛若男儿的女子?

    但是毕竟凌霜的事情如今已经传到了宫里头,这个女人凶悍的名声倒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当下也不敢造次忙命人赶着马车在前面带路。

    烈火不能放开蹄子撒欢儿有点儿闷闷不乐,凌霜将它的鬃毛抚了抚,她何尝不是厌恶这些应酬?

    凌霜如今越来越同情那些被关在金丝笼子里的世家女子,多少的红颜被风化成了白骨,也实在是令人惋惜得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