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章 好词】

    210章好词

    “四弟,你在南疆经营了那么多年,这一次将你的人脉充分调动起来,让孙冕亲自去一趟好好筹谋。”

    “是,大哥!”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看着远方黑漆漆的夜空,冷冷道:“南疆这一仗大燕朝只能输不能赢,到时候你才有机会去南疆,若是给胡离在南疆站稳了脚跟,宇文家的那几座银矿就凶险了。而且还会搞出更大的乱子,所以……胡离必须得死!”

    宇文御眼底的嗜血之色更加浓厚了几分,缓缓道:“大哥,我晓得。”

    “嗯,走吧!”宇文胤同宇文御兄弟两个缓缓消失在了夜色中,回到了宇文胤的府邸。

    但是宇文胤不管怎么熬,自己还是睡不着,他至从遇到凌霜的第一天起就陷入了一个噩梦中,每天将他的灵魂撕扯着不得安生。

    他烦闷地起身披了一件银色披风来到了书房中,宇文胤的书法造诣倒是极好的,在整个大燕朝大概除了文闵之外便能数得上他的。

    宇文胤净了净手,将案几上镶着金边的雪纸缓缓摊开了去,研磨提笔落下了一行字,顿时呆住了。

    他深邃的墨眸中缓缓流转了几分,整个人也是僵了僵,突然烦躁的将桌子上千金难求的雪纸团成了团扔到了窗外。

    随即更大的烦乱袭来,整个案几都被他掀翻了去,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提着赤练剑走到了后花园疯了般的练习剑法,直到天色渐渐露出鱼肚白,他才拖着筋疲力尽的身子,带着点儿颓丧回到了卧房梳洗准备一会儿上朝。

    宇文川和宇文效看着大哥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也不知道大哥这是怎么了,小心翼翼聚在侧厅猜大哥的心思。

    宇文胤显然是为什么所困,乱了心神,几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

    要知道大哥宇文胤可是整个家族的未来,是要带着这个家族走下去的,在他的身上不能发生一丁点儿岔子。

    “大哥怎么了?”宇文效的嘴巴养了几天似乎好了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宇文川和宇文御。

    宇文川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可还是不愿意相信,转头看着宇文御道:“四弟,你说这……”

    宇文御不禁苦笑,拿出了昨晚宇文胤写的字儿,缓缓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摊开了。

    “好词!”宇文川看到前面处不禁拍手叫好,“好一个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是大哥写的吗?”

    “二哥,你看后面的落款,”宇文御冷冷道。

    宇文川忙看向了诗词的最后面,不禁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居然落款是凌霜的名字,而且从那有些扭曲的字形来看,似乎大哥在写这两个字的时候握笔的手颤抖得极其厉害,全然不像一代书法家的功底。

    宇文效也是吓傻了,但凡不是真傻的人,光凭借这纠结的字,迹就明白了大哥宇文胤这一次到底是在烦什么?

    宇文御眸底的冷意渐渐渗了出来,将雪纸重新团成了团扔进了一边的香炉中燃成了灰烬。

    “大哥对她……”宇文川不敢说出来,宇文效是不知道该如何说。

    宇文御叹了口气道:“这次怕是大哥要经受这情劫了,我们倒是低估了凌霜对大哥的影响力了。”

    “那怎么办啊?”宇文效恨不得要杀的女人竟然是大哥情根深种之人,这倒也罢了。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即便是与他宇文效有仇,为了大哥他也算了,可是这个女人是凌家人啊!

    宇文胤眸底的冷光一烁:“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方玉那边怎么办?”宇文效倒是更担心这个人,宇文家对方玉杀又杀不得,打又打不过,实在是烦人得很。

    宇文御素来在宇文家的几个兄弟中心思狠辣,冷冷一笑:“我们不能杀,又不是不能借着别人的手杀!”

    “借刀杀人?”宇文效也是一个激灵。

    宇文御缓缓道:“京城中恨着凌霜的可不仅仅是我们几个,想必要将她置于死地的人多的是,何必自己沾染那血腥呢?”

    “对,四弟这个法子不错,”宇文川完全赞同缓缓道,“即便是凌霜死了,又不是我们动的手,方玉能将我们怎么样?况且这个女人对大哥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绝对不能留了。”

    “所以,”宇文御看着二人一字一顿道,“我们对付凌霜的事情决不能被大哥知道!”

    “那是自然的!”宇文川点了点头。

    “下一步怎么做?”宇文效只想将凌霜这个女人杀了解恨。

    宇文御缓缓道:“看来该是见见那个女人的时候了。”

    第二天一早松林堂一股子酒味,凌霜四仰八叉只穿着一件中衣睡在了软榻上,晨光照射了进来,她狠狠蹙了眉头揉了揉眼睛,猛地坐了起来。

    “姹紫,嫣红!快给我更衣!胡离带着赤卫军该是开拔的时候了!”

    “早走了,”方玉掀起了帘子走了进来,径直坐在了凌霜的榻边,点着外面刺眼的阳光。

    “现在已经是正午了,赤卫军今早时分就离开了京城!”方玉抬手抚上了凌霜有点儿苍白的小脸,恨恨道,“不能喝酒便不要喝,打肿脸充胖子,觉得自己很男人是不是?”

    “哪有?”凌霜神情恹恹的,看在方玉的眼底更是带着几分光火,为了胡离这丫头居然情绪低落到这种地步。

    “起来,该做什么便做什么,骚狐狸已经走了,这一次南疆的叛乱你自己带出来的兵还信不过他们吗?”

    凌霜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头痛的厉害,昨天喝的实在是太多了些,有着宿醉之后的疲惫。可是终究没有送上一程实在觉得不美,可是看着方玉的脸色似乎比自己还要难看几分。

    “你也没睡好吗?”

    方玉唇角抽了抽,却是抬手轻柔的替她按着鬓角道:“你个小混蛋昨天夜里吐了我一身,若不是我将你背回来指不定要出什么茬子呢?还头痛吗?”

    凌霜只觉得方玉按摩的力道实在是太舒服了,渐渐眯起了凤眸,舒服的直哼哼道:“不错,相公的手艺堪称一绝,若是以后开一家按摩店倒也能赚银子的。”

    方玉的手指一顿:“真俗,除了银子便不能想点儿别的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