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章 凤御】

    208章凤御

    胡离以前是她的参军,赤卫军是凌家军的嫡系,自然与胡离熟悉,会拼了命保护胡离这个主将的。

    胡离心头一颤,这丫头居然千方百计替自己保命,越发觉得暖心的很。

    承平帝知道削减宇文家的实力还需从长计议,加上凌家以前的赤卫军也不一定以后会效忠三殿下,此番倒是个最好的计策。

    “好,就依着凌将军的法子办理!”承平帝心头松了口气,却是看着凌霜道,“凌将军和胡将军留下来,其余的人都散了吧!”

    胡刚徵感激的看了一眼凌霜,随即退了出去。宇文擎宇本来想要借此机会掌握更大的筹,码没想到却被凌霜的一席话丢了个干净。

    他阴毒的视线紧紧锁住了凌霜娇俏的背影,只是现在因为方玉的特殊身份还不能动她!

    龙辰轩倒是心头开心得很,胡离毕竟是自己的人,刚转过身同太子龙辰逸一起离开,却不想看到他脸上的醋意浓浓。随即转身看了一眼凌霜的背影,唇角倒是升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一条除掉大哥的毒计瞬间涌上心头。

    养心堂只剩下了胡离和凌霜,承平帝少不得要嘱咐胡离几句,随即让他退了出去。

    双龙衔珠铜炉中燃着上好的龙涎香,承平帝端坐在龙案边抬眸重新审视立在眼前的凌霜,之前只是觉得这女子是个军事奇才,如今倒是有更大的惊喜给他。莫不是这真是天降凰女,大燕朝的祥瑞?

    “宇文家青龙军中的那个宣呈是怎么回事?”

    凌霜心思一动,小心翼翼回禀道:“启禀皇上,宣呈将大燕朝的精锐之师练成了那个样子,居然连臣的一匹马也抵挡不住。臣说了他几句,他竟然不服臣的管教,还说臣这个征西大将军来路不正,言语之间对皇上颇多微词,臣大怒。侮辱臣可以,侮辱皇上臣决不能轻饶,一怒之下将他斩了,还请皇上责罚臣的莽撞!”

    凌霜说罢便跪了下来,承平帝神情冷峻中透着几分令人猜不透的担忧。这丫头果然将他的心思拿得准准的,可是这样的女子实在也是个麻烦。

    此女的才华甚至远在他最喜欢的两个皇子之上,若是真的配了逸儿,将来逸儿荣登大宝到时候能不能制得住她呢?而且那个方玉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逸儿想要从方玉身边将这个女子抢过来也实在是困难重重。

    他已经老了,大燕朝在他的手中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雨终于尘埃落定,却没曾想这其中却是压抑着重重的杀机。

    下一任皇帝不好当啊!这个丫头若是能对大燕朝忠贞不二,倒是个能匡扶社稷的重臣,只是为什么是个女子呢?而且自己的儿子已经情根深种,他这个做父皇的又不是看不出来。

    承平帝一时间心思交错,心头竟然有些烦乱,可是当务之急宇文家的实力必须削弱不可,今儿宇文擎宇差点儿将了他这个皇帝一军,这让他很不舒服。

    但是宇文家已经在大燕朝根深蒂固,要是真的要动也不能太过急躁了,倒是这个丫头的插科打诨,一个上午便将宁武营消去近数百人。或许这个丫头能牵制宇文家几分!

    “凌霜,朕从今天开始准备组建第五支京都护卫军,名字朕已经想好了就叫凤御吧!从地方上精编十万人给你,你要好好给朕操练打造这一支精兵!当然你也可以有自己的亲卫军,凌家毕竟也是个大家族,连一支像样的亲卫军也没有,太寒碜了些。这些亲卫军你自己挑选,三千人的编制,多了我也不会给你的,驻地就选在京郊南城赤卫军的旁边吧!”

    凌霜简直是狂喜了,忙狠狠磕了一个头,这个头真的是心甘情愿的。承平帝第一次在她的心目中如此高大,一改往日猥琐老头儿的形象。

    十万大军不消说了,而且还有一支自己的亲卫军编制,大燕朝一贯的政策是这些亲卫军都是将军可以自由选择的,政府倒是不做太多的干涉。

    她原本以为顶多会有八百人就很多了,没想到居然是三千人!依着她从现代社会积累下来的特种兵训练经验,这三千人足以能以一敌百了,不,若是自己下功夫的话,打造成以一敌千的精锐中的精锐绝对不在话下。

    凌霜绝不能让承平帝看出自己已经激动地快要晕过去的心思,脸上除了惊讶又恢复了一抹镇定缓缓道:“皇上如此厚待,凌家虽身死也难以报皇恩,唯有兢兢业业护我大燕朝百年基业。凌霜谢主隆恩!”

    承平帝看到这丫头脸色平淡,却又对大燕朝如此忠心,不禁心头甚是满意笑道:“爱卿平身!即日起朕会让兵部连同户部将你这十万大军筹集好,军费给养你也放心,每年拨给你养军练兵的银子自然不会少你几分的。”

    “臣多谢皇上,”凌霜控制着嘴巴不要咧开笑出声来,身上的气度越发的沉稳了。

    “只是这十万军队的筹集至少也要三个月后,这三个月期间你还是在青龙军中担任副将吧!”

    凌霜唇角抽了抽,承平帝看来还是要自己继续扮演恶人的角色给宇文家添堵,兴许这是让她组建凤御军的代价吧!

    “臣遵旨!”凌霜倒是也不愿意这么轻易放过宇文家,那些陈年血债岂能是说忘就忘记的?

    承平帝幽幽道:“凌霜,别和朕玩儿什么小花招,朕自然不会亏待你!”

    凌霜心头一颤,忙冲承平帝磕头道:“臣,不敢!”

    承平帝缓缓道:“退下吧!”

    凌霜躬身退出了养心殿,刚走到了东司马门便看到了在牌楼下垂首踱步的胡离。

    “胡离?”凌霜忙疾步走了过去。

    “凌霜,”胡离脸上掠过一抹笑意,让他本来忠厚的脸显出几分真诚来,忙疾步向着凌霜走了过来,却又在她的面前顿住了脚步。

    这一次去南疆,虽然那些南疆的头领都是些乡野武装,根本不可能同大燕朝的赤卫军抗衡。但是毕竟会走大约半年多的光景,加上来回路上的耽搁,少说也要一年之后才能回来。

    他只是想在走之前最后来看看她,这一次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心头惶惶的,有些难受得慌。

    “走!喝酒去!”凌霜其实明白有时候战友之间的情意不需要说出来的,大大咧咧笑道。

    胡离眼神一顿,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这丫头还是这般懂他的心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