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章 南疆】

    204章南疆

    “这个倒也可行!”宇文胤想她也翻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凌霜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道:“下班了,下班了,明天再继续玩儿!烈火!”

    烈火一阵长嘶,跃了起来,等在这儿不能跑跑跳跳实在是憋闷得很。

    凌霜轻轻一跃骑在了烈火的马背上,扬长而去。

    看着那团火红渐渐消失在了较场口处,宇文胤猛地一掌拍在了高台上碗口粗细的木桩上,瞬间咔嚓一声木桩断了去。

    较场上安静的只听到了猎猎风声,宇文胤最引以为自豪的青龙军今天目睹了他们长公子第一次的人生失败,这或许还仅仅是个开始。

    凌霜骑着烈火刚回到了凌府,便被老夫人叫到了松鹤堂,她命姹紫和嫣红亲自将烈火身上的鞍辔取了下来,用上好的人参喂着,烈火的表现今天让她甚是满意。

    她走进松鹤堂的时候,凌家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凌霜今天在宇文家的地盘儿上将宣呈一剑斩杀,还让宇文胤狠狠吃了一个闷亏,凌老夫人他们都替凌霜的大胆捏着一把汗。

    方玉关切的看了一眼凌霜,发现这丫头毫发无损,心头悬着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好家伙!小样儿的,居然脾气见长也会杀人了!

    “霜儿给祖母请安!”凌霜忙在凌老夫人跟前躬身行礼。

    “你过来,”凌老夫人今儿可是真的吓坏了,这丫头虽然也是报仇心切,可是这般大胆,若是真的激起了青龙军哗变,上万人一人一脚踩也将她踩死了去。

    凌霜忙乖巧的凑到了凌老夫人身边,凌老夫人忙一把将她的手握住,仔仔细细将她浑身上下看了一遍才吁了口气。

    “霜儿,以后不可如此鲁莽了?”凌老夫人活了这么大岁数倒也看开了些,十年前她也心心念念的要给自己被陷害了的儿子和孙子报仇。

    许是如今老了的缘故,她倒是希望儿孙能平平安安的,尤其是这个孩子受了那么多罪,真不希望她再有半分的危险。

    凌霜心头一暖老太太是真的不想让她出事,忙笑道:“今儿那厮也是嚣张的厉害,若不给点儿颜色,以后孙女儿倒是更加无法立足了。祖母,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孙女儿自是晓得其中的厉害关节,祖母不必担心,我知道分寸。”

    “你这孩子,”凌老夫人更是觉得自己老了许多,忙命人摆饭在东偏厅,一家人心头悬着,如今终于能吃个安稳饭了。

    一边的叶南却是满心的疑惑和激动,凌霜今儿杀人的模样一定很酷,刚要张嘴问什么,却不想一条酱香鸡腿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她猛地别过头嗔怪的看着冰块儿脸顾啸云,顾啸云压低了声音道:“不该你问的别问,吃饭!”

    “呜呜……我……”

    “你什么你?否则一会儿不带着你去银铃潭赏月了,你自己掂量着办。”

    “顾啸云……”叶南将鸡腿吐了出来,还是忍了下来,那个地方她早就想去了,听说夜晚在那里赏月真的很美。

    可是那么高的地方只有这个混蛋的轻功能上去,她再怎么八卦的心思也被顾啸云的千年寒冰冰冻了去,忍着满肚子的难受哀怨的看着凌霜。

    “叶南怎么了?”凌霜觉得叶南的视线灼热的让她打了个摆子。

    方玉和顾啸云的视线同时毒辣辣的射向了叶南,叶南心头一个激灵还是吃吃笑道:“凌霜,你穿将军服真的好俊!我忍不住想……呜呜呜……”

    顾啸云一把将她的脖子掐着,将一只鸭脖子塞进了她的嘴巴里,在方玉杀人的视线中站了起来,冲凌老夫人躬身行礼道:“老夫人,我和南儿吃饱了,先告退了。”

    凌霜暗自好笑,叶南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倒也是遇到了克星。吃过饭后,凌冰又将自己的妹子请到了闲梦居问了一些青龙军的情况,嘱咐了几句。

    随即凌霜才回到了松林堂,刚一进门便被方玉紧紧箍在怀中不放手。

    在西城青龙军的校场中,杀人,演戏,勾心斗角,处处机锋,凌霜触及到这个熟悉的怀抱才缓缓平复了情绪,那一瞬间觉得甚是安心的很。

    姹紫和嫣红将烈火送进了凌府的后山,按照凌霜的要求单独设了个马厩,刚赶回来复命便看到了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她们两个忙退了出去。

    方玉感受着怀中的女子的瘦弱,只是心疼,若不是迫不得已,霜儿绝不会被逼到了杀人的份儿上。

    杀人如麻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但是他还是心疼她。这丫头不该这么生活的,何时能给她一方宁静的天地,没有仇恨,没有阴谋,没有杀戮,只有阳光,何时?

    “霜儿,想不想喝酒?”方玉轻轻放开了她,温柔的凝视着怀中的人儿。

    凌霜心头一颤,还是方玉了解她。

    “走!不醉不休!”凌霜吃的一笑,拉着方玉的手便要走出去,却不想撞上了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凌冰。

    “二哥,怎么了?”凌霜知道二哥素来也是个沉稳的,从来没见过他这般惊慌失措的表情。

    “霜儿,南疆十六个土司头领叛乱了,战火已经烧到了赤州!”

    “什么?!”凌霜心头一跳,文五郎还在赤州任上啊!

    “宫里头的魏公公来人了,请所有的武将还有三品以上官员速速进宫!霜儿,宫里头的人已经侯在外面了。”

    “方玉,我去一趟!”凌霜也说不清楚此时的心情,既有对文五郎的担忧,又有一种热血豪情的渴望,若是能的话她希望这一次抓住机会重新夺回属于凌家的荣耀。

    武将的荣耀便是在战场上,用血,用火来浇筑的。

    “霜儿,”方玉脸上从来没有的凝重之色晕染了出来,他这一路上看着她步步成长,处处挣扎,他懂得她的经天纬地之才,可是却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霜儿,打仗是要死人的,千万不要出头,算我求你了!”方玉从来没有如此放低了姿态,让凌霜和一边的凌冰倒是狠狠吃了一惊。

    凌冰心头倒是很赞同方玉的主意,那么多大燕朝能征善战的武将,犯不着让自己的妹妹去送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