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章 斩将】

    202章斩将

    高台上的烈火此时身上赤红的颜色渐渐淡化了下去,马身上的汗珠宛若鲜血一般渗了出来,这一幕恰好也被刚刚赶过来的姹紫和嫣红等人看在眼里,不禁暗自吸了口冷气,姑爷居然送了这样一匹旷世罕见的汗血宝马给大小姐。

    孙冕看到校场中的景象后,忙拉过身边一个目瞪口呆的小兵踹了一脚道:“还不去请长公子来!愣着干什么?!”

    那小兵这才从凌霜的惊世红颜中醒悟过来,忙疾步转身跑出了较场口。

    “凌将军!你这是何故?”宣呈本来脾气就大,此番再也顾不得长公子之前安顿的那些话,向凌霜冲了过来。

    凌霜凤眸一冷,一边的嫣红和姹紫却早已经佩剑在手挡住了宣呈的去路。

    “放肆!胆敢冲撞军中主将!你反了吗?”姹紫虽然在凌府的时候温柔可人,可是此时掷地有声倒是让人不敢小觑了。

    “宣呈退后!”孙冕如今已经学乖了,忙将宣呈呵斥下去,几步走到了凌霜所在的高台下面躬身行礼,刚要说什么却不想凌霜已经冷冷开口。

    “来人!将宣呈拖下去打三十军棍!”

    孙冕一愣,脸上的怒意却是再也克制不住了去,这女人也太嚣张了吧?

    宣呈肃然身份低微出生农家,但是战功卓著,勇猛异常,还曾救过三爷宇文效的命,在宇文家的地位自然不同于寻常人,所以才执掌宁武营这样嫡系中的嫡系。

    今儿凌霜若是真的将宣呈打了,以后宇文家的脸往哪里放?

    “凌将军,”孙冕忍了忍还是一脸恭敬道,“宣呈素来在宁武营尽职尽责,不曾犯什么错,这要是责罚也应该是有个理由不是?”

    凌霜冷冷一笑,抬起马鞭指向了东倒西歪的宁武营缓缓道:“训练不力,连一匹马儿都挡不住,以后怎么上战场?!三十军棍还是轻的,若不是看在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老子早将他废了!”

    宣呈顿时火帽三丈猛地冲过来:“凌霜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臭老娘们儿也敢过来编排老子!你们凌家的男人死哪儿去了,怎么光靠一个娘们儿来耀武扬威了?还是你陪着京城中的贵人们睡了几晚上,才恢复了你凌家的职务,偏生跑到老子这里来撒野?肚兜都让人挂城门楼上……”

    “宣呈闭嘴!”孙冕大惊失色,刚要出言阻止却不想一道火红的身影瞬间扑来。

    凌霜骑着马从高台上直冲而下,手起剑落,宣呈的人头咕噜噜打了几个转,好半天僵直的身体才轰然垮塌。

    啊!一阵惊呼声传来,即便是嫣红和姹紫也是惊呆了去,这样一记漂亮的斩杀实在太过迅捷,还有残忍到了极致。

    烈火似乎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兴奋的居然扬起了前蹄才站稳了去。

    这下子校场算是炸开了锅,一个个宣呈手底下的宁武营士兵将凌霜团团围住,却是被她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所震慑,又不敢有什么动作,只是狠狠地盯视着马背上那个美艳张扬到极致的女子。

    凌霜将已经吸饱了血的朝之宝剑缓缓插进了剑鞘中,冷眼看着四周的士兵。

    “宣呈练兵不力,国之罪人,该杀!顶撞主将,蛮横霸道,不服军纪,该杀!居然还质疑皇上对本将的任命,口出狂言,更是该杀!”

    三个该杀,一声比一声高昂,刺穿了所有人的耳膜!

    孙冕额头渗出冷汗,心头却是七上八下,长公子怎么还没有来?

    “大将军来了!大将军来了!”宁武营的士兵们纷纷向后散了开去。

    凌霜坐在马上更是看得真切,金红色战马四蹄翻腾冲破了层层人浪直接停在了凌霜的面前。

    宇文胤脸色铁青,这个人也太嚣张了,第一天来就杀了他座下的一员勇将。此番看着身着红衣的女人,心头又是五味杂陈的很。

    恨意,懊恼,还有一点点他自己也压不住的欣赏,这个女人风采灼灼,让他高傲的心第一次生出几分异动。

    这些情绪折磨着年轻的宇文家的长公子,许久,宇文胤翻身下马。

    凌霜此时的级别比他低了一个级别,也不得不跟着翻身下马,二人一前一后上了高台。却没有注意到高台下:宇文胤的坐骑追光试图向烈火示好被烈火一蹄子踹开的情形。

    宇文胤墨眸轻轻一扫,之前还乱哄哄的宁武营瞬间自觉地列好队阵,那些伤残也被远远抬到了一边等候军医过去查看。

    凌霜暗自给敌人点了个赞,其实身边这个邪魅的家伙治军还是有一套的,不过她的任务主要是捣乱,才不管其他的。

    “凌将军请给我一个解释!”宇文胤转眸看向了凌霜,眼底带着几分杀意。

    凌霜其实对宇文胤是有点儿犯怵的,脸上却是淡然笑道:“刚才我宣布的三条罪状,大将军也应该听说了吧?”

    宇文胤眼角一跳,恨不得一剑砍死这个狡猾的女人,她今儿这是生生逼着自己出手的征兆。

    不过宇文胤明白,自己今天一旦忍不住火气,便是给了承平帝一个极好的借口。

    宁武营的兵士们齐刷刷看着自家长公子,盼望着长公子能给他们一个交代,将凌霜这个杀人凶手惩处了去。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许久宇文胤微微闭了闭眸子缓缓道:“来人,将宣呈的尸身好好安葬了,他虽然犯了错可是与我宇文家有功,我自己出银五万两安顿好他的家人。”

    宁武营的士兵顿时热泪盈眶,默默垂下了头,今儿这事儿好像长公子也没办法帮他们报仇。虽然畏惧长公子的威压,可是毕竟带着几分失望之色。

    凌霜暗自冷笑果然是个会笼络人心的,转过脸嗤的一笑:“宇文将军如此实在仁义,我实在钦佩得很。不过据说宣呈无父无母,无儿无女,更无兄弟姐妹,不知道这银子给谁呢?不若咱们兄弟们分了吧!咱青龙军的兄弟都是他的亲人,我也该有一份的。”

    宇文胤猛地盯视着凌霜,手中握着剑鞘的手紧了松,松了紧。这丫头知道的这样清楚,宣呈确实是没有亲人,他刚才也是做做样子的,没想到被她拆穿了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