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章 走马上任】

    198章走马上任

    方玉一听是太子爷的东西拉下了脸抬眸道:“将龙辰逸的东西扔了去!”

    姹紫不禁一顿,这可是太子爷赏得若是这般扔了出去,岂不是会遭人诟病?

    “怎么,我这个姑爷用不动你们了?”方玉冷冷道。

    “留下来!放到后面的倒厦里去!”凌霜白了方玉一眼。

    “霜儿,你若是需要我也定会给你的,何苦留着他的东西?”方玉心头酸味陡然而起。

    凌霜冷冷道:“目前凌家不能树敌太多,太子爷身份尊贵不好得罪!”

    方玉顿时一噎,暗道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开始惧怕权贵了?不过太子那个家伙实在是讨厌的紧,他心头压下了怒意。

    “罢了,我去书房了!”方玉带着几分赌气起身要走却看到凌霜压根不理会他,不禁又折返回来,“霜儿,今儿我一个人甚是无聊的很,不若你来陪我读书可好?”

    “不行,我今儿有要紧事要做!”凌霜凤眸中微微一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

    方玉一顿,想起来前厅的那个孙冕,他也没想到承平帝居然将凌霜摆在了这样尴尬的一个境地,心头顿时不喜。但是也不禁替她捏着一把汗,都是一些粗野蛮夫也不知道她该如何应对。

    “霜儿,青龙军是宇文家族的嫡系,皇上分明是将你当枪使,你若是太较真了也不是个好办法。不若明儿上奏朝廷就说你腿疾发作,不能当此重任推了算了。”

    方玉这番话不能不说是有着几分私心的,他可不想自己的老婆被那么多男人盯着看,即便是看一眼他总觉得损失了什么。

    凌霜唇角微翘,凤眸中清华灼灼却又带着几分诡谲之色,缓缓笑道:“既然皇上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能不好好报效国家呢?这事儿非但不能推脱,还要好好干。”

    “你还真的想操练青龙军?”

    “我傻啊?”凌霜觉得最近方玉的智商明显下降,看着他道:“这青龙军不管怎么训练都是宇文家的,何苦给别人做嫁衣裳?”

    “那你去西城校场做什么?”方玉越来越搞不懂这丫头的阴谋诡计了。

    凌霜将姹紫叫了进来给她换了一件蓝色劲装,头发盘在了脑后显得精干至极,扭头看着方玉道:“乖!好好温习功课,胜败在此一举了。”

    听着凌霜驴头不对马嘴的话,方玉一阵郁闷忙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怎的不知道修养?”

    “我出去玩一会儿,你在家守着!”凌霜说罢带着同样劲装的姹紫和嫣红走出了松林堂。

    她刚走到前厅便看到了青龙军的副统帅孙冕,此番正在前厅坐着喝茶,二哥凌冰陪坐在主位,脸上却是冷漠的很,饶是凌冰如今涵养甚好也忍不下宇文家的这些跟班。

    “凌将军!”孙冕看着凌霜走了进来有点儿肝儿颤,怪不得这女人这么嚣张,昨天方玉那些举动实在令人心悸得慌。

    “嗯!来了,”凌霜淡淡扫了他一眼。

    孙冕一个哆嗦,忙躬身立在一边。

    凌冰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子,这一次青龙军的水真的很深。

    凌霜却是不以为意,昨儿她就猜出了承平帝的意思,这是变相的削去宇文家的兵权罢了。自己凑巧入了承平帝这老家伙的眼睛,将她当枪使。

    不过,她凌霜这粒棋子从来不会安分守己,这一次倒是要向承平帝讨要点儿利息才算。

    “孙监军,你今儿来的不巧得很,”凌霜在孙冕面前站定了缓缓笑道,“皇上将我禁足三日,不能去西城驻地,三日后你再来!”

    孙冕登时一愣,昨儿宇文长公子还交代他今天一早便早早来凌府做规矩,礼数上面千万不能给凌霜找到什么把柄。可是这丫头倒是不去西城了,莫非是怕了不成?

    他心头如此一想,脸上却是不自然的带着几分得意之色,果然还是个女人一听青龙军的威名倒是退缩了去。

    凌霜将他脸上鄙夷尽收眼底丝毫不以为意,暗道有的是你们哭的时候。

    “孙监军,我有一事不明,”凌霜冲孙冕抬手将请他到客位上坐了下来,自己端起一杯茶吹了吹轻抿了一口。

    孙冕顿时警惕起来,昨儿长公子交代了,不管凌霜说什么都要好好应对,不能出了岔子。

    他战战兢兢坐在了位置上缓缓道:“凌将军请说!”

    “我记得青龙军的统帅应该是宇文效吧?怎么今儿倒是你这个监军过来见礼了?宇文效呢?”

    孙冕暗道果然狡猾的女子,居然想要找三爷的茬儿,随即忙小心翼翼道:“三爷昨儿病了,故而今天不能来。”

    他说完后还加了一句道:“这事儿倒是也回禀了主将宇文大人,于情于理都能在家休养几天的。”

    凌霜凤眸一凝,哪里觉察不出孙冕对她的提防,只是没想到宇文家的人对她的提防已经到了这般谨慎的地步。

    生怕她找茬儿将宇文效参一本吗?居然将事情办的妥妥帖帖,这个宇文效是宇文家兄弟几个里头最好对付的人,想必是被藏起来了吧?不想与她发生什么正面冲突!

    不过凌霜这一点儿倒是想多了,宇文效昨儿被方玉几乎打掉了满嘴的牙齿,想必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子在公众场合露面。

    本来长得英俊神武的少年将军一说话,门牙没了,满嘴的跑风漏气,又如何见人?

    凌霜指尖轻轻点着桌面,眉头拧了起来。自己是被承平帝当做了恶心宇文家的苍蝇,可是承平帝这样做也不想让她重新执掌兵权,这一点儿她是晓得的。

    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今宇文胤倒是真的将属下管的甚好,宇文胤这颗蛋不好找到缝隙,可是凌霜倒是有法子将它敲出缝隙来。

    凌冰经过最近这么多事情担心是有的,不过更多的是好奇自己的这个厉害妹妹到底想如何应付青龙军这件事情。

    一时间前厅的气氛有点儿压抑,孙冕倒是显得有些焦躁。凌霜放出招数来,他也能回禀长公子好好应付,可是这丫头身上如今古怪得很,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阴毒的法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