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章 意外的人】

    196章意外的人

    “三哥!三弟!”宇文御和宇文川忙将几乎轰然倒地的宇文效扶住,顿时大吃一惊。

    宇文效嘴巴里的牙齿居然被一粒石子借着内力都打碎了去,他呕出满嘴的血,疼得几乎晕了过去。

    方玉缓缓将手放了下来,缩回到了袖间,轻轻一笑:“我最讨厌聒噪的人了,长公子你觉得这种人是不是很令人生厌呢?”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瞬间精光微烁,抬手便祭出了赤练剑,刷的点向了方玉的咽喉处。

    “方公子,我倒是小看了你几分,果然真人不露相!今儿既然来了,便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宇文胤话锋一转,整个身子猛地跃了起来,顿时凌空照影,剑花四射,兜头将方玉周身几大命脉全部罩在剑光中。

    方玉心头一顿,忙缩了身子避过,但是却是气血上涌,躲避的极其吃力。

    他暗道这才是宇文胤长公子真正的实力吧?他本不想与他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是这厮太可恨几次三番不放过霜儿。

    既如此,他方玉送他在黄泉路上走一程也是好的!他宽大的锦袖瞬间扬了起来,手中却是多了一柄形状古怪的利刃。

    材质不是玄铁之类的铸剑必备材料而是一种类似于冰雪雕刻的晶体,呈现出了蜿蜒的蛇形,看起来既冰冷无情又有着光芒万端的天下霸气。

    “宇文胤我送你一程!”方玉桃花眸子微微眯了起来,瞬间出手身形宛若鬼魅,动作之迅速令人心底发寒。

    宇文胤狠狠吃了一惊,抬起赤练剑架住了方玉的攻击,却是胳膊一麻,几乎要跪了下来。

    赤练的红与诡异宝剑的冷交织在一起,宛若一场冰与火之歌。四周的人群被迫纷纷向后退去,一股股的剑气威压让他们几乎忘记了呼吸,从没看到过这样精彩绝伦的对决,却又杀伐纵横令人心惊。

    “剑下留人!”一身灰色锦袍的宇文浩正忙跃到了战圈乘着方玉手中力度松了的那一瞬间,一把将濒于死亡线上的宇文胤扯了出来。

    宇文胤唇角已经微微渗出些血迹,腿上也挨了一剑,幸亏被宇文浩正救出否则再斩一剑就断了。他眼底的神情却是有些癫狂,好久没有遇到这般令他兴奋的对手了。

    方玉也有些狼狈,胳膊上中了一剑,鲜血顺着手背流了下来。

    他不动声色缓缓收回了手中的剑冷冷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宇文浩正道:“宇文先生不必要这么紧张!今儿也仅仅是来向长公子讨要一条腿罢了!”

    “方公子……”宇文浩正一个头顶两个大,看着眼前的凄惨景象,却又不能将方玉的真实身份挑出来实在是憋得慌,不过他心思一动,也许有个消息该是同宇文家的四个小子说说了。

    不然的话,照此下去为了一个女人闹的这般不可开交也实在是令人心痛。

    “胤儿!”宇文擎宇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父亲?”宇文胤几个人忙扶着满脸血的宇文效恭恭敬敬给宇文浩正还有父亲宇文擎宇行礼。

    宇文擎宇看着三儿子的表情心头一痛还是强忍着缓缓转身看向了负手而立的方玉,只一眼便心头叹了口气,果然与那个妖孽有几分相似,不管是性情还是容貌。

    “其余人都退下!”

    已经看傻了的孙冕忙将宇文家的护卫带着离开了亭子,诺大的亭子里只剩下了宇文家父子,宇文浩正还有脸色平静的方玉。

    “你们几个孽子……”宇文擎宇点着宇文胤等人,心头却是恨铁不成钢。

    他不禁懊悔平日还是对这几个孩子太过纵容了些,如今凌家出了妖女这几个孩子却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还真的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方玉唇角晕染着一抹冷意,淬利的桃花眸子冷冷看向了宇文家的父兄子侄。

    宇文擎宇缓缓转过身同宇文浩正交换了一下视线,走到了方玉跟前软了声音道:“方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方玉知道宇文擎宇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让宇文胤这个混蛋知道知道他宇文家的渊源倒也能震慑他一下。

    “好!”方玉倒是不能不给宇文擎宇面子,淡然应了一声。

    宇文胤等人却是惊诧莫名,方玉这厮到底是什么来头?二叔这般惧他已经让他们心头疑窦重重,没想到父亲也这般恭敬的态度,心头顿时激起了惊涛骇浪。

    “父亲?他……”宇文御不禁喊了出来。

    “你们几个随我来!”宇文擎宇带着几个垂头丧气的儿子们同方玉一起走进了一边的轩阁。

    半柱香的时间后,方玉施施然离开了宇文家的琼林苑,宇文胤整个人却是脸色一片漆黑。即便是最能言会说的宇文御也是眼角抽搐的厉害,宇文川和满脸血污的宇文效更是已经呆傻了去。

    “父亲,”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顿时晕染出一抹寒凉,转身冲父亲躬身行礼道,“方玉即便是这样的身份,可是我们宇文家难不成真的要受制于人吗?”

    宇文擎宇微微下垂的眼袋轻轻一颤,眼底却是爆发了一股子精明之色,随即叹了口气:“胤儿,还是太急躁了些。”

    宇文胤顿时心头一定,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执掌整个宇文家族以来,将凌家踩在脚底,将大燕朝的三分之一的兵权收归囊中,岂是那种甘愿臣服于别人脚下的人?况且那个方玉对宇文家并没有优厚反而这般嚣张,凭什么他们要听他的。

    “父亲,不如杀了干净!”一边的宇文效插嘴道。

    “混帐东西滚出去!”宇文擎宇对这个不知死活的三儿子分外恼火。

    宇文效一顿忙退了出去。

    宇文擎宇缓缓看着宇文胤道:“不要轻举妄动,如今凌家的那个丫头已经得了势,方玉又宠她宠的厉害。但是一旦方玉的身份曝光,依着凌霜那女人的性子定然会有一场好戏看。”

    宇文胤登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神情。凌家与宇文家真的就是这么不死不休吗?

    方玉回到了松林堂的时候,已经到了掌灯时分,初春的风还有些微寒,他先去了后院的倒厦洗净了一身的血腥,换了干净衣服将胳膊的伤口草草包扎了一下。掩饰好一切后随即疾步走进了轩阁的门,却看到了凌老夫人身边的侍女守在外面,不禁一顿。

    “姑爷……”两个侍女刚要行礼被方玉抬手制止。

    “你家大小姐怎样了?难不难受?伤口严不严重?有没有发烧?”方玉冲掀起帘子迎了出来的嫣红问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