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章 父皇的心意】

    190章父皇的心意

    龙辰逸一听忙站得更加恭敬了些,承平帝不禁叹了口气。

    不过他如今已经老了,皇位终究还是要传给这个孩子的。其实当初承平帝先立龙辰逸为储君一来他是长子,二来这孩子在皇子里面还算忠厚一些。

    若是让他继承了皇位,其余的儿子倒也能保全。知子莫如父,老三龙辰轩虽然是他最喜欢的孩子,但是做事实在是太过狠辣,今后若是登了大统定然不放过其他皇子,他倒是不放心得很。

    他看惯了皇家之间的互相倾轧,可是他不想这样的血腥延续到他的儿子们身上。

    “逸儿,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凌霜。”

    “父皇,”龙辰逸忙跪了下来,心头一紧,太子妃是父皇和母后替他选好的。他却一点儿也不喜欢,如今好不容易偷偷喜欢上一个姑娘还被自己的父皇知晓了。

    他晓得凌霜已经嫁做人妇,可是这份情越是深埋于心越是带着几分患得患失的痛楚。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牵连了凌霜,他也不想伤害那个看似强硬实际上却很晶莹剔透脆弱不堪的灵魂。

    “父皇,都是儿臣痴心妄想,儿臣恳求父皇若是要责罚便责罚儿臣吧!与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承平帝不想龙辰逸对凌霜紧张至此不禁暗自诧异,这个儿子倒是个长情的人,随即眼眸中晕染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深意。

    “她是天降凰女理应配这世界上最好的男子,而不是一个纨绔子弟。”

    “父皇?”龙辰逸陡然惊呆了去,随即一抹发自内心的狂喜跃然而出,却害怕是自己曲解了父皇的心思而将这抹狂喜深深地压制在心底。

    承平帝负手立在窗户边看着外面开的正艳的迎春花还有遮天蔽日的木槿缓缓道:“那女子命格特殊这天下不知道多少人记挂在心里,方玉与那个女子的关系怕是你也查清楚了吧?”

    龙辰逸心跳的厉害不敢说话,只是强忍着惊喜,身子微微颤抖,若是父皇也支持自己与凌霜的事情。他便更能放开手将方玉那个碍眼的家伙除去!

    承平帝叹了口气道:“既然喜欢便要有实力能将她夺过来,女人靠别人帮忙抢夺终归是无能之举。不过凌霜这孩子我也是喜欢的,又是天降凰女的命格,何去何从你自己把握。只是今儿先警告你,不要做出什么对皇家声誉有损的事情来。”

    龙辰逸知道了承平帝的态度后越发的心神荡漾,但是最后那句警告也不会是吃素的,忙磕了一个头道:“多谢父皇成全!”

    “去吧!未来的路长着呢!好好走!”

    “是,儿臣祝父皇福安,儿臣告退了!”龙辰逸缓缓起身躬身退出了御书房,刚一走出御书房他的整个心情异样的兴奋。

    凌霜是天降凰女,自己是国之储君,不配自己难道还能配别人去?

    “千山!”

    “太子爷!”千山每每看到龙辰逸像绽开了的花朵般的笑颜就觉得心头犯怵。

    “最近将你查到的关于方玉的身世禀告本宫!”

    千山一个哆嗦,太子终于要对方玉大开杀戒了,难不成是里头那位的支持?他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御书房的门口,不禁狠狠打了个哆嗦。

    凌霜今儿心情着实不错,虽然那肚兜的事儿让她的脸也丢了好大一块儿,可是比起能获得豫州三千户封邑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凌霜开心得哼哼却不想迎面撞上了宇文胤高大的身体。

    “你似乎心情不错?”宇文胤的声音冷冷淡淡带着几分暗沉沉的恨意流转,却又带着几分他自己也克制不住的惊讶。

    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会儿是高冷的王者,一会儿是吊儿郎当的雅痞流氓,一会儿是叱咤风云的女将,一会儿又是温柔可人的俏丽娇娃。

    他更觉得这女人就是个魔鬼,不,是毒液,谁沾了谁死!

    凌霜猛地收住心神,唇角晕染起一抹冷意,脸上却是微微一笑侧身礼貌的笑道:“长公子请先走!”

    宇文胤唇角抽了抽,她倒是礼让的很,可是他心头的怒意如何能平?

    “凌霜,你真是好得很!”宇文胤咬牙切齿,长这么大第一次吃这么多亏,居然还是来自同一个女人之手,这气儿真顺不下去。

    凌霜嗤的一笑:“彼此,彼此,我凌霜呢素来是个礼尚往来的人。今儿长公子大手笔,我呢也只能还回去,希望我还回去的礼物,长公子能喜欢,嘿嘿……”

    宇文胤看着她奸诈的笑容恨不得一剑刺死她,可是看着她此番脸上的墨汁将白净的小脸涂抹的花里胡哨,像一只小猫,心头又贱贱地有点儿心动。

    “凌霜,方玉知道了那肚兜儿的事儿会怎么想?我已经派人将那只传音螺此番送给了方玉,你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

    凌霜心头一跳,光顾着得意豫州的事情了,倒是没有来得及顾及方玉那厮。上一次与胡离喝酒差点儿被方玉将屁股打烂了,这一次似乎情形更加严重。

    宇文胤终于满意的看到了凌霜凤眸中的一抹惊慌,本来应该开心却又有些堵得慌,这丫头居然在意方玉到了此种地步?心头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味儿?

    他缓缓靠近凌霜,在她耳边一字一顿道:“我同方玉说昨夜你的味道很让我满意。”

    凌霜勃然大怒挥起手掌拍了过去却被宇文胤紧紧抓住冷冷笑道:“凌霜,你很在乎他吗?都是男人,自然知道男人的心情。你这样给他戴绿帽子,不知道他会不会轻易放过你?”

    凌霜凤眸中的茫然和紧张一览无遗,随即她定了定心神缓缓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做没做是我的事情,怎么想是他的事情,这本是我们夫妻间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三道四!”

    宇文胤猛地一怔,看着凌霜的自信,不禁心头越发的憋气,猛地放下了凌霜的手退后了一步道:“你这样什么都不在乎的性子实在不讨喜的很,不过我会让你长点儿记性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