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 神补刀】

    189章神补刀

    今儿若不是宇文胤太过自大亲自来看她的笑话此番自己说不定早就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哪里还有生存的机会?

    凌霜微垂的凤眸中突然闪过一抹冷冽,抬起头缓缓道:“皇上,民女知道这件事情实在是令人难以决断,民女恳请皇上饶恕宇文长公子这一次吧!如此不登大雅之堂的儿女私情让大燕朝白白蒙羞,实在不是民女所愿,民女也会原谅他的。”

    凌霜此话一出,宇文胤不禁狠狠吃了一惊,如今这个死女人已经掌握了那么有力的证据为何还要替自己开脱?

    即便是刚才提出凌家与宇文家和解的龙辰轩也是分外的不可思议,但是依着这个女人的手腕,绝不会这么快放过宇文家的。更不用说宇文家与凌家整个大燕朝的人都知道,这两家人不对头得很。

    今儿这出兜肚事件究竟谁是谁非,根本就是个糊涂账,被凌霜这么里外一搅合更是说不清楚了。

    承平帝叹了口气刚要说什么,却不想凌霜凤眸中的微光一烁,抬眸道:“皇上,上一次宫宴的时候民女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自己身上显示天降祥瑞,民女能成为大燕朝的祥瑞自是欢喜得很。”

    一群人都不出声了,现在凌霜不管说什么,人们都觉得有些怕得慌。每一次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凌霜继续道:“只是民女实在不堪其扰,寻常世家大族的小姐们邀请出席宴会倒也罢了,可是某些登徒子却是为了别样的意图寻民女的麻烦,民女实在不堪其扰恳请皇上将民女禁足。”

    凌霜这番话一出口,宇文胤猛地转过头冷冷盯视着凌霜,瞬间迸发出杀机来。

    即便是宇文擎宇也是微微闭了眼睛,这大概才是凌霜放出来的大杀招!

    宇文家族占据着天下三分之一的兵权本来就被承平帝不喜,如今居然敢勾搭天降凰女?天降凰女的寓意不言自明,自古以来龙凤呈祥,凤凰九天。

    承平帝看向宇文胤的视线多了几分暗藏的杀机,莫非这个宇文胤长公子也有当皇帝的心思?如今他渐渐年老病弱,几个皇子还搞不停当,又出来一个宇文家族,着实可恨。

    宇文胤心头恨的牙痒痒,早知道凌霜这么难对付,这么奸猾,他真不应该在藏书阁的时候对她手软。

    如今宇文家族虽然实力雄厚,但是还不至于能完全控制大燕朝的局势,此时翻脸谋反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凌霜这女人狠狠给了宇文家一刀,这一刀刺的稳准狠,让宇文家父子连一个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宇文胤扫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宇文擎宇还有一脸幸灾乐祸的凌霜,重重冲承平帝磕了一个头道:“臣这一次却是冒犯了凌姑娘,臣恳请皇上责罚。”

    承平帝紧绷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看着几乎将额头磕肿了的宇文胤微微点了点头。

    一边的龙辰轩猛地吸了口气,很认真的看向了凌霜。实在是可惜了的,若不是女儿身但凡凭借这能读懂人心的本事也会位居三公之列了。

    即便是父皇的心思也被这丫头猜中,并能为她所用,天下还有能制得住她的人吗?

    一时间御书房显得沉闷至极,一件小小的风花雪月的肚兜没想到陡然上升为宇文家与皇族之间的冲突,谁都显得有些忐忑。

    “好了!都是年轻人情真意切也是难免的,”承平帝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平淡安宁,此番宇文家驻守北疆还不能找到另外的家族代替。大燕朝还要仰仗宇文家的实力,不然北疆越来越壮大的高昌和回鹘骑兵顷刻间便会将大燕朝吞没。

    但是宇文家族的人也实在是太嚣张了,不提个醒是不行的。

    “既然爱卿有悔过之心,不若将你的封地豫州转赐给凌姑娘算是做了名誉上的赔偿罢了。”

    凌霜一阵惊喜,尼玛,总算给了老子天大的好处了。豫州素来出好男儿,而且豫州食邑三千户若是能从里面挑选青壮年加以训练绝对是一支精兵啊!

    宇文胤脸色越发灰暗了几许,不想承平帝紧接着道:“至于今天你的行为实在是给大燕朝带来不良至极的影响,你这安国侯不做也罢!”

    宇文胤的手紧紧抠着御书房光可鉴人硕大白玉地板的地缝,脸上的表情却越发恭敬得很,又是卑微的伏下身子叩头谢恩。

    凌霜暗自冷笑,好强的忍耐力。若是他但凡有一点儿生气表现出来,今儿怕是连命也丢在了这里。

    想到此处凌霜不禁有些懊丧,下回一定要想个法子让这家伙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呵!宇文家又能怎么样?整个宇文家死绝了都不能让自己的大哥和父亲重新活过来,不能让祖母伤心的眼泪再退回去。

    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宇文胤今儿让你知道老子也不是软柿子,随便你怎么捏都可以的。

    “皇上,民女恳请皇上将民女禁足!”凌霜也得表示一下。

    龙辰逸忙躬身道:“父皇,今儿这事儿实在怨不得凌姑娘,儿臣还恳请父皇从轻发落。”

    承平帝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个小混蛋对凌霜的那点儿心事他岂能没有察觉?

    “嗯!不过这事儿毕竟也是由凌霜所起,禁足三天吧!”

    噗!宇文擎宇一口黑血差点儿喷了出来,承平帝今儿这是铁定要护着凌霜了。

    凌霜也是觉得奇怪,承平帝素来看着她不顺眼的很,今儿倒是怎么了?

    “罢了!你们退下吧!逸儿!你留下来!”

    一群人忙跪安退了出去。

    御书房只剩下了承平帝与他的儿子龙辰逸,龙辰逸看着父皇严肃的表情不禁心头有些打鼓。

    按理说最近他表现沉稳,父皇交代下来的事务也是办得妥妥当当。最关键的是凌霜近来几次带着叶南进宫给父皇治病的时候,这丫头也是个伶俐的几次三番提前传消息给他。

    故此龙辰逸比龙辰轩更多了几分在父皇面前尽孝的机会,故而最近承平帝对这个长子还算满意。

    “你紧张什么?”承平帝看着龙辰逸的表情不禁又有些微怒,这孩子到底还是比老三差了那么一点儿沉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