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章 难断】

    188章难断

    “皇上明察!凌霜自己不检点,说不定惹了什么人,却将这污水泼在臣的身上,臣心头不服。”

    “皇上明鉴!民女有人证指正,宇文胤这小人还派他的三弟威胁我的证人妄图杀人灭口,京城中的人可都是看见了的,宇文家三公子刚刚还要拿刀砍人来着!”

    “皇上明察!三弟是因为臣被人诬陷才有此做派。”

    “宇文胤,”凌霜凤眸飞扬转过头看着宇文胤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敢说你对我没有一丝痴念?”

    凌霜顿时拿出了一枚羊脂玉玉佩举到了宇文胤眼前红着凤眸道:“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三天前你这浪荡的话语可曾忘记了?”

    宇文胤顿时被凌霜噎得无话可说,脸色一时间青红不定,这丫头什么时候将自己身上佩戴着的玉佩顺走了?

    宇文胤第一次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没想到凌家堂堂的嫡长女竟然还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即便是宇文家再怎么阴谋诡计层出不群但是还不至于用这么明目张胆的下三滥手段。

    凌霜唇角微翘,凤眸中闪过了一抹只有宇文胤这个角度能看到的狡诈和冷冽。

    跟老子玩儿阴的,老子倒是让你看看什么叫阴谋的最高境界。想她凌霜俏脸一抹,大燕一霸,还怕你个乖孙?

    刚才在揪扯宇文胤的时候,凌霜就已经将他腰间的玉佩偷偷顺走了。

    此番凌霜手中的玉佩举了起来,宇文胤顿时脸色垮了几分,玉佩上面分明雕刻着“宇文胤”三个篆体字。

    承平帝顿时唇角一阵抽抽,这宇文胤莫非真的喜欢凌霜不成?

    “靖国公宇文擎宇叩见皇上!”宇文擎宇得了消息后忙递了牌子进宫。

    凌霜不禁暗自吃了一惊,一般能进宫需要皇上召见才行,这个宇文擎宇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显示出自己的实力来,果然承平帝对宇文家族的人控制起来不如凌家那般方便。

    她想到此处,心头却是有了计较,当下不动声色等着承平帝定夺。

    承平帝猛地一愣,眼眸中闪过一抹郁色,但是却不能不忌惮宇文家天下三分之一的兵权实力。

    如今即便想要借着这个由头将宇文家族的兵权夺了也需要三思而后行,担心万一宇文家反了怎么办?

    “靖国公平身!”承平帝眼底的郁色化作了一抹平淡沉稳缓缓指着凌霜道,“宇文爱卿,今儿这事儿依着爱卿的意思该是如何解决?”

    宇文擎宇凌厉的视线扫过了凌霜,不禁心头暗自懊悔,之前还是低估了这个丫头,果然有几分道行。可是如今凌霜人证物证俱在,自己的儿子即便分明受了陷害也是没办法很快开脱的。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宇文擎宇抬眸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子缓缓道:“犬子不懂事,一腔痴心错爱,老臣甘愿替犬子受罚。”

    宇文擎宇缓缓跪在了承平帝面前,这下子倒是承平帝不知所措起来。宇文老贼这绝对是逼宫啊!

    此番若是因为这个小儿女之间的琐事将宇文擎宇处置了,天下必定大乱。

    好一个以退为进,凌霜心头不禁叹了口气,今儿这个老狐狸亲自出马倒是不能将宇文胤怎么样了?

    不过好得自己也将他拉了过来做了一个垫背的,这倒是不错,她凌霜可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

    如今的大燕朝就像一个诡谲的赌局,她手中的砝码没有太多,但是她却有拼了全部身家性命的勇气,还是那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怕谁啊?

    “皇上,今日这都是凌霜一人胡编乱造,臣从来没有对她生出半分心思来,臣是冤枉的!”宇文胤实在是憋屈,居然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害的父亲似乎也要被连累,他实在不甘心啊!

    “是吗,你敢说你对我心中无情?”凌霜突然擎着手中的玉佩晃在了宇文胤的眼前。

    凌霜看到宇文胤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节奏,突然想起了自己穿越前之前学过的催眠法。

    此番挂在碧色丝绦上的羊脂玉玉佩在宇文胤眼前有规律的晃动着,宇文胤猛地神情一顿,眼神中居然带着几分痴惘。

    他心头恐慌至极,可是脑子里又是将他这几日憋在心底的真话不知不觉吐露了出来。

    他百般挣扎唇角还是动了动道:“凌姑娘说的极是,我其实从第一次见面便喜欢上了姑娘,只是不敢承认罢了。”

    凌霜手一抖忙将玉佩拿开了,心头却是狐疑万分,自己的催眠术只是想让他脸色看起来痴惘罢了,怎么会真的引出他这么惊人骇俗的混账话来?

    凌霜忙垂首将心头的惊骇之色掩饰了下去,暗自诧异自己的催眠术没有那么厉害吧?她刚才还想到像宇文胤这样精神力强大的人不一定能催眠成功,没想到收到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可是为什么隐隐之中居然有些恐慌,这家伙刚才那话完全是下意识地,而且是深藏在意识深处的。

    罢了,现在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宇文家一天不除,她一天就觉得不舒服得很。

    其他的人却是惊诧莫名,尤其是宇文擎宇几乎是面无人色,再看向凌霜,他眼底的深邃之中居然带着浓浓的杀意。

    这个丫头身上总给他一股子妖里妖气的感觉,邪门的很,若是自己的儿子真的沦陷于此,那宇文家便是灭顶之灾。

    “无耻!”龙辰逸终于憋不住了,狠狠出声道。

    龙辰轩此番倒是有些后悔,之前以为这个丫头仅仅是个被方玉宠坏了的小女人。

    但是从近来凌霜做的这些事情,一件件一桩桩实在是骇人的很,即便是强大的宇文家也被这个女人逼到了此种地步。

    龙辰轩不禁有些郁闷,早知道如此便不会因为要和龙辰逸抢风头得罪凌霜了,不过似乎现如今补救的机会还有。

    “父皇,”龙辰轩这一次倒是站出来替凌霜出头,缓缓道,“既然宇文将军与凌将军之间似乎闹了一场误会,不若请宇文将军赔礼道歉了结了此事。毕竟这样的事情若是再闹下去反倒与大燕朝的国体声誉不利。”

    凌霜暗自冷笑,好个瑞王一句话便想将自己与宇文胤同时笼络了,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