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章 皇上明鉴】

    187章皇上明鉴

    二人款款走到凌霜跟前,压抑住了内心的惊慌,不知道少夫人叫她们两个来所为何事?但是看着对面被凌霜死死揪住的宇文胤更是心头狠狠吃了一惊,居然是宇文大将军。

    “二位姑娘,”凌霜缓缓道,“今儿打搅了二位姑娘的生意只为请你们帮我评评理,三天前在毓秀河上的花船里对我言语轻薄的可曾是这个人?”

    云水和青纹额头渗出些细微的汗意,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们三天前还在轩阁里陪着工部侍郎那个老家伙唱艳曲儿,一直唱到深夜哪里见过这两尊瘟神?

    到底是云水机灵一些用帕子遮着半张粉脸挑着波光流转的眉眼怯生生看了一眼几乎要杀人的宇文胤强忍着心头的恐慌,声音拿捏得刚刚好垂首道:“云水……云水不敢说。”

    青纹终于醒悟过来了,这少夫人是要她们帮忙做假,忙怯生生拽着云水姑娘的袖子道:“云水姐姐,三天前我们不是在宇文长公子的花船上吗?不知道凌姑娘为何问起这件事情?”

    “你……休得胡说,那天宇文长公子给了我们那么多银子,想要单独同凌姑娘呆一会儿我们哪里在宇文长公子的花船上?”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低呼声纷纷不可思议的看着宇文胤,原来宇文胤这么多年没有娶亲还真的是觊觎凌大小姐?至于宇文家处处和凌家作对,此时全部变成了因爱生恨。

    “大胆娼妇!这般青口白牙的胡说八道,老子剁碎了你们!”宇文效实在忍不住了举着刀便砍了过来。

    却不想刀锋一偏被凌霜一脚踹到了一边,一手一个将云水和青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冷冷盯视着宇文效道:“三公子这是替你大哥杀人灭口吗?有些事情敢作敢当,既然做出来了还怕别人说吗?”

    “三弟退下!”宇文胤知道今儿算是又栽在了凌霜的手里了,这丫头手伸得倒是挺长的,居然连京城有名的头牌姑娘也收买了去,实在是厉害!

    不过如今不管他说什么都已经陷入了凌霜的圈套中,这种男女之事倒是也说不清楚得很。可是为什么自己居然有些开心,不管凌霜怎么说,今儿这肚兜的事儿若是给方玉知道了,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他唇角微微晕染着一抹寒凉,看着凌霜的奸猾狡诈,若是能让他们夫妻之间生出点儿什么嫌隙来倒是也不错。

    一阵马蹄声急促的赶了过来,居然是龙辰逸和龙辰轩,身后跟着的京兆尹杜大人一看又是凌霜惹出了事端,一个眩晕差点儿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来。

    “来人!将正阳楼门上的东西取下来!”龙辰逸声音沉闷至极,刚刚获得消息凌霜的肚兜被挂在了正阳楼门,刚好父皇也知道了这事儿,命他和龙辰轩尽快将凌霜抓进宫里头。

    他刚心急如焚打马赶了过来却不想这事儿居然还牵扯到了宇文胤,顿时一个头顶两个大。

    一边的瑞王龙辰轩清朗的眉头也是狠狠蹙了起来,正阳楼门口挂肚兜已经是死罪了,而且还是为大燕朝立下赫赫战功的征西大将军,这也罢了。

    这个刚刚表示要归顺自己的宇文胤怎么也参合了进来?这两个人到底是在做什么?脑子一个个烧坏了吗?

    “大哥,这事儿您看怎么办?”龙辰轩奸猾的将这难缠的事情扔给龙辰逸。

    龙辰逸骑着马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满眼委屈的凌霜,心头一疼,猛地勒紧缰绳道:“将他们都带进宫,交给父皇定夺!”

    “太子殿下,”宇文御一惊忙道,“我大哥纯粹是冤枉的啊,只是路过却不想被凌霜这女人诬赖,还请太子爷定夺。”

    宇文御明白今儿若是真的将大哥也交给了承平帝的话,说不准大哥就会被承平帝借机削了兵权。

    龙辰逸早就看着宇文家的人不爽,脸色登时拉了下来道:“怎么?四公子有意见?还是觉得我父皇不能明断这件事情?”

    宇文御心头一颤,看向了大哥还算镇定的神情忙缓缓向后退去。

    宇文胤依然是一副睥睨天下的气度,丝毫不以为意今儿这事情也算是自己低估了凌霜的厚脸皮缓缓冲宇文御等人道:“告诉父亲切莫担心,我去去便回。”

    宇文御哪里听不出大哥的意思,今儿这事儿怕是不好了结,当务之急便是回去搬救兵。

    嫣红和姹紫也心知肚明忙疾步走了回去,还是先去文家问问姑爷回来了没有?这事儿太棘手了除了姑爷一般人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不消半柱香的时间,凌霜成功的将宇文胤也忽悠到了承平帝的御书房中。

    “荒唐!”承平帝大怒一掌将案几上的龙形砚台扫到了地上,墨汁甩在了凌霜的脸颊上,又溅到了宇文胤的额头上,两个叱咤一时的大将军此番跪伏在了龙案下。

    凌霜心头也是哀叹,若不是宇文胤将自己逼到了这个份儿上,她何至于将事情这般公开了说。

    而且如今若是自己不将事情闹大也让宇文胤跟着吃点儿牵连,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她抬起纤白的小手小心翼翼抹了一把脸,墨汁溅到了眼睛里有点儿难受,谁知道这一抹倒像个花猫一样。

    宇文胤也好不到哪里去,额头上的墨汁滴滴答答顺着高挺的鼻梁流了下来,一时间承平帝泼天的怒意被这两个家伙的滑稽造型逼得差点儿破了功笑出来。

    凌霜小心翼翼抬头看着承平帝脸色稍稍缓和了些,忙吸了吸鼻子,狠狠隔着锦衫掐了自己一把,登时疼出了眼泪。

    “皇上给民女做主啊!民女没曾想宇文胤因爱生恨居然做出了这样令人不齿的胁迫之事来,民女此番丢尽了脸面,请皇上赐死民女!”

    凌霜的头重重磕在地上,大有撞柱身亡的架势。

    宇文胤藏在银白色袖间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沉稳道:“皇上明察,臣镇守边关十余年,未曾与凌霜见过一面,何曾来的倾慕之说?这分明是栽赃陷害!”

    “皇上明鉴!”凌霜凤眸红扑扑的缓缓道,“民女已经嫁做人妇,怎么可能用这种事情败坏自己的名声?民女再怎么愚钝也不可能将贴身衣物挂到正阳门楼上,宇文胤分明是丧心病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