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章 肚兜迎风飘扬】

    185章肚兜迎风飘扬

    她将那只传音螺递到了宇文胤的手中,随即转身离开。

    书房里此时死一样的寂静,宇文家的几个兄弟绝没想到昨天夜里自己的大哥将凌霜那婆娘的肚兜给剥下来了。

    宇文胤也不做解释,只是擎着传音螺吹了一口气附在耳边。

    “宇文胤你还真是蠢得够可以的,传音螺需要对着螺口说话才能将声音记录下来,昨儿晚上我听墙角的时候,怎么可能将你们的话录下来?英明神武的宇文将军,这上当的感觉如何?”

    书房中的宇文御等人小心翼翼看着宇文胤的表情,一会儿恼怒,一会儿懊悔,最后都归于平淡。宇文胤满是老茧的大手紧紧捏着那只传音螺,神情中说不出来的诡异难安。

    过去很长的时间,宇文川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问道:“大哥,那女人说了什么?难不成这传音螺中真的记录了我们昨天夜里谈论的秘辛?”

    “呵!”宇文胤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却是透着几分狠辣,凌霜这个女人原来真的将他耍了,好得很!

    “四弟,”宇文胤突然又从袖筒中摸出了一方绣着竹纹的肚兜交到了他面前。

    宇文御差点儿被一口水呛死,紧张的看着宇文胤:“大哥?这是?”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里顿时迸发出一抹狠辣缓缓道:“刚才给那个丫头的是我连夜找锦绣坊的顶尖绣工仿绣出来的,这个才是正品。”

    宇文效等人已经脸颊抽搐到了麻木,如今他们考虑的不是怎么收拾凌霜的问题,而是这肚兜的问题。

    “四弟将这个挂到正阳门牌楼上去!”

    宇文御脑子一转,不禁苦笑定是凌霜昨夜用传音螺唬住了大哥,大哥这是要报复了吧?不过这件事情想想倒也有趣,大哥这招也真的是狠辣得很。

    姹紫回了凌府,凌霜正同方玉陪着凌老夫人在花厅处用饭,她也不直接进去只是不动声色侯在紫檀木屏风后面。

    凌霜转眸间便看到了姹紫忙寻了个借口溜出来,带着姹紫直奔松林堂而去,进了内堂命人将门关好。

    “怎样?”凌霜急忙问道,肚兜问题是个大问题,若是宇文胤拿着这个生事她还真说不清楚了。

    姹紫忙将肚兜儿拿了出来递给凌霜,凌霜接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番,又交给了姹紫道:“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那一件儿?”

    姹紫之前已经看过很多次了,生怕宇文胤那个混蛋使什么花招,如今又借着阳光看了一遍道:“就是奴婢绣的,绝无二致。”

    “拿出去烧了!”

    “是!”姹紫知道这件肚兜已经被宇文胤玷污了去,大小姐断然不能再穿的。

    凌霜却是独自坐在椅子上沉思,这么痛快就了结了这件事情?宇文胤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是不是哪里出了岔子,可是又觉得不像是出了岔子,姹紫的绣工不错她自己的绣活儿难道还不清楚吗?

    她正自心头忐忑的时候,嫣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个精致的盒子笑道:“大小姐,文家大少奶奶差人送来了山参,四少奶奶差人送了大小姐碧玺石的镯子两对,还有从陈州带回来的红石一块儿,说是交给小姐把玩的。”

    凌霜倒是对那陈州的红石头分外感兴趣忙命嫣红拿了进来,其余的东西收好,将她们两个遣了出去。

    金氏倒是将那个红石头包裹的极好,凌霜小心翼翼掀开一层层的素锦,巴掌大的红石头跃然在眼前。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红色,虽然石头好似被金氏命人打磨成了还算圆润的形状,但是上面依然有一道道棱角,材质很硬,好像不屈服人力的威压似的。

    凌霜不禁心头一喜,刚拿了起来对着阳光照去,突然贴身佩戴着的饮血玉变得发烫,她猛得将红石头扔开,从怀里将那块儿饮血玉取出来放在手中。

    异样的红光闪烁不明,而且烫的她的手几乎都托不住了。她将那块儿金氏送过来的红石头扔得更远一些,手中的饮血玉才渐渐凉了下去。

    凌霜不禁狂喜,果然这古怪的红石头和饮血玉大有来头,看来陈州还需要亲自去一趟才好。

    她越想越觉得心神难安,不禁起身想要亲自去找金氏问清楚陈州的情形。

    “嫣红,替我更衣!”

    “姹紫!备好马车,我要去一趟文家!”

    凌霜一想到能找到回去的法子一刻也不想多耽搁。

    她打扮停当后,出了凌府钻进了马车,刚行至正阳门楼处突然前面围了一大群的人,凌家的马车甚至都通不过去。

    这倒也罢了,凌霜大不了命人绕路就行,可是为毛那些围观的人群看到她的马车后居然将她围起来纷纷指指点点,而且那表情叫个**,感觉像是打了鸡血似的。

    凌霜心头一顿,有些隐隐约约的不妙忙道:“停车!嫣红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嫣红身子灵巧的钻进了人群。

    不一会儿嫣红大惊失色的冲到了马车边刚要说什么又猛地掀开车帘钻了进来。

    凌霜倒是从来没见过这丫头这般慌张不禁有些好笑道:“到底怎么了?吓成这个样子?”

    “大小姐,肚兜……”

    凌霜心头猛地一颤,忙掀开车帘冲了出去。

    “凌家大小姐来了!快看快看!”

    “咦!这女人看不出来啊!还有这一套?”

    “嘘!噤声!这女人杀人如麻你不想活了?”

    凌霜顾不上理会四周这些议论脚步站定在了正阳楼门下,正阳牌楼可是京城中的标志性建筑。

    是为了纪念战死的大燕朝的英烈而修建,整座牌楼立在京城的最中心,往北边是朱雀大街,向南是朝凤街,东去是肇庆街,西接崇武街。

    牌楼高约五丈,左右两边都雕刻着上古十大凶兽,最是严肃庄重。只是此番牌楼最顶端却是挂着一件女儿家穿的贴身肚兜,一条长长的素锦条幅在肚兜的旁边耷拉下来,写着大大的一行字。

    “凌将军!肚兜请收好!”

    腾的一下子,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凌霜的脸上,那肚兜此番像一面飘扬的旗帜嘲讽着她。

    宇文胤你个王八蛋!凌霜咬牙切齿,这一招真他娘狠,关键是这事儿怎么解释清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