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章 扯不断理还乱】

    184章扯不断理还乱

    宇文浩正缓缓道:“少主虽然不喜欢属下的大侄子,可是宇文家族今后必定是少主的坚强后盾,若是少主再要是打伤了胤儿恐怕我的大哥会背离少主,少主岂不是少了一条有力的臂膀?所以还是请少主这一次不要再出手重伤,属下也一定会好好劝说大哥管教长公子的。”

    方玉心头冷笑,宇文家果然变得野心勃勃,这话分明是在要挟。

    他缓缓站了起来淡淡扫了一眼宇文浩正道:“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大燕朝当年赫赫有名的军事世家可是凌家,宇文家族怕是排名靠后吧?”

    宇文浩正心头一惊不敢再多说什么缓缓道:“少主说的是实情。”

    方玉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道:“宇文家族若不是在回风谷一战中巧施毒计将凌家的家主灭掉,怕是走不到今天这个地位。宇文家也好,如今的凌家也罢。用得好便是一柄利剑,不好用大不了丢弃。”

    “少主!”宇文浩正眼底现出一抹惊痛之色,“少主不要忘记了自己也是宇文家的人!”

    方玉猛地别过脸冷冷道:“宇文浩正,我可从来没说自己是宇文家的人!”

    “血脉相连,少主怎么能这般说?”宇文浩正显得情绪有些激动。

    方玉微微闭上了眸子,唇角一抹寒凉淡淡道:“血脉?亲情?呵!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便是这两样东西了吧?”

    宇文浩正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真的胳膊肘向外拐扶持凌家?不禁惊怒交加脱口而出道:“少主想得太过天真,凌家人若是知道了少主的身份定会离得少主远远地,凌家和宇文家的仇恨已经像扎了根的参天大树,少主定然不会被凌家相容。”

    “闭嘴!”方玉腰间的佩剑已然出鞘,抵在了宇文浩正的眼前。

    宇文浩正满脸的悲伤之色冲方玉躬身行礼道:“少主,我知道你喜欢凌家的那个姑娘,可是这本不是少主应该喜欢的。少主当年将她娶进了方家不就是为了与她演戏吗?甚至带着几分对凌家人的玩弄,可是如今为何少主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呢?”

    方玉的剑锋抖得厉害,向前递了一寸,冷冷瞪视着宇文浩正。

    宇文浩正似乎毫不在意方玉的滔天怒意只是苦笑道:“若是少主的娘亲在天之灵看着她的儿子这样对待宇文家的人,会是怎么样的痛心呢?”

    “滚!滚远些!”方玉手中的剑锋瞬间垂落了下来,整个人也颓丧万分,一边的顾啸云不禁暗自叹息。

    人人都说少主有潘安之貌,经天纬地之才,匡扶社稷之雄心,号令天下的霸气,但是谁能知道他身上蕴藏着多少的矛盾和痛楚?

    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真心相爱的人,却还是不死不休的局,实在是可怜的紧。

    宇文浩正看着方玉因为痛苦而微微扭曲的俊脸,不禁有些懊悔,再怎么他还是那个人的孩子,他怎么可以这样刺激他?

    “少主!”

    “滚出去!”

    宇文浩正唇角动了动缓缓退了出去,顾啸云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

    “你也出去!”方玉现在只想静一静,这个死局该如何解?他也乱糟糟的很,只希望现如今能将那个丫头瞒一天算一天吧!

    凌霜这一觉倒是睡得真香,一睁眼便看到了日影已经移至中天,猛地想起来自己的肚兜事件还没解决,她忙爬了起来将昨天方玉放在她枕头边的传音螺拿在手中。

    “姹紫!”

    “小姐?”姹紫忙走了进来,却看到凌霜手中握着那个姑爷带回来的新奇玩意儿。

    “你先去外面候着不要去别处乱跑,我一会儿要你将这个东西送到安国侯府去,记得一定将我的肚兜换回来。”

    肚兜?!姹紫一个踉跄忙稳住了心神,大小姐的肚兜在宇文家的人手中。这倒也罢了,关键那可是肚兜啊!

    凌霜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你去办就是了!”

    “是!”姹紫最为沉稳,所以凌霜才会选择了她去办理这件事情。

    不一会儿凌霜重新将姹紫叫了进去将传音螺送到她手中,千叮咛万嘱咐后才放她离开。

    宇文胤此番在安国侯府谢绝了一切来客倒是专心致志等着凌霜送那个传音螺,他暗道凌霜此番定会亲自前来,毕竟昨夜的那件事情实在丢人,她不会借别人的手来处理。

    宇文御等人也是早早侯在了书房等着凌霜这个女人,不一会儿前院的小厮带着一袭劲装的姹紫缓缓走进了书房。

    宇文胤一看是凌霜身边的小丫头,脸上掠过一抹失望之色,这一幕如今不光是宇文御看在眼里,即便是宇文川也是了然了。果真大哥变得不正常了!

    姹紫跟着凌霜出生入死,历练了许久,气度倒是沉稳至极的,不亢不卑的行礼道:“我家小姐让从长公子这里换一样东西回去。”

    宇文胤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你家小姐倒是架子大得很!”

    姹紫暗道凭你也配我家小姐亲自来?随即还缓缓道:“我家小姐近来身子骨不舒服,不能亲自前来还望长公子海涵。”

    她侃侃而谈,怀中的传音螺却是没有拿出来,只待宇文胤下一步的反应。

    “你家小姐……昨夜回去可病了吗?”宇文胤突然抬眸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光是宇文家的几个兄弟,即便是姹紫也是微微一愣,这个宇文胤倒像是真的关切。

    “回禀长公子,我家大小姐今儿早上起来嗓子痛,请叶姑娘配了草药在家休养,有劳长公子挂念。”

    宇文胤眼底留露出一抹寒色,这丫头的脖子差点儿被自己掐断了去,能不痛吗?

    姹紫可不想与他过多纠缠缓缓道:“长公子可否将我家小姐要的东西拿出来了?”

    宇文胤顿了顿从怀中直接拿出了凌霜的肚兜递到了姹紫的面前,宇文家的几个兄弟顿时傻了眼。

    咣当!三爷宇文效从椅子上一个没坐稳栽了下来,眼睛直直瞪着那个颜色素雅的肚兜,这是凌霜那母老虎的肚兜?!

    姹紫不禁一愣,脸色一红,这个宇文胤真是该死居然这样羞辱凌家,随即接了过来却是恭恭敬敬小心翼翼藏在了袖口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