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章 骗了你】

    183章骗了你

    “疼!”凌霜之前被宇文胤捏着脖子差点儿掐死,宇文胤还是用了三分的力度,不然凌霜绝对活不过今晚。

    “原来你还懂得疼啊?”方玉修长的眉毛挑了起来,淬利的桃花眸子里精光一闪,却又强行将即将要发作出来的怒火收了回去。

    “是不是去了宇文家?”

    “哪有?”凌霜的声带毕竟被损坏了几许,带着几分疲惫的沙哑,“我就是出去遛弯儿,赏月亮,嘿嘿!”

    方玉看着她没心没肺的样子恨不得再加把劲儿掐死她算了,可是自己又不能同她扯开了说,否则派人跟踪她的事情又会惹她不开心。

    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想要保护她,可是宇文家的人如今却是不能动。否则的话,他真想将宇文家族灭掉了算了。

    “赏月亮就能赏到西山去?对了,白鹰将这个叼回来是个什么意思?”方玉将她缓缓放在了榻上,从怀中拿出了那个传音螺。

    凌霜忙拿在手中继续编谎话道:“在西山上赏月的时候,突然想起夫君你也一定喜欢这迷人的夜色,所以……”

    凌霜的话被方玉的唇彻底封在了嘴巴里,方玉将她箍在身下,吻得有些粗暴带着一丝丝的绝望。

    辗转,碾压,随即狠狠咬破了她的唇,血腥的味道充满了彼此的唇齿之间。

    凌霜强忍着痛看着方玉眼眸中的伤痛,明明没做什么可还是有点点心虚。

    方玉伏在她的耳边叹息道:“霜儿,我很不喜欢我们现在的样子,彼此隐瞒,彼此猜忌,但是不管怎样我求你……我求你霜儿,不要伤害自己,学会保护自己懂吗?”

    凌霜的心揪扯般的疼痛,凤眸中早已经晕染着一抹泪意。

    方玉吻了吻她的发心:“睡吧,天快亮了,家里头的事务我替你担着,你好好休息。”

    “方玉!”凌霜忙揪住了他的衣袖。

    方玉宠溺的揉了揉她的秀发:“霜儿,睡吧,我出去一趟。”

    “方玉!”凌霜有些害怕,不知道方玉到底猜到了几分,她甚至害怕他去找宇文胤替她出头,万一问出了饮血玉的事情该如何是好?

    凌霜如今还没有必须要留在这个世界的理由,以前以为方玉可以让她留下来,但是如今她却更害怕与他面对。

    其实人都是如此越是珍惜喜欢的东西,越是患得患失,她自己都不知道方玉在她的心目中占据着一个怎样的地位?

    “你现在出去是要看月亮吗?”凌霜话音刚落便想将自己的舌头咬掉。

    方玉笑的云淡风轻道:“我要去看日出!”

    凌霜顿时无语,眼睁睁看着方玉将纱帐替她放了下来,转身离去。

    方玉走出松林堂后,脸上登时弥漫了暗沉沉的寒意,像是九天的风雷即将要发作,一旦发作便是狂天怒火。

    一袭素白锦袍的顾啸云早已经等候在一边,今儿他可不敢造次,少主很明显忍到了爆发的边缘。

    “让宇文浩正滚到桃花渡来!”方玉的桃花眸中晕染出一抹杀意。

    顾啸云狠狠打了一个哆嗦,忙出去命人传消息。

    “等等!”

    “少主还有何吩咐?”顾啸云忙又折返回来。

    方玉唇角微冷缓缓道:“昨儿跟丢少夫人的那批影卫无用至极,全部扔到绝杀谷中继续历练!”

    顾啸云狠狠打了一个摆子,少主真狠啊!绝杀谷是血影门专门训练杀手的地方,九死一生的训练方式让很多人再也出不了谷。

    “怎么?顾楼主有意见?”方玉一看顾啸云顿了顿不禁眉眼一挑。

    “少主英明……”个屁!顾啸云后面两个字没骂出来,也不看看自己娶了个什么样的厉害人,寻常人怎么能看得住?

    他面子上却是越发恭敬了几分,忙转身离去替这个阎王办事儿。

    方玉素来如此,要么不收拾人,要么便是往死里收拾。

    不多时桃花渡的密室中迎来了一脸忐忑的宇文浩正,他刚迈进密室便感受到了浓浓的寒意逼人。

    “少主!”宇文浩正虽然按照尊卑给背对自己坐着的方玉行礼,可是这礼仪倒也是应付应付,毕竟和方玉有着那一层的关系,他到底是要顾念着自己一些的。

    只是今儿有些不对劲儿,宇文浩正已经躬身站了好久,也没看到方玉转过身来让自己免礼,他只得躬身立着,额头间的汗珠却是越来越密集了许多。

    “宇文浩正,”方玉依然背对着他冷冷道,“你们宇文家的人是不是觉得我奈何不了你们?”

    宇文浩正心头一惊,暗道宇文家的人又怎么惹了这个灾星了?他知道如今虽然方玉仅仅是个少主,但是今后的那个人的一切可都是他来继承的。

    到那个时候,他让宇文家人的活便活,让他们去死立马就得死去。

    正因为方玉如今越来越受凌霜那个妖女的蛊惑,宇文浩正的心头也是五味杂陈,幸好他和宇文家的那层关系还是客观存在的,所以他也不可能让宇文家彻底灭了去。

    “少主的话属下听不明白,”宇文浩正缓缓道,如今那个人还需要宇文家的人去扶持,少主如果真的要对付宇文家第一个反对的便是尊主,想到此说话的时候倒也硬气了几分。

    “听不明白?”方玉缓缓转身,淬利的桃花眸冷光微烁,“是听不明白还是不敢听明白?”

    宇文浩正不禁感到冤枉忙道:“少主,属下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方玉看着他的神情不像是作伪,冷冷道:“我想请你转告宇文胤,不要惹怒了我,否则他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还是不要做得好。他做不了,自然会有人顶替他的位置。”

    宇文浩正猛地身子一颤,果然是凌霜又出了什么事儿。自己的这个侄子如今却是有点儿骄傲自大,功高盖主的嫌疑了。只是没想到他会一而再而三的碰触方玉的底线,在这京城中人人都晓得,方玉的底线就是凌霜,自己的大侄子怎么老是犯错呢?

    “少主,属下有一事想说清楚。”

    “说!”方玉看着这个宇文浩正总是有些别样的情怀在里头,他是他的属下,他的盟友同时还是他的长辈,他有时候倒是不能太驳了他的面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