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章 大嫂是谁?】

    182章大嫂是谁?

    一直好奇的等着看大哥笑话的宇文家三兄弟不禁大吃一惊,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将人杀了!

    “四弟?莫非你找的不是花容月貌之人?让大哥倒胃口?”宇文效嗤的笑了出来。

    宇文御苦笑:“那两个女人可是未来京城中的头牌苗子,容貌自然是数一数二的,这世上除了那个女人怕是谁也入不了大哥的眼。”

    “哪个女人?大哥有喜欢的女人了?那咱们是不是也快要有大嫂了?”宇文效惊喜万分。

    宇文御看了一眼神经粗大的三哥,那个大嫂你们敢迎进宇文家的大门吗?真是笑话!不过这一次大哥也实在是太离谱了,谁家的女子不能喜欢,偏偏喜欢她?而且明明喜欢上了,还不承认?!生生将自己别扭死的节奏!

    宇文川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缓缓道:“来人,将这两个女人拖出去埋了。”

    几个护卫忙将地上的两具女尸拖走,一个护卫小心翼翼将宇文胤的卧房从外面重新阖上,一切又归于了平淡。

    宇文胤负手立在窗前,手中却是拿着那件绣竹纹的肚兜,唇角蕴含着阴晴不定令人恐怖的笑,粗粝的手指狠狠摩挲着肚兜上绣着的那个“霜”字。

    凌霜!咱们来日方长!慢慢玩儿!

    凌霜出了安国侯府刚从西山脚下转了出来,却撞上了骑着马疾驰而来的方玉。

    “霜儿?”方玉看到白鹰叼着自己之前送给凌霜把玩的传音螺回来,顿时心神不宁。

    今儿他派出的人暗中保护跟踪凌霜居然跟丢了,本来忐忑万分,看到白鹰后更是惊恐异常,忙骑着马随着白鹰追来。

    谁知道白鹰居然朝着京郊西山飞去,方玉顿时狠狠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宇文胤的安国侯府,莫非霜儿又与宇文胤之间有了冲突?

    他刚要直接去安国侯府质问要人,不想撞到了凌霜,忙飞身跃下马背将她扶住。

    “方玉,快走,回家!”凌霜今儿一晚上实在是太累了,不过看到方玉后眼底还是涌现出一抹不自在来。

    方玉看到凌霜衣装有被撕裂的痕迹,加上她此番的脸色实在难看得很,在细细观察后猛地抬手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

    本来洁白如玉的颈项上居然有一抹真切不过的青紫痕迹,心头登时怒火滔天。

    “怎么回事儿?谁伤了你?”方玉桃花眸子里的杀意顿时涌现了出来。

    凌霜觉得今儿这事儿实在没法子说,若是方玉这要顺着这条线刨根问底一定会将她穿越而来的秘密揭露了出来。

    她绝对不能让方玉知道自己这个说也不能说的秘密,脸上现出几分急切和虚弱来。

    “方玉,我们先回家好吗?”

    方玉一顿何曾见过这丫头这般软语相求,他的心头顿时疼的要命。这丫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防着自己,这让他很受伤。

    “好!”方玉刚才赶得急切,姹紫和嫣红她们被远远抛在后面,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箍在自己的怀前,调转马头急忙下山。

    不多时便迎上了嫣红等人,方玉将疲惫不堪的凌霜抱下了马亲自送到马车里,趁着夜色赶回了凌府。

    这次还是不能惊动老夫人,凌霜被方玉抱进了松林堂后拦住了转身要去叫来叶南的方玉。

    “不妨事的,方玉不要去惊动别人了,”凌霜知道叶南是个大嘴巴,今儿这事儿她实在不愿意再想起,就当做是一个噩梦过去吧!

    方玉俊秀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命嫣红和姹紫进来替她沐浴。

    嫣红和姹紫看到大小姐的衣衫有被撕裂的痕迹,再往下看去不禁狠狠吓了一跳,大小姐的肚兜哪儿去了?

    两个丫头脸色微微发白,这怎么可能?凌霜绝不是那种风花雪月的女子,更不是浪荡不堪的女子,可是出去一趟肚兜却没了,这……这怎么说的过去?

    凌霜看着两个丫头隐忍下去的惊诧不禁苦笑,心头越发对宇文胤恨上了。

    她微微闭上了眸子仰靠在浴桶边缓缓道:“肚兜的事儿绝不可在姑爷面前提起,知道了吗?”

    不是她做贼心虚,而是她真的是冤枉的啊!这事儿她就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说不清楚的啊!

    姹紫和嫣红除非得了失心疯才会和姑爷说起这种事情,自家的小姐自然是要维护的,忙不迭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凌霜换好了衣衫,却不想方玉已经在外等候多时了,手中拿着半个巴掌大小的扁平盒子,材质看起来是很名贵的羊脂玉。

    两个丫鬟忙退了出去,但是今儿看着姑爷的脸色不善,又侯在了轩阁外面。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倒是也能来得及进去帮忙。

    凌霜折腾了一个晚上,眼见着天快亮了,刚要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却不想方玉坐在了她身边。

    方玉身上的阴森寒冷让即便是盖着锦被的凌霜也是狠狠抖了一下,凤眸缓缓睁开对上了那双审视的桃花眸子。

    “嘿嘿!方玉你这般看着我,我睡不着,”凌霜笑得人蓄无害。

    “是吗?”方玉淡淡应了一声,却是弯腰又拿过一个迎枕垫在她的脖子下面,凌霜的头不得不仰了起来,露出了肌肤上的伤痕。

    方玉此番在烛光下看去,桃花眸中更是深了几分,宛若黑漆漆的深潭。

    凌霜不禁打了个哆嗦,忙要垂首却整个人被方玉从床铺上捞了起来,打横抱在了膝盖上。

    凌霜暗自叹了口气,自觉地在方玉的膝盖上挪了挪,翻身趴在他的膝盖上,闷声闷气道:“你打吧!”

    方玉一愣,随即一阵恼恨,这丫头倒是学乖了。犯了错误主动抬起屁股领巴掌,可是他如今心疼得要死哪里还能打得下去。

    “转过来!”方玉的声音压着火气,却是将她翻了过来,一只胳膊垫着她的脖颈,另一是手从盒子里取了晶莹的膏药涂抹在她的脖子上。

    凌霜只觉得火辣辣的伤口顿时舒服了许多,紧皱着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

    “谁掐的?”不温不火的声音袭来。

    凌霜一个激灵从方玉舒服的怀抱中警醒了过来,压下心头的忐忑道,“不小心……撞得。”

    方玉的指尖停了下来随即狠狠按着伤处和着膏药揉了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