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章 传音螺】

    179章传音螺

    “凌姑娘!藏起来可不是大将所为啊!”宇文胤的声音很有磁性,不知道迷惑了京城多少女子的心,但是在凌霜听来却好像是来自地狱的死亡之音。

    刷的一声,赤练剑穿过了书架直接刺向了凌霜的面门,她忙一脚蹬着书架翻身而起跃到了书架的顶端堪堪立住,手中拿着特制的燃烧弹举了起来冷冷道:“宇文胤,再过来老子烧了你的藏书阁!”

    宇文胤唇角微翘淡然笑道:“身外之物罢了!不过烧之前你也一定会葬身火海,与其被活活烧死还不如痛痛快快受我一剑,最起码死得不那么难看。”

    凌霜心头升腾起一股子无力来,这个人绝对是个狠角色,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

    一个连宫里头的公主都敢暗害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会是他害怕的呢?

    不过凌霜也绝不会让他好过,手中的燃烧弹还是扔了出去,瞬间书架上的书燃烧了起来。

    “着火了!”下面的人不禁大吃一惊。

    “派几个人上去灭火,其余的人给我守着,不准慌!”宇文御猜到了凌霜的意图就是想放火烧了藏书阁,乘着下面的人慌乱之际自己好乘乱逃出去。

    只是没想到宇文御那只小狐狸会猜到她的心思,她突然觉得宇文家族能有这样的子弟想不强大都不行的。

    宇文胤此时哪里肯给凌霜继续捣乱下去的机会,瞬间欺了上来,手中的赤练剑几乎封住了凌霜所有的退路。

    凌霜这一次真是窝囊透顶,狼狈透顶,只剩下了夺路而逃的力气。她堪堪避过了赤练剑的攻击,肩头,手臂,腿侧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

    只是有一点儿搞不懂,这个宇文胤本来早就能杀了她的,可是每一次剑锋的力度都拿捏得刚刚好。只是将她的皮肤划伤,却没有造成任何的致命伤。

    莫非他想先将自己活捉了然后慢慢折磨死?凌霜不禁打了一个摆子,沿着前面的狭窄出口冲了出去,却是一条向上的台阶。

    凌霜当下也顾不得多少,慌乱的跃了上去,刚一走进这个房间不禁楞了一下。居然是一间卧房,床榻桌椅虽然简单材质都是楠木的名贵得很,只是迎面墙壁上挂着一副蒙着素锦的画像,隐隐约约看不清楚画像里的人是谁。

    “还要逃吗?已经是最顶层了!这里可是藏书阁最顶端的阁楼!”身后传来宇文胤阴森森的调笑声,“或许凌姑娘累了,想要在这里给本公子暖被窝?本公子也是愿意的很!”

    凌霜猛地转过了身子,手中再也没有武器可用,凤眸中不露痕迹的惊慌却是令宇文胤看了心头很畅快。

    “宇文胤,谈一笔交易怎么样?”凌霜缓缓向后退去,不小心碰触到了腰间的两个小东西,这还是方玉刚刚送她的小玩意儿,她觉得很有趣便随身带着把玩儿。

    宇文胤缓缓将赤练剑插进了剑鞘,这丫头已经是穷途末路,他倒是挺想看看她还能玩儿出什么把戏来。

    凌霜突然拿出了两个海螺,笑得不明意味。

    “长公子见多识广,这种传音螺想必听过吧?不过这个可是风雨楼独家生产的传音螺,不光能传音还能将一些话语保存进里面。”

    “然后呢?”宇文胤双臂抱肩看着她,冷冷笑道,心头却是有些纠结。该不该杀了她?今晚是个绝佳的机会!这丫头奸猾得很,不杀的话,怕是以后不好找机会。

    最关键的是今儿那个方玉不在她身边,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凌霜似乎对宇文胤那满身的杀气根本不在乎,唇角微翘笑道:“然后?”

    她猛地扭身将一只传音螺瞬间顺着窗户抛了出去,随即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白鹰从深蓝色夜空破空而来半空将那传音螺叼走离去。

    这只白鹰也是方玉训练好丢给凌霜玩儿的,极通人性。此番凌霜倒是希望方玉看到白鹰后能赶过来救她。

    “射下那只鹰!快!”宇文御知道凌霜这是在搬救兵的节奏,心头不禁暗恨。更是觉得大哥脑子被驴踹了,对凌霜这么好的痛下杀手的机会居然还因为犹豫不决让她放出了消息去。

    可是那白鹰怎么可能被轻易射下来?瞬间冲进了天际,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找死吗?!”宇文胤心头一沉猛地欺上前去一把将凌霜推到了墙壁上,大掌扣上了她的脖子,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将她掐死。

    凌霜的武功不如他,倒也不愿意做垂死的挣扎,一双凤眸淡淡的看着宇文胤阴晴不定的俊脸,缓缓举起了另一只传音螺。

    宇文胤一愣,看着凌霜虽然快要被自己掐死了居然连一点儿惧怕之色都没有,反而唇角还晕染着一抹嘲讽。

    他的心狠狠一颤,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知道多少人在他但凡稍稍露出一抹威压后都会害怕颤抖,这个女人频临生死却是这般淡然安宁?

    凌霜只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一股子腥甜涌上了喉头。她倒是不怕死本就是穿越而来捡了一条命罢了,要是能死的快点儿的话说不定又穿越回去了。

    只是在这世界经历了这么多,对凌家,对文家,对朋友,还有对那个自己已经渐渐喜欢上了的方玉存着几分眷恋。加上凌家的大仇她还没有报,有点儿小小的失落。

    宇文胤狭长深邃的眸子渐渐眯了起来,随即却是带着几分懊恼的放开了她的脖子,一道青紫印痕触目惊心。

    “咳咳咳……”凌霜一口气喘了上来,咳出了血。

    宇文胤看她是真的难受,脚步下意识向前迈了几步却又猛地退后了去。

    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他宇文胤身上背负的血债绝对是无人能比的,若说他胆小不敢杀人实在是笑话。

    万千人中可是独独却对她下不去手,他一时间居然有些茫然。

    “宇文胤……咳咳……手劲儿不错,掐的老子挺舒坦的!”凌霜唇角挂着一抹残红,凤眸中的波光邪肆却让她看起来美得惊人。

    “疯子!”宇文胤狠狠瞪了她一眼,垂下了眼脸,目光中有些伤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凌霜举着手中唯一的一只传音螺缓缓道:“你不敢杀我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