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章 甩掉尾巴】

    176章甩掉尾巴

    凌霜缓缓凑到了徐三的面前直直逼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徐三,环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吧?”

    徐三猛地吃了一惊连忙道:“不,不是,那是主子的!不是奴才的!”

    “哼!后宅丫鬟们使些小手段争宠,还不至于让环儿生出杀了你的心思吧?你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凭借着是文家的家生子儿奴才就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还想等那孩子出生了挂在了四爷的名下,你以后就可以借此要挟环儿的银子了。”

    徐三面如死灰,这大小姐怎么什么都知道呢?居然推测的丝毫不差,这份心思让他心生寒意。

    凌霜缓缓站了起来冲小七道:“徐三秽乱后宅,陷害主子,这事儿若是报官的话该是个何种惩罚?”

    小七自然明白凌霜的意思缓缓道:“回禀主子,前儿那个方家大少奶奶凌婉因为祸害家主,被判处凌迟处死,割了三千六百刀。”

    “大小姐饶命啊!饶命啊!大小姐!”徐三一听便磕头不已。

    凌霜冷冷看着他:“徐三,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倒也能免了那凌迟之苦。”

    “奴才听大小姐吩咐,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徐三是个软骨头磕头如捣蒜。

    凌霜示意小舞将笔墨纸砚拿了进去道:“将环儿如何勾结你陷害文四爷的事情一样样交代了出来,包括云家的事儿通通写下来,我晓得你是认识几个字的,父亲才将这院子里买树种的事儿交给你来做。”

    徐三事到如今哪里敢不从,忙垂首握着笔颤颤巍巍写了起来,不多时便出了一身冷汗。

    “云家大小姐在这件事里头都干了什么?”凌霜神情平淡地斜斜靠坐在椅子上,看着栅栏里面的徐三,轻轻抿了一口小舞泡好的碧螺春。

    徐三是那种油头滑脑的人,不将他骨子里头的那股子恐惧激发出来他是不会好好说话的。

    故而凌霜先命小七将他在这血腥味儿浓重的地窖里不吃不喝关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还不让他好好睡觉,徐三终于熬不住了。

    今儿凌霜稍稍震慑一下,徐三便将这些东西全部说了出来。

    “回禀大小姐,云家大小姐倒是经常与环儿那贱婢往来,没几天功夫环儿便将云家准备办盐场的事情同四爷说了。”

    “盐场?”

    “是啊!四爷下一任外放是去涿州,靠海倒是能生产海盐。”

    凌霜凤眸中的冷冽深了几分,四哥真是个糊涂的。大燕朝素来对着盐铁控制的极为严密、文四爷是堂堂朝廷命管,若是不小心卷进私盐贩运里头。轻则革职查办下狱,重则便是连累文家被抄斩的可能性都有。

    云家办盐场?简直是一派胡言!凌霜的手掌狠狠攥了起来,云家素来做的丝绸,瓷器还有大宗粮食买卖。

    云家根本就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开盐场,要开盐场也是宇文家那样的人家才敢。环儿这个贱人定是贪图富贵,加上四哥糊涂居然上了云瑞珠的当。

    徐三看到凌霜的脸色陡然变得阴冷严酷不禁吓得不敢出声,颤颤巍巍趴在那里。

    凌霜揉了揉眉心,云瑞珠难不成真的恨自己恨到了这种程度,还是宇文家另有指使?总之这件事情,她要好好想想办法。

    她再也不能顾及方玉的脸了,这一次定要那些人的好看。

    “说说那孩子的事儿吧!”凌霜唇角微翘,脸上掠过一抹冷笑,直直看向了徐三。

    入夜时分,星光璀璨至极,凌霜从地窖里走了出来,伸了一个懒腰。

    “几更天了?”

    “回主子的话,二更天了,小七送主子回凌府吧!”小七不放心又带了四个凌霜一手培养起来的护卫。

    “你们还没练成,护卫我的话一会儿若是真有什么事情,说不定我还要救你们,”凌霜边说边走出院子。

    小七不禁脸色微红,他们尽管很认真努力的练习武功可还是差主子一大截儿。偏生他们跟着的主子倒是挺爱惜奴才们的命,这让他们越发对凌霜生出几分誓死效忠的心来。

    “主子,夜深了,虽然主子武功高强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知道了,我一个人行动倒也轻便,况且我要去一个地方,你们不用跟着。”

    小七为难的看着凌霜还是选择服从命令,这是凌霜第一次训导他们时提出来的要求。

    凌霜缓缓走进了一边的西侧院,转眸看着小七道:“你们一会儿驾着马车出去,让小舞换成我的衣裳易容成我的样子坐进马车里。”

    小气不禁一愣这是为什么?

    凌霜凤眸微垂冷冷道:“有讨厌的尾巴!”

    小七大吃一惊,这处地方极其隐秘,怎么可能被人跟踪?不过主子的心思向来缜密,他忙点了点头出去安排。

    凌霜走进了东次间换上了顾啸云风雨楼特别给她打制的装备,一袭黑蟒皮制成的紧身衣,腕间绑着特制的袖箭,腰间佩着软剑,两腿侧面分别在特制的皮套中插了锋利的匕首。

    因为今夜闯的地方有些特殊,她又将各种古代现代融合的稀奇古怪的暗器都带上了。

    小舞易容成她的模样钻进了马车里,小七派了众多护卫护在马车两侧缓缓离开了这处院落。

    不一会儿凌霜顺着院子后面的高墙翻身上了房檐,仗着自己设计的飞索凌空荡进了后面的松林中,消失不见踪影。

    宇文胤的安国侯府坐落在西山的脚下,府邸虽然比不上将军府的规模宏大,但是亭台楼阁却是极尽奢华之能事。

    凌霜匍匐在了正厅屋顶的阴影处小心翼翼观察着下面巡逻的护卫,看着层层叠叠的院落中具是灯火通明,即便已经夜深了可还是有神秘的宾客来往。

    她不禁暗自唾了一口,同样是军事世家胡家的风格倒是低调多了,宇文胤这个混球偏生还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大都督,大将军似的。

    宇文家这门面撑起来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的,实在是令人不爽得很。宇文家的人还真会名利双收啊!

    凌霜正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看到了魏公公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神神秘秘走了进来,那个一看满肚子坏水儿的四爷宇文御疾步迎了上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