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章 花匠徐三】

    175章花匠徐三

    如今凌家主动出面将这事儿说起,也算是有个依靠替她做主了,不禁越发的心头甜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凌霜微微一笑刚要说什么却不想嫣红悄悄冲她递了一个眼色,她瞬间明了,不一会儿便找了个借口退出了松鹤堂。

    “霜儿,天色已经黑了,做什么去?”方玉觉察出了凌霜的不对劲儿。

    凌霜微微一笑道:“找一个贱人了结一笔账。”

    方玉见她没有要说分明的样子,也不便问她。至从自己上一次帮着宇文家算计了她在乎的文家五郎后,她就什么事情再也不会同自己说了。

    他暗自叹了口气,罢了,这丫头既然想要有自己的组织,自己的人脉,他便放手让她去做。

    凌霜其实根本不知道方玉早已经掌握了她茂祥当铺的消息,那个小七是个人才,对霜儿忠心得很,冲着这一点方玉倒是不想干涉什么。

    凌霜就像他捏在手中的漂亮风筝,他看着她渐渐起飞翱翔九天,漂亮的光彩夺目,可是那根心心念念的线还是牢牢抓在了他的手中。

    他方玉看上的女人,注定一辈子要与他纠缠不休。

    凌霜出了凌府,大门外面停着一辆青帷马车,赶车的是易了容的小七。

    “主子!查清楚了!那人醒了过来,还没上刑就全招了!”

    “嗯!走!去看看!”

    小舞忙将车帘掀了起来,凌霜弯腰钻了进去,问道:“云家那边的情形怎么样?”

    “回禀主子,”小舞忙将最近他们兄妹两个查的消息回禀凌霜道,“我们潜伏在云家的翠儿传出消息说云老爷子想要将云瑞珠配给宇文家的二公子宇文川。”

    凌霜唇角微翘冷冷笑道:“我觉得云老爷子怕是要将云大小姐有意许给宇文胤那厮吧?”

    小舞点了点头道:“之前倒也传来了风声,不过奴婢觉得宇文家到底看不上了云家的商贾出身。”

    “小舞,你分析得对,”凌霜赞许的点了点头,她用的人绝不是誓死效忠的奴才,而是能文能武还要有敏锐判断力的下属。

    故而每一次凌霜都会试着让小舞和小七自己去分析问题,判断形势,这样训练出来的人以后才能是真的可用之才。

    凌霜心头已经有了计较,即便是宇文家想要给宇文胤娶云家大小姐云瑞珠,承平帝也不会同意的。

    想一想,云家占据了天下二分之一的财富,宇文家占据了天下三分之一的兵权。这两个家族的嫡女和嫡子联姻这不明摆着是个天大的火药桶。

    承平帝虽然是个自私自利的君主但还不是昏君,她若是没猜错的话,宇文家族定然会被配一个皇室公主。

    如今皇室中的六公主,七公主都已经成年,宇文胤那厮怕是艳福不浅了。这两位公主据说才貌双全,长得极美,承平帝赐婚的诏书就在最近会下来。

    不过有一点儿凌霜猜到了,宇文家族绝对不愿意迎娶公主。因为一旦宇文胤做了驸马便不能再掌握兵权,驸马这玩意儿说起来好听,做起来难得很。

    一旦做了驸马怕是连手中的兵权也要推出去的,宇文胤除非脑子被驴踢了。

    凌霜狭长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自己吃了宇文胤很多大亏,这一次定要想个法子将这一切讨回来。

    敢黑老子的东西,宇文胤你等着去死吧!

    凌霜想到此处,凤眸中的冷意宛若冰霜,令人心悸难安。

    不多时马车停在了毓秀河畔的码头,刚开春河面上还有一些浮冰,一只乌篷船停靠在岸边,走上来一个中年汉子,冲凌霜躬身行礼。

    “主子!小心!”小舞扶着凌霜钻进了乌篷船中,凌霜看着黑黢黢的河面还是心有余悸。

    上一次差点儿因为胡离的原因在毓秀河上被淹死了去,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定要找个僻静处练习游泳才行。

    不多时船停在了河对面的渡口,凌霜下了船随在小七的身后走进了一处再普通不过的院落。

    守着的人看到凌霜后具是一阵欣喜,主子很少交给他们差事办,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给主子丢脸,具是尽心尽责的很。

    “主子,人还在地窖里关着,胆子小吓得够呛,”小七侧身将凌霜迎了进去。

    凌霜缓缓步入了院落,从正堂的地道口直接拾级而下,一股子酸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凌霜透过铁制的栅栏看到一个蜷缩在地上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听到凌霜的脚步声不禁抬眸看去却是狠狠吃了一惊。

    “凌大姑娘?”

    “呵呵!难为你还记得我!”凌霜款款坐在了栅栏外边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人,冷冷笑道,“你是文家的花匠徐三?以前倒是面生的很!”

    “大小姐!”徐三猛地扑了过来却被小舞拔出的利剑逼开了几寸,他忙隔着栅栏不停地磕头哭喊道,“大小姐放了奴才吧!奴才也是被环儿那个贱人所害,那个贱人还要杀我!大小姐……”

    凌霜摆了摆手不想听徐三废话,只是冷冷看着他问道:“环儿怎么接近文四爷的?”

    “这个奴才知道,那贱人给了奴才一两琐碎银子让奴才将梅林中将一片梅花整理修剪出来,并且将绿梅接上去说是祥瑞出现,请文四爷来梅林僻静处观赏。那贱婢乘机换了翠色衣裳,不知道哪个院子的主子教了她一手吹箫的手艺,倒是将四爷迷住了。”

    凌霜唇角微冷,定然是赵惜文教的好手段,果然是些不入流的女人。

    “至此之后,文四爷经常来梅林与环儿那贱人私会!”

    “闭嘴!”凌霜到底还是维护着四哥多一些,谁是谁非还轮不到一个下人对四哥品头论足,言语污秽。

    徐三被凌霜凤眸中的寒意清冷狠狠吓了一跳,忙闭了唇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环儿让你都做了些什么?”

    “回大小姐的话,”徐三小心翼翼道,“环儿与四爷见面的时候,奴才在一边看着,直到四爷同大少奶奶将环儿讨了回去后,奴才得了环儿的赏银这件事儿奴才决定也烂在肚子里。”

    “是吗?这就是全部吗?”凌霜唇角一翘,刹那间身上晕染出来的冷意让徐三的身子登时狠狠打了一个哆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