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章 另有洞天】

    172章另有洞天

    但是再怎么输也不能输掉气势,凌霜收敛了心头的懊恼悔恨,缓缓将朝之宝剑收回到了剑鞘中,冷冷一笑道:“宇文胤我会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包括你的命!”

    宇文胤也将赤练剑收好微微点头:“随时恭候凌霜大小姐……”

    凌霜不想听他废话不等他卖完关子便转身就走。

    “本公子随时恭候凌姑娘替本公子暖床!”

    凌霜猛地停住了脚步,矫健的身影绷得紧紧的,宇文胤抱肩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深呼吸了几次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轻轻抚着自己的唇瓣,又回想起了那沁人心脾的柔软唇瓣,还有那双流光溢彩的凤眸,不禁唇角微微一翘。

    “大哥!我觉得你这是在玩儿火!”宇文御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两人惊心动魄的争斗,但是看看此时宇文胤的模样,心头越发不安了起来。

    “放心,”宇文胤的眼底渐渐渗出了长久以来熟悉的寒意,看着凌霜打马已经远去的身影,“凌家的这个丫头我还没玩儿够,等我玩儿腻了,就是她死的那一天。”

    宇文御张了张嘴巴,心头却沉沉叹了口气,自己的大哥未免太自负了些。如今他还看不出来吗?指不定日后谁玩儿谁呢?

    “大哥,她是方玉的妻子!”宇文御换了一种角度提醒。

    宇文胤脸上的寒气却是更深了几分,缓缓转身道:“我晓得轻重,只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罢了。”

    看着大哥缓缓离去的背影,宇文御突然心头生出几分恐慌来。那个连父亲和二叔都要忌惮的方玉,加上这个凌霜似乎越来越让大哥深陷其中。

    一阵荒野的风袭来,他突然狠狠打了个冷战,难不成这就是凌家报复宇文家的绝杀吗?

    不,不可以!宇文家绝对不能毁在一个女人的手中,他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将这个可怕的萌芽扼杀了才是。

    凌霜骑着马不敢回凌家,自己这一身滚得到处是泥土的衣裳怎么见人,怎么同二哥和方玉他们交代。

    她径直去了茂祥当铺,刚走进茂祥当铺的门,里面便疾步走出来一个十四五岁长得分外清秀的丫头。

    这女孩子正是凌霜从去冬在雪地里挖出来的小舞。小舞和她的哥哥小七因为家里面的人都在那场雪灾中活活冻饿而死,只剩下兄妹两个。

    他们从涿州来京郊附近讨生活,却不想遇到了京兆尹封城门引发了城里头的饥民械斗。

    小七为了能让妹妹活命也去跟着抢粮食,结果被人打成了重伤,兄妹两个饥寒交迫倒在了雪地中。

    也是兄妹两个命大,凌霜的马车恰好经过将他们兄妹二人救了起来。

    凌霜看着这两个孩子都是庄户人家出生,最是实诚得很,心下里便起了收为心腹的心思。

    亲自教授兄妹两个武艺,如今十七岁的小七已经成了独当一面的少年英才,将这个茂祥当铺经营的有生有色。

    “主子?这是怎么了?”小舞忙扶着凌霜的手臂看着她的衣服上沾了好多的血迹,眼圈顿时红了几分。

    凌霜不禁扶额这可是宇文长公子的鼻血,咦!好恶心!

    “不是我的血,我没事,你哥哥呢?”

    “回主子的话,我哥哥去给主子办差事去了,派了一些小乞丐随时都盯着文府,只要环儿一出府便会有消息传给主子。”

    “嗯,”凌霜甚至满意,小七这孩子是个可塑之才,动作迅速,反应敏捷,还懂得利用丐帮帮忙,倒是不错的很。

    “以后别叫我主子,实在是想叫的话喊我头儿就行!”凌霜边说边让小舞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衫,径直走进了后院。

    “是,主子!”

    凌霜唇角一抽,罢了,现代的民主观念他们也听不懂,就这么算了。

    当铺后面的院子里却是别有洞天,看似是三间简简单单的青砖灰瓦房子,东西两侧间也是摆着当铺中的一些货物,但是从正堂倒厦的地道通过去便是一处竹林。

    沿着竹林深入,修建着一处灰色小院,虽然看起来普通可是里面都是凌霜亲自布置的机关,寻常人若是不小心闯进来非死即伤。

    小舞已经伺候着凌霜沐浴过后换了一套干净衣裳,凌霜命她去当铺的前面招呼着。自己现如今只想静一静,到底怎么才能拿到宇文胤手中的饮血玉,这真是一件令人始料不及的麻烦事情。

    本来最近准备集中精力收拾云瑞珠那个祸害了,没想到又跑出一只妖孽欠拾掇。

    凌霜想的脑仁儿疼,她仰躺在了自己制作的躺椅上,微微闭了眸子。云瑞珠是个蠢货又心术不正,这一次撺掇环儿陷害文家的事情她绝对不让她好过。

    可是云瑞珠再怎么是个心机婊根本与宇文胤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宇文胤家族之所能立足大燕朝这么多年不光光是的武力值高,而是因为宇文家真的很会培养自己的儿子,一个个不是心狠便是手辣。

    凌霜闷哼了一声,该死的要如何才能将宇文胤手中的饮血玉弄到手?

    “主子,”一个相貌极其清秀身着一袭布袍的少年站在外面的廊檐下等候在门外,正是凌霜培养起来的小七。

    “进来!”凌霜揉了揉眉心,等到头发干了便能回凌府了,这当儿不妨听听这孩子带回了什么好消息。

    小七听到凌霜吩咐忙走了进去,冲凌霜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

    “小七,查的怎么样?”

    “回主子的话,”小七虽然长相清秀了些,但是却有一双令人不敢小觑的清亮眸子,那眸子里的果敢决绝令凌霜最为欣赏。

    “属下派出去的人发现那个环儿去了云家,从云家出来后却是到了东市的帽儿胡同,见了一个男人。谁曾想那环儿居然下毒,我也不敢打草惊蛇救那个男子。于是属下在外面制造了点儿动静,那女人许是害怕了,居然没等那男子死透了便慌忙离开,属下斗胆将男子救活了后关在了西郊的杂院里。”

    “做得很好!”凌霜心头一喜,小七有谋有勇堪当大任。

    “将那个男子关好,然后准备一具身形差不多的男尸用人皮面具易容放回到原处去。那个环儿想必还要折返回去查看虚实。”

    “属下这便去办!”

    “去吧!”

    “属下还有一事禀告主子。”

    “你说!”

    “属下在云府门口今儿偷偷瞧见了三殿下的马车,不过也不是很张扬。”

    “哦?”凌霜眉头一挑,突然心头一亮,似乎抓到了什么,又似乎一晃而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