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章 隐情】

    169章隐情

    “我夫君……我夫君……”金氏吞吞吐吐毕竟不是个什么光彩的事情忙道,“我夫君说他小的时候曾经从马背上摔下来过,那个……就不行了的。后来喝了些药也算是好多了,可是……”

    叶南站了起来道:“这不就结了,明儿个你将你夫君喝药的方子拿过来我瞧瞧。”

    金氏忙从袖间拿了出来道:“这方子我倒是留了一份儿的,一会儿准备从凌府出去的时候亲自去宝芝堂抓药回去。”

    凌霜不禁暗自感叹,四哥都这么对不住她了,她还这样尽心尽力的帮着他。

    叶南接过了金氏的方子只看了一眼便骂出了口:“这是哪个庸医开的药方子?”

    金氏被她倒是吓了一跳忙道:“这是夫君交给我的,说他不便去抓药让我出面。”

    叶南愤愤道:“你夫君的病倒是也能治,只是这几味虎狼之药若是用下去必定会造成死精,以后就是个废人了。这种药只是图的一时快乐罢了!”

    凌霜猛地站了起来,凤眸微寒,四哥是个没脑子的,兴许被人算计了去。

    叶南将方子厌恶的扔到了一边道:“罢了,你们的事儿你们解决吧,”她急着找顾啸云问清楚那定情的镯子是怎么回事,急忙匆匆离去。

    凌霜的松林堂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金氏早已经脸色惨白。

    “四嫂,这药方子是谁给四哥的知道吗?”凌霜凤眸中掠过一抹杀意。

    金氏嘴唇哆嗦个不停,即便是赵氏也是吓傻了去。

    金氏闭了闭眸子,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是这事儿显然包不住了,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纤白的手指攥的发白,指尖狠狠刺进了掌中居然滴出血来。

    “近来四爷一直住在那个贱人那里,想必这见不得人的法子便是那个贱人想出来的吧?”

    凌霜却是心头一顿,不禁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金氏。文四爷也太他娘欺负人了,自己找小妾寻欢作乐不行了的,还要金氏帮着他买这些药材。不过为什么环儿这个女人不亲自去买反倒是要让金氏去买?

    她觉得事情定有什么蹊跷,环儿这个女人虽然有小聪明但是还不至于这般心狠手辣。今儿幸好金氏和赵氏来了她这里,不然的话照着这个方子吃下去,文四爷一旦死精以后再也不举,岂不是……

    凌霜倏然转眸盯视着那张攥在金氏手中的方子,方子在金氏手里,药也是金氏抓回去,这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岂不是金氏要背黑锅?

    可是环儿为什么不亲自抓药,反倒将这个讨好文四爷的机会让给了正妻莫不是安着什么别样的心思?

    只是环儿既然想要害死金氏可是为什么也要将文四爷的命根子算计在里头,她越想越觉得触目惊心。

    今儿这事儿既然金氏和赵氏求到了她这里,她便不能不管了。

    “这劳什子撕了罢了!”金氏突然动手去撕药方子,却不想被凌霜眼疾手快的抢在手中。

    “霜妹妹?”金氏迷惑不解。

    凌霜缓缓问道:“这方子上开的药我四哥吃了多长时间?”

    金氏抿着唇愤愤道:“已经吃了一个月了。”

    凌霜后心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是同情四哥还是觉得他该得此惩罚,随即将方子收进了袖间道:“这件事情,大嫂和四嫂谁都不要说!四嫂去药堂里随便抓点儿补身子的药材回去糊弄过去,你们且在文家等消息,我要查个彻彻底底。”

    赵氏和金氏自然是感激万分,又同凌霜说了一会儿话离开了。

    凌霜看着药方子,唇角晕染出一抹冷意。

    云瑞珠你打的好算盘,凭借你一个阴毒的内宅妇人就想扳倒我的后盾文家?还真当是文家和凌家的人都是软柿子,会被你算计了去?

    四哥院子的那个环儿不能留了,她现如今只是不确定环儿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四哥的?

    既然四嫂与四哥之前感情那么好,若不是金氏的毛病怎么会没有子嗣呢?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文家四爷根本不能生养?

    那环儿肚子里的孩子倒是难说了,凌霜冷冷一笑。

    “嫣红!”

    “大小姐?”嫣红疾步走了过来。

    凌霜指尖轻点着桌子道:“你去茂祥当铺找小七,让他最近什么都不要做,专门派人跟着文家四爷身边的侍妾环儿。”

    嫣红忙应了一声拿过凌霜手中递过去的玉佩转身出了轩阁。

    小七和小舞是凌霜在去年冬季雪灾来临的时候收留的两个快要饿死的孤儿,还有一些陷入绝境之中的人都被凌霜暗中派人救了下来。

    她以前在特种部队待过明白忠诚意味着什么,可是在这个时代下她只能顺应这个时代下的价值观念,就是培养一批绝对效忠自己的死士。

    这批死士连方玉也不清楚,但是毕竟时间有限这些少年在没有被她磨练成利刃的时候他不想将他们公布于众。

    虽然凌霜不舍得将他们乱用,但是平日里这些追踪,伪装,潜伏的戏码可都是她手把手教会的。

    姹紫看到凌霜有些累了,忙在屋子角落里的香炉中放了一把安神的香料,又准备茶点。最近凌家的店铺倒是赚了不少,大小姐少不得要翻翻账本。

    “今儿不看这些账本了,你去回禀二爷就说我已经看过了,他不管做什么我都认同。”

    “是!”姹紫命人将账册送去了凌冰的闲梦居。

    “姑爷走了有一阵子了吧?”

    “姑爷今儿交代不回来吃了,中午几个文友在毓秀河边的酒楼里聚会,”姹紫笑着回道。

    “我要出去一趟,姑爷问起来就说去看铺子了!”凌霜今儿早起便穿着一袭劲装,本就打算骑马去十里长亭找一找那块儿被自己弄丢的饮血玉。

    “小姐,你的伤刚刚好,若是有什么事情奴婢替小姐跑一趟吧!”姹紫眼底掠过一抹担心,小姐的伤刚刚好就这样跑出去,实在是不妥当的很。

    “不用了,我又不是个憔悴的物件儿,有点儿事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凌霜说罢径直走了出去,随即转身叮嘱道,“任何人问起来都说我去了铺子知道了吗?即便是姑爷问起来也这么回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