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章 方子】

    168章方子

    “这件事情我来想法子,不过四哥已经迷恋那女人几分,你们如今不管做什么都是错,还不如冷眼旁观看她能使出什么招数来?”凌霜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况且涉及文四爷的内堂家事,她这样一个身份倒是不便直接出面干涉。

    但是收拾一下云瑞珠让她长点儿记性这个倒是可以的,凌霜随即想起什么来忙问金氏道:“四嫂,说句小妹我不该问的话,四嫂这么多年没有孩儿难道没有去医馆那边查一查吗?”

    金氏脸色一红,凌霜这个小姑子也太直接了,忙诺诺道:“这等事情无非就是妇道人家的身子不行,也怨不得别人。”

    她越说越含糊其辞,凌霜却是哭笑不得。这都几年了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查清楚反倒是将罪责都揽在自己的头上,况且这种事情也不一定都是女子这方面的问题啊!

    等等!凌霜看向了金氏,虽然生得清丽一些可是那身子在文家的几个媳妇儿里却是看起来最结实的怎么也不像是那种气血两亏的人啊!

    “霜儿!方玉那个混蛋呢?”此时叶南满脸嫣红冲进了凌霜的内堂倒是将赵氏和金氏吓了一跳。

    她们也见过叶南几面,这丫头至从前段儿时候去了文家给文夫人看过几次病后,又消失了很长一段儿时间。

    素来听闻这个叶神医行事不同与常人,果然今天看到她直冲进凌霜的内堂不说,还直呼人家夫君的名号,而且出言不逊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出去拜访文友了,”凌霜看到她后唇角微翘,也难得这丫头就是对她的脾性,不过她一看到叶南却是打了别样的主意。

    “看文友?”叶南大刺刺得坐在了凌霜的主位上,也不同赵氏和金氏打招呼,捏起了案几上摆着的红色果子扔进了嘴巴里,大嚼了起来。

    “我觉得是去翠春楼看姑娘了吧?”叶南杏眼翻了翻嗤的一笑凑到了凌霜的面前缓缓道,“哎,我说凌霜你可得小心点儿,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长着一双天生会勾人的桃花眼,这种男人最不靠谱。”

    一边的赵氏和金氏不禁大吃一惊,这叶姑娘说话实在是太不中听了,可是再看凌霜却是笑得人蓄无害,丝毫不生气。

    她们心头更是诧异了,凌霜的手段她们也是听闻的,没想到这个叶姑娘这么放肆,她居然不恼。

    叶南吃饱喝足后摸了摸肚子哼哼唧唧道:“霜儿,你要是个男人就好了,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

    凌霜强撑着,最终还是破了功脸色彻底垮了下来,看着一边已经惊诧到面无人色的赵氏和金氏,缓缓冲吊儿郎当的叶南笑道:“昨儿晚上过得还好?顾啸云那厮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向我问起你。我说你还睡着,他便走了。”

    “什么?那个混账居然胆敢来找我?”叶南想起昨天夜里便气的发疯,她都被脱成那样了,冰块脸随后居然没有吃她?

    叶南巴掌大的小脸夹杂了几分可疑的红晕,“告诉我,他去了哪儿?”

    “这个吗?”凌霜顿了顿看向了金氏缓缓道,“叶姑娘医术实在是天下第一,我想请叶姑娘替我四嫂把把脉,她多年没有子嗣留下,但是身子却也不是气血亏空的样子。”

    “老子不看妇科!”叶南大吼一声,她如今只惦记着那个冰块脸去了哪里,昨天夜里将她横加调戏后,只留了一只祖传的什么劳什子玉镯什么话也没说就溜了。

    不行她得找到他,他若是下不了嘴,她就直接将他吞了算了。

    金氏明显怯了场缓缓道:“霜妹妹,不打紧的,叶姑娘忙,改日再来请叶姑娘瞧瞧也不迟的。”

    凌霜叹了口气道:“罢了,叶姑娘既然急着找人我也不耽搁你了,只不过我四嫂这病倒是难缠得很。叶姑娘若是看不了白白浪费了你的时间。”

    叶南已经转身迈步要去外面寻找那个顾啸云回来,不想听到凌霜这般一说顿时恼了,脚步稳稳的折了回来道:“谁说我看不了?”

    凌霜不禁好笑,这丫头的师父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可爱的让人抓狂的小丫头来,随即压下了心头的激动脸上却是平淡无奇。

    “叶姑娘不是姐说你,你虽然医术高明可是这世界上的病那么多,怎么可能都被你治了,还有你不是说你不看妇科的吗?”

    “老子现在又喜欢看妇科了!”叶南至从与凌霜住了几天后,言语之中倒是带了几分凌霜的特色,她觉得这样说话很有味道。

    凌霜忙起身扶着一脸惊诧,表情忐忑,心头还有几分期望和喜悦的金氏坐在了一边垫着锦垫的椅子上。

    叶南命姹紫去自己的屋子取来了那个古怪的箱子,金氏看着那些银刀银针心头不禁打起了鼓。

    叶南缓缓抚上了金氏的腕间,脸上却是再也没有来之前的那种吊儿郎当和玩世不恭。严肃认真的小脸让她其实并不是很漂亮的脸上晕染出了别样的风采,凌霜一边与赵氏默默品茶静静等着消息。

    “咦?”叶南唇角一抽,“你这个身体健壮的像头牛一样,怎么可能怀不上孩子,没有这方面的毛病啊?”

    凌霜心头一震,不动声色问道:“四嫂,在环儿出现之前,你与四哥的感情可好?”

    她问的比较隐晦,金氏红着脸哪里不知道凌霜的意思,忙道:“相公之前对我很好,即便去了陈州任上也是带着我一起去的。”

    凌霜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刚要问什么却不想叶南已经替她问了。

    “金夫人,不知道你的夫君之前有没有去医馆看过?亦或是他那地方受过什么伤?”

    金氏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随即道:“他一个男子哪里会想到这些,总归是我的不是。”

    “哼!你倒是对你夫君维护的很,”叶南的性子离经叛道的很,冷冷哼一声道,“男人那地方若是有了什么毛病照样有不了孩儿!”

    赵氏和金氏越发的尴尬,这个叶姑娘说话实在是与寻常的女子不一样,说起这样的禁忌事情来倒是一套一套的,还是个没有出嫁的姑娘怎么这么放得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